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她叫颐凤
    “虞悦,你这是什么东西?”

    乌其口中喘息着,肩膀上的疼痛令他新知不能久留。

    虞悦蜷缩在浴缸中一动不动,怨愤的目光伶俐地扫向乌其。

    “你快给我滚出去!”她带着声嘶力竭的哭声。

    乌其不知道刚才那道光是什么东西,不敢冒险,仓皇穿墙逃跑。

    “虞悦!你等着,我一定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虞悦听了痛苦地闭上双眼,瘫软在浴缸里。

    浴缸里的水已经冷了,可是她丝毫也感觉不到冷。

    她站起来用喷头对着自己全身上下冲水。

    冲干净后抓过一条干净的大浴巾把自己包裹起来,然后四下里寻找。

    听刚才乌其那话,他似乎被什么东西偷袭他?

    难道自己的卧室或者浴室里还躲着其他人?

    浴室里很简单,藏不了人,她拿起浴缸旁边的玉佩戴上,赤着脚走出浴室。

    卧室里也空无一人,而且也没有其他人进来过的痕迹。

    衣柜、矮柜、床下......

    她到处都找遍了,也没有找着任何可疑的东西。

    她穿上家居服,疲惫地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脸色苍白,那是刚才在浴室里被那个人吓的。

    玉佩在她胸口一暖,她觉得奇怪,一手托起它自己看了又看。

    今天并不会太热,这块玉变得暖和不算,还似乎有些混浊起来。

    之前是通体白色,这会儿有些带奶白色。

    她没有去细究,以为玉也跟白银似的,会随着人的皮肤好坏、身体好坏而变色。

    玄天幻境之外的一处凉亭内。

    坐着二男一女三个人。

    一个是玄天圣母、两外俩人是伽易和青念。

    “你们今天来找我,就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把思情许配青念?”圣母问。

    青念黑着脸没有回答。

    他一向对这个母亲没有多少好感,童年的阴影一直伴随着他。

    现在自己和哥哥的身世真相大白,却更令他感到耻辱和愤怒。

    他和伽易的遭遇全归功于面前这个自私母亲。

    “是,您当年为了自己赌一口气,丝毫不顾我和青念还幼,如今又是为了什么,要把一个我们没有丁点儿好感的姑娘塞着青念?”伽易抢着。

    他也很气愤,他不再像以往那么在母亲面还各种迁就。

    他突然觉得青念从到大不喜欢母亲是有道理的。

    “不不,伽易,是母亲错了,所以我想将功补过,为你、为青念找个好媳妇儿。”圣母急忙分辩。

    “够了,如果您真的悔过了,就请把那个什么思情带走吧,我不想再看见她!”沉默了半天的青念终于忍不住开口。

    “不行!任何事我都可以答应,唯独思情这事儿不可以,你不能赶她走!”圣母几乎带着哀求的口气。

    伽易一边喝茶,一边观察着弟弟和母亲的神色。

    一个是异常愤怒、一个是既想要儿子谅解却又不肯答应儿子的要求。

    “既然谈不拢,那就告辞了!”青念气呼呼地站了起来。

    圣母还没有反应过来,儿子已经消失在她面前。

    青念连伽易都不叫上,自己一个人走了。

    她怔怔地看着青念刚才坐过的地方,眼泪涌了出来。

    “母亲这么做是有什么难处么?”

    伽易没走,他坐在一旁轻声问。

    “我曾经的确是没有好好待你们,如今想弥补,可是青念他...”不领情。

    玄天圣母边擦着眼泪边。

    “那思情是什么来历?”伽易作为旁观者,比青念更理智。

    他见母亲宁可被青念冷落和责怪,也要把思情留在青念身边,想着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或目的。

    “思情原本不叫这个名字,她叫颐凤...”

    玄天圣母有些为难,但还是慢慢地了出来。

    这句话一般人是听不懂的,包括青念如果在场也一定不懂是什么意思。

    但是伽易懂了。

    “原来如此...”他长叹一声。

    “伽易,你懂对吧?”圣母看着儿子。

    “我的师父曾经过颐凤这个名字,只是没想到母亲会为她改名思情。”伽易。

    如果不是改成思情,他就能早知道颐凤到了青念身边。

    “早年我也试探过青念,想为他和颐凤结亲,可是青念气呼呼地,想要他成家,除非思情花开、除非思情姑娘回来。”圣母声。

    也正为这样,圣母才把颐凤改名为思情,把她送到青念身边。

    “颐凤的事儿还有谁知道?”伽易问。

    “曾经我以为除了我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没想到不仅你师父知道,他还告诉了你。”圣母似乎送了一口气。

    “母亲,请告诉我实话,思情姑娘当年到底去了哪里?”伽易问......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冥王劫:都市情缘》,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