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连环杀
    我刚到门口,就远远听见几个下人正自议论,“唉,好端端的姑娘,怎地冲撞了徐大少爷,这次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说话之人正是菊婶,立马就让我想起了祝倩,不由心中暗暗叫苦起来。

    “可不是吗,一进来就要找人,陆先生已经给足了面子,没和她计较。这婆娘还有没有脑子?!”旁人纷纷附和着。

    此时,我心急如焚,恨不得立马杀进去,找徐邺问个明白。

    正想着,猛地抬头就见徐邺从楼里走了出来,一脸铁青。那菊婶等人见着赶忙停住了嘴,四处散开,不多时,就见徐邺径直朝门外走来,一转身竟是向我相反方向走去。

    我看得真切,一把叫住:“徐邺?你把祝倩怎么了?!”

    徐邺一回头,先是一愣,竟似认不得我,“你是?”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看来这乔装打扮下,竟连徐邺也识不得了。于是,我帮他回忆了下,独独昨晚的事没说。

    却见徐邺神色一变,须臾,长叹一声,“陆朋,你的身份已经有人告诉我了,这里不属于你,快走吧,你放心我不会再让日本人得逞的!”

    徐邺这句话似乎另有深意,难道他只是虚与委蛇,另有企图?见我默然不语,徐邺竟是神秘一笑,“不过,若是你还不明白,不妨今晚来凤仪阁,我来请你看一场好戏吧。”

    这个徐邺到底在想什么,我都有些看不懂了。直到我再次问起祝倩,见他却是一脸茫然,只说刚才那菊婶所说的姑娘,不过是老杜的媳妇,到凤仪阁要人来了,那婆娘一进来就好是蛮横,硬说是陆汶崖把他丈夫给藏起来了。听的徐邺好一顿光火,竟自好好收拾了下,现下恐怕已跑的远了。

    我看徐邺说这话时,神情不似作伪,更是皱起眉来,究竟这祝倩去哪里了?!

    是夜,我悄悄到了凤仪阁,果然见那铁门微微虚掩,想来是徐邺故意为我留的。我身子一缩竟自摸了进去。一进院里,一阵莫名的肃杀感扑面而来,晚上的凤仪阁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诡异。

    就在我看的入神时,突然主楼忽是亮光一闪,接着屋顶竟自出现了一个鬼魅的黑影。那黑影速度极快,晃晃悠悠间就到了一楼,看样子就是直奔陆汶崖房间而去。

    又是刺客?!

    我霍地一惊,一闪身就跟了过去。屋内乌漆吗黑,没半分光亮,耳畔里倒是沉重的呼吸声。那人一推门,月光下,陆汶崖兀自睡的正沉,却让我稍稍看清些来人打扮。一身夜行衣,整张脸被口罩给蒙的严严实实。

    那人定定的站在床头看了几许,突然猛地朝一旁的壁橱走去。

    看他好一通翻找,莫非是寻那风伯胆,我正看的好奇,不觉屋内突然起了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