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6章 撞疼你了吧
    青念转过身看着她,欲言又止。

    虞悦看不到他的脸,不知道他的表情。

    她扭开头不愿意看他,反正看了也是白看。

    他的脸上被一层类似薄雾的东西笼罩着,朦朦胧胧的。

    三年了吧?

    她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的脸。

    “你快走吧,今后请不要再来了,我跟你不熟!”她冷冷地。

    这个人已经毁了她一次婚姻,她不想在将来又被再毁一次。

    青念在心里叹息一声,只好走了。

    他一直在压抑着自己,除了三年前那该死的双|修,他并不是个连这么点儿克制能力都没有的男人。

    他也不是一个薄情的人。

    当年对林菲的爱,由于冥王元钧的存在,他也深深地把这份单相思埋葬在心底。

    朋友妻不可妻,在跟林菲相处的那么多日子里,他也没有趁机去占她的便宜。

    对于虞悦,完全是个意外,他恨那个意外!

    感觉到身后的人已经不在了,虞悦走到窗边关上窗户。

    坐回床上时,手不心碰到那块白玉。

    她这才仔细地看起来。

    这块玉很奇怪,通体白色,没有任何雕琢、更没有丝毫饰纹。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油润滑溜,要不是因为这块玉是那个男人所给,她会很喜欢它。

    大概是出于厌屋及乌吧,她有些恨那个男人,所以她也没有办法喜欢这块玉。

    她抬起手想把玉扔到床下去,想了想恨的是它的主人,把它扔碎了也是罪过。

    玉本身无罪,何苦迁怒于它。

    她把白玉放在床头枕边,钻进被窝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连梦都没有,一直睡到上午九点才醒来。

    她睁开眼,舒服地打了个哈欠,就看见床前站着两个人。

    “哎哟,吓死我了你们。”

    她没好气地冲廖兰和图芷瑶。

    床前的俩人没有理她,继续一脸探究的表情,各自歪着脑袋看她。

    “你们怎么了?中邪了?”

    虞悦伸手在她们俩的眼前扬了扬。

    确定她们的眼珠子在转,这才放下心来。

    “谁中邪了?我们只是好奇怪,今天怎么喊你都不醒,要不是你还有鼾声,我们还以为你...”

    廖兰爆竹一样的性子又发作了。

    一连串的话劈里啪啦差点儿把虞悦炸晕。

    “妈,您又开始这些粗话了是不是?”虞悦娇嗔着。

    这是母亲和她的约定,廖兰老觉得女儿长得这么美,学历又高,又曾经嫁过豪门。

    虽然在江家的经历并不乐观,但是她希望女儿今后接触的都是豪门贵族。

    所以,她这个做母亲的也应该提升提升自己。

    即使没有文化都没有关系,那是内涵,别人谁看得出你肚子里有没有墨水儿?

    但是表面上的礼仪和修养别人能看出来呀。

    所以,虞悦重新归来之后,廖兰让女儿监督她,她要进步、她要提升自己的形象。

    “哟...瞧妈一时着急又忘了,不讲粗话,不讲粗话。”廖兰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

    “你们刚才喊我起床了?”虞悦抓住了重点。

    “对呀,你都不知道,实在叫不醒你,阿姨都准备打120了,我拿来脸盆敲,你才醒过来。”

    图芷瑶举了举手中一个搪瓷脸盆。

    “你们还敲了脸盆?”虞悦更加惊异。

    敲搪瓷脸盆那得是多大的声儿呀,自己居然没听见。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不是被她们敲搪瓷脸盆吵醒的,而是自然醒。

    但是她无法解释清楚,也不能解释,所以随便她们怎么认为。

    “对呀,你怎么睡得跟猪似的,昨夜干嘛了?打通宵游戏了吧?”

    芷瑶在床边坐下来,跟审问犯人似的。

    “嘻嘻...被你猜对了。”虞悦轻轻笑起来。

    这也算是个很好的理由吧,免得好奇宝宝图芷瑶一直追问。

    “悦啊,你没事儿妈就放心了,我去把牛奶给你热一热,你洗漱好了就出来吃。”廖兰边交代边出去。

    “妈,不用了,来不及了,我上班迟到了!”虞悦着急下床。

    “悦悦,你没糊涂吧?今天不是周末吗?芷瑶也没有去上班。”走到门口的廖兰听了,猛地回头。

    “周末?芷瑶,是真的吗?”虞悦内心相当崩溃。

    是自己又犯糊涂了吗?

    “是的,你快去洗漱吧,一会儿我要回老家去,后天一早咱们在公司见。”芷瑶催促她。

    “你要回老家?你的外省?”虞悦惊讶地问:“周末两天哪够呀?”

    “咳咳...那个,不是有飞机么?”芷瑶有些不自然。

    “哦对,我糊涂了,你等我,我先去洗漱。”她一拍额头,冲进浴室。

    把芷瑶送到楼下后,芷瑶坚持不让她送去机场。

    她只好对芷瑶千万叮嘱了一番路上怎么怎么注意安全,看着她上了出租车,才放心地在街边走着。

    这个周末大好晴天,要是窝在家里多浪费。

    倒不如到街上到处走走,平时工作繁忙,想多一夜街景都没机会。

    她上了公交车,坐了五个站下车,到了金水市最大的广场。

    习惯低着头走路的她,一头撞到了一个人。

    额头吃痛,眼前冒出无数金子。

    “对不起对不起!姐,撞疼你了吧?”对方连连道歉。

    这声音好熟悉,她猛然抬起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冥王劫:都市情缘》,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