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章 悦悦你怎么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悦啊,闺女,别紧张,别害怕啊。”

    廖小兰连忙安抚女儿,就怕她紧张之下失态。

    “妈,我没事儿。”虞悦也安慰妈妈。

    她确实没事儿,只是知道要来一个假新郎来接自己,内心别扭无比。

    这种事儿别说经历了,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没想到竟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虽然说江家这么做也是为了颜面,但是她总觉得这对自己和江牧风不公平。

    婚姻是他们两个人的,好坏得让他们自己作主。

    结婚是人一生的头等大事儿,一辈子就是一次。

    江牧风做为新郎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他此刻一定很伤心吧?

    虞悦莫名地为他心疼起来,她自己也心痛不已。

    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一个穿戴整齐,穿着今天的新婚礼服的男人。

    看起来至少有一米八以上的个头,脸部的轮廓线条粗犷却又精致。

    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嘴角虽然挂着轻微的笑容,但是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这副身板,一看就知道是运动型的身材。

    虞悦红着脸没敢继续看他。

    但她却感觉到他看到她时的第一眼,那吃惊的眼神。

    不知道他吃惊什么?

    她也不是他的新娘,相互之间不过都是个替身而已,没必要吃惊吧,反正素不相识。

    也只是今天过后,他得喊她一声嫂子。

    尽管她尽量克制自己不去看他,但是她知道他始终在看她。

    “少奶奶,这位是咱们家的表少爷,叫唐昊风,跟咱们家的少爷有个相同的风字,这是咱们家少爷们这一辈取名的规矩,老老太爷定下的。”

    管家的介绍化解了他们之间的尴尬。

    虞悦这才有抬头礼貌地朝唐昊风点了点头。

    唐昊风的目光炙热,仿佛眼睛里燃起两簇浓浓烈火。

    他在进门看到虞悦的第一眼,心就被虞悦的美和气质给震撼了。

    这么漂亮的姑娘他还是头一次见。

    平常接触的一些豪门千金们,一个个都是庸脂俗粉一般。

    她们虽然也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儿,但是骨子里所透出的那股子艳俗之气,却是无论如何化妆都掩盖不掉的。

    “咳咳...”管家也看出唐昊风的眼神不对。

    他连忙干咳一声,唐昊风清醒过来,立即想到自己今天的责任。

    他是被安排前来代替表哥江牧风迎接新嫂子到教堂去举行婚礼的。

    “表少爷、少奶奶,请!”管家大声吆喝起来。

    “悦悦,走。”廖小兰在虞悦耳边轻声说。

    母女俩互相挽着跟在唐昊风的身后。

    到了楼下,大门口周围挤满了扛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

    y更d新最~g快r上hs-:…

    一个个想要涌上前,靠近了来拍,被保安们一层层给阻挡在外面。

    虞悦这时才深深体会到公公和牧风的用意。

    于是心里不再排斥,欣然跟着管家的指挥,坐上了最豪华的一部加长型劳斯莱斯婚车。

    母女俩同坐一部车,唐昊风内心依依不舍地被管家拉向后面的一部车坐。

    媒体记者们这个时候也没有因为新郎和新娘不同车而起怀疑,都认为那是因为人家新娘子的娘家妈也要同坐一车的缘故。

    所以,新郎才坐到后面一辆同样豪华的车内去。

    婚车队浩浩荡荡地开往教堂。

    在城东的基督教堂内,唐昊风代替江牧风和虞悦站在牧师的面前。

    下面前排分别是新娘证婚人、新郎证婚人,这两位全是江家安排的人。

    然后依次是双方的父母亲、家人。

    再后面是新娘亲属和新郎的亲属,虞悦没有其他的亲属,所以坐的全是江牧风的亲属。

    最后坐着的是新娘的朋友和新郎的朋友。

    虞悦的一方只来了母亲廖小兰,这让虞悦觉得特别难受。

    她默默地站在牧师面前,听牧师宣召和祷告。

    祷告完毕之后,本来该新娘从门口进场,可是由于虞悦没有父亲,江家嫌弃廖小兰只不过是个继母,所以就直接让新郎和新娘进场就站在牧师面前。

    这点儿更让虞悦内心悲哀,原本这样的西式婚礼是每个女孩儿都向往的。

    有着慈祥的父亲牵着自己的手,从红毯的那一头,一步一步走进来,走到牧师面前,把自己交给未来的丈夫。

    这该是多么美好的事儿。

    可她的婚礼中却少了这么一个流程,能不让她伤感吗?

    不知道是不是早饭饿肚子的原因、还是因为在听告倒和宣读婚礼誓词、牧师劝勉的原因。

    虞悦的眼前恍惚起来,腿脚发软,感觉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

    她的意识很清醒,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倒下。

    无论如何都要坚持到最后把婚礼举行完之后,再找个角落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渐渐的,她的耳朵已经听不进任何的声音,眼睛也越来越模糊起来。

    教堂似乎在旋转,牧师那张慈祥和蔼的脸在她的眼前恍恍惚惚的。

    唐昊风注意到了她的异样,用很轻的声音问她:“你怎么了?”

    可是她已经听不见了,只听到耳旁一片嗡嗡声,牧师和唐昊风到底在说些什么,她全都不知道。

    最后,她再也支撑不住,感觉自己在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她听见了教堂内有女人的惊叫声,那像是江家的谁。

    也听见妈妈的撕心裂肺的大喊:“悦悦!悦悦你怎么了?!”

    “昊风!快扶住她!别让她倒下了!”一声大吼。

    她听出来了,那是江牧风的声音,原来他在教堂内呀。

    还以为这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婚礼呢,原来江牧风也在,只不过是没有和自己并肩站在这儿一起宣誓而已。

    她感觉自己笑了,身体已经不再继续倒下去,后背被什么给托住了。

    温热温热的,那好像是一双非常温暖的大手,托着她的后背,让她不再倒下。

    她感觉到极度的疲惫,教堂还在快速旋转,她累了,她想好好的睡一觉。

    她看了一眼抱着她的唐昊风,他的双眼充满了担心,嘴里在不停地问:“你怎么样?坚持住,他们已经叫急救车了,很快就来。”

    “谢谢!”她的嘴张了张。

    但是,她知道没有声音,她的喉咙像被什么锁住一般,发不出声音。

    “到底怎么回事儿呀?是不是今天那么早起来化妆太劳累了?”江太太的声音。

    她是说给宾客们听的,好让他们对这件事不放在心上。

    谁能不原谅一位因为准备婚礼而疲劳过度的新娘呢?这不丢人。

    虞悦终于闭上了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