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困兽之斗
    这句话,如醍醐灌顶般一棒把我敲醒,我看着祝倩斩斤截铁的样子,不由自惭形秽起来,堂堂七尺男儿竟不如弱女子有魄力,真的是年纪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我抹去脸颊上泪水,呵呵一笑,“你说的对,徐勉和涵轩在九泉之下也不想看到我颓废的样子!”

    祝倩侧身望向窗外,轻声说道:“你们刚才谈话,我听到了一些,看来鲶鱼把我的事告诉你了,陆朋,你会怪我吗?”

    我怔住了,不知怎么回答,只听祝倩自言自语道:“这个世上,或许有些东西比命更重要吧,陆朋,你现在是不会明白的。”

    祝倩后来告诉我,当时在警察局看到涵轩的元神,她也一度以为是徐勉害了她。可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她发现徐勉并没有案发在场的时间,很显然是有人冒充了徐勉,而这个人如果是按徐勉刚才的话推断,很可能是黑衣人搞的鬼!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他要阻止甚至加害徐龙槐还情有可原,那他要封印涵轩就很难解释了。

    我此时脑中还在回想着徐勉刚讲的,对祝倩的疑问哪里注意的到,直到祝倩喊了我两遍,整个人才反应过来。祝倩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问我怎么了。

    我告诉祝倩,徐勉告诉我黑衣人是我曾祖父陆汶崖,而涵轩居然不是我亲妹妹。

    祝倩听后也是十分惊讶,半晌没有吭声,隔了好久才慢慢说道:“陆朋,看来事情比我想象的还有复杂,现在你不要想的去报仇或是其他,先把你麒麟降解了再说!”

    我默然不语,祝倩说得对,解不了麒麟降一切都是空谈,看着徐勉尸体我心中好一阵难受,我告诉祝倩我想把他的后事安置一下,祝倩点点头,“应该的,不如先把徐勉葬在这后院吧,等事情了结后,再另作安置吧。”

    我见大晚上不是很方便,何况鲶鱼又在旁边,恐怕不是很好,祝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柔声道:“鲶鱼已经被我用了昏睡过去,你不用担心,其实他对徐勉和我的怀疑,是被陆汶,呃,咳咳,被那黑衣人蒙骗,其实本不该怪他。”

    既然如此,我便依了祝倩,二人费了半天力气将徐勉抬到那别墅后院处,果不出我所料,那后院与我见白衣女子时一模一样,过了一座窄桥,一栋白色的平房映入眼帘。只不过此时那楼里一片漆黑,不见半分光亮。

    此时月黑风高,星星似乎也悄然褪去,二人走到那铁门旁,放下徐勉,我下意识地推了推门,突然祝倩猛然低声喝道:“不要动那门!”

    但话音未落,我已将门推了个半步,那铁门或许是常年封闭,铜锁似乎已绣迹斑斑,虽然上着锁没有被推开,但还是发出了一阵刺耳的铁链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突兀不已。

    我正纳闷,见祝倩竟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双拳紧握犹在瑟瑟发抖。要知道,哪怕是那天滴血冲煞时也未见得她有这么大的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