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不想看见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怎么办?解不开了。”

    唐昊风焦急地边解边问。

    虞悦更是急得满头冒汗,这个姿势令她透不过气来。

    除了当初江牧风对她家暴时会紧贴着她的身体折磨她外,这还是第一次和男人靠得这么近。

    不,还有董事长,她晕倒时是董事长抱她回家的。

    她担心地看着门口,生怕母亲在这个时候进来,那就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

    从门口看进来,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们俩在拥抱。

    “哎呀糟糕,被我解成了死结!”唐昊风满脸歉疚地轻呼。

    他的双臂环抱着虞悦的细腰,两只手在她后背扯着带子。

    “那怎么办呀?”虞悦都快哭出来了。

    她就忘了就算是死结,唐昊风也是可以先走开,再到她身后去解。

    所以还是任由他这么拥抱着。

    而唐昊风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自然是假装想不到可以到后面去解带子。

    “对不起对起!悦悦是我不好,那只能喊阿姨来帮忙了。”唐昊风连声道歉。

    “不行不行,不能喊我妈进来。”虞悦更急了。

    “那怎么办?”唐昊风抱得更紧了。

    恨不得永远这么搂抱着她,再也不要放开。

    “哎呀,你赶紧想想办法呀!”

    虞悦情急之下猛地一推,唐昊风被她大力地推得后退几步。

    俩人分开了,虞悦瞬间反应过来。

    “刚才你其实可以到后面去帮我解呀。”她怔怔地看着他说。

    唐昊风脑筋转得飞快,赶紧说:“哎呀,对呀!瞧我这脑袋,一着急就什么都是空白的了。”

    虞悦丝毫没有怀疑他是故意的,因为自己不也是没有想到吗?

    “没关系,还是我自己来解吧。”她反手在身后解着。

    “你看不见后面,你自己能行吗?”他问。

    “行的,解不开我出去让我妈解。”她边走边说。

    “哎呀,你瞧我可笨的,竟然不懂可以站到你身后去解!”他又一阵恍然大悟的样子。

    虞悦一听,对呀,自己怎么没有想到?

    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再麻烦人家了,于是说:“不用不用,我还是让我妈解吧。”

    “阿姨好像已经出门去了,前面咱们在洗碗的时候,我似乎听见开门出去的声音。”唐昊风说。

    “哦...那好吧,你帮我解。”虞悦妥协了。

    围裙解开后,唐昊风提议带虞悦到他新买的别墅去看看,给他提些意见。

    虞悦极不想去,但是看他说得恳切,只好答应了。

    小区的停车场内,特别耀眼地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

    “你开红色的车?”虞悦突然觉得好笑。

    在她看来,红色的车是女人开的,一个大男人从红色的车里钻出来,显得特别滑稽。

    “是我开来的,但是这车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喏,这是购车发票、这个袋子里是这部车的资料,你保管好。”唐昊风把一个提袋交给她。

    “买给我的?我不需要车呀,上下班可以坐公交车,也可以打车,比自己开车省事儿。”虞悦不想接受。

    “悦悦,你就别推辞了,要是让人知道我连部车都不买给你,你说我成什么了?”唐昊风几近恳求。

    “好吧,那你开吧...”虞悦说不过他。

    但心里还是没有想过要接受,就算是嫁给他,她也不会要他这些东西。

    青念开着车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兜着风,眼睛一直扫向街道两边,脑子里却在思考着思情的问题。

    在路口等红绿灯时,他惊愕地瞪大眼睛看向对面儿。

    对面的斑马线前,停着一辆红色的敞蓬车,车内坐着的人很像是虞悦。

    他认真看清楚了,真是虞悦。

    而且坐在她旁边开车的就是唐昊风。

    俩人有说有笑,虞悦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很开心。

    青念顿时生起一股失落感。

    绿灯了,他和那辆红色的车相向而过,虞悦并没有看旁边一眼。

    她不知道青念这个时候从她的车边经过。

    青念直接把车开到了公司,从图灵山回来他没有回家。

    那里住着那个冒牌的思情,他跟她不熟,不想看见她。

    一上楼,还没走进自己临时住的套房,就被图芷瑶拦住了。

    “师父,您去哪儿了?”芷瑶噘起小嘴儿。

    “是芷瑶呀?你找我有事儿吗?”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当然有事儿啦,师父,家里那俩女人到底什么时候走啊?”她不高兴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惹她们了?还是她们惹你了?”青念一听就知道她们吵过架了。

    “是她们惹我,把我当成丫鬟似的支使,还不让我上桌吃饭,还说这身衣服我不配穿,叫我去穿佣人的衣服。”图芷瑶简直快气炸了。

    “行了行了,那都是些婆婆妈妈的事儿,你现在去帮我办另一件事儿。”他压低声音对她说。

    图芷瑶一听,有事儿干了,忙问:“师父您说,要我去办什么事儿?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

    青念白了她一眼,说:“你现在怎么学得跟打家劫舍的强盗似的?你先帮我打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