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章 我同意嫁给江牧风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阿姨呀...”

    江牧风犹豫了半天才开口。

    手机那边除了轻微的呼吸声,并没有说话。

    他突然猜想那不是廖小兰。

    廖小兰大大咧咧的急性子,都是电话一接通就跟连珠炮似的开始说话。

    “对...对不起...”

    虞悦紧张得新都快要跳出来。

    *?最{新:章节/d上|\{a0

    他的声音也这么好听。

    江牧风腿脚残疾并没有错,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失态去伤人?

    所以,这通电话她是抱着内疚的心态打的。

    “你谁呀?”

    江牧风骄傲的性格令他无法瞬间谅解她。

    “我...对不起!我是虞悦...”

    虞悦带着哭腔,眼泪都差点儿要流出来。

    要不是因为自己不小心伤害了他,她才不可能打这通电话。

    “哦,虞悦呀,还有什么事儿?”其实他的心已经有些欣喜。

    能在夺门走后还给他打电话的,她是第一个。

    这是说明她对自己并没有那么嫌弃?

    “哎呀,死丫头,平时牙尖嘴利的,这会儿话都说不齐全,你让开,我来跟江大少爷解释。”

    廖小兰在一旁急了,喋喋不休地埋怨完,抢过手机。

    虞悦正费心想着该怎么说,被妈妈抢走手机倒轻松了一些。

    “江少啊,我跟你说,悦悦刚才在酒店有些失礼,回家后主动向我要了你的电话,这不,孩子腼腆,电话拨通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见谅哈。”

    廖小兰一番话说得江牧风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

    “阿姨,没事儿,悦悦能主动打电话给我太好了!”

    他丝毫不顾表妹在一旁翻白眼,兴奋地在椅子上坐下来说。

    “江少,你不怪我们悦悦那太好了,这样吧,有什么事儿咱们改天再约啊。”廖小兰自作主张。

    “好好,阿姨,今天实在是对不住了,咱们明天晚上还这家酒店一起吃饭。”他立即决定下来,丝毫没有商量的口气。

    挂断电话后,江牧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表哥,我都看不下去了,你干嘛要理这种人呀?”江雅心有些心疼他。

    而且还觉得特别奇怪“你不懂,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一见钟情?表哥,你喜欢上刚才那个土女人了?”

    “不许这么无礼,她将会是你嫂子。”

    第二天傍晚。

    江牧风让司机开车去把廖小兰和虞悦给接到了酒店。

    这次的气氛比上次尴尬得多,但是谈话内容已经直击正题。

    尽管虞悦并没有想过要这么早嫁人,更没有想到要嫁眼前这个只见过二次面的男人。

    但是在妈妈的劝说下,她动摇了。

    继母实在太苦了,有哪个女人能够在丈夫去世后,还守着丈夫前妻的孩子过?

    而且无数次为了这个孩子而失去改嫁的机会。

    每次别人都劝廖小兰把虞悦送福利院去,自己没有拖累好再嫁。

    廖小兰果断拒绝了,宁可不嫁也不愿意抛弃虞悦。

    她没有文化,只能靠做点儿粗活挣点生活费。

    给饭店洗过碗、给快递公司送过快递、去码头搬运过货物、踩着破三轮车全城到处去收破烂。

    干的都是又脏又累的活儿。

    可是,她每次回家都虞悦带好吃的零食、买漂亮的文具。

    就是这样的一位母亲,含辛茹苦的把虞悦拉扯大。

    她没有理由拒绝妈妈的一切要求。

    在妈妈连续几天声泪俱下的攻势下,虞悦终于妥协了。

    她拉开房门,红着眼圈走出来。

    “妈,您别难过了,我同意嫁给江牧风。”

    虞悦站在廖小兰身后轻声说。

    廖小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悦啊,你你...你同意了?”

    “嗯...我知道妈妈是对的,是为我好。”她尽量使自己表现得平静些。

    “好好,真是太好了,我这就打电话给江家!”

    廖小兰高兴得抓起手机就朝她那简陋的卧室跑去。

    很快,婚礼的日子就订好了。

    江家派了管家过来,带来了一大车的聘礼。

    整个这片的居民都沸腾了。

    “虞悦要嫁人了!”

    “听说虞悦要嫁入豪门了!”

    “是呀是呀,今天聘礼都到了,看管家那恭敬的态度,就知道虞悦嫁过去肯定有福享!”

    “听说江少爷长得非常帅,还上过电视呢。”

    “......”

    这片近似贫民窟一样的破旧老城区里,一时间比过年还热闹。

    大家都涌到虞家来道喜。

    虞悦躲在房里不出来,大家都觉得她那是害羞了。

    廖小兰乐得合不拢嘴。

    在江家的人走后,她和邻居们忙着把喜糖、喜饼分给前来看热闹的街坊们。

    大家都啧啧啧的惊叹还是悦悦命好,这一嫁竟然嫁给了江少爷。

    “咱们这叫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对门的老阿婆说。

    “是的是的,咱们悦悦从小就是个小美人,嫁给进豪门是必然的!”李家的大嫂说。

    “我早就说过咱们悦悦不是一般女孩儿,那肯定是有大出息的!”张家的婶子也不落后。

    大家议论纷纷,把廖小兰说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小兰啊,你熬了二十多年,总算是熬出头了。”

    对门的老阿婆心疼地摸着廖小兰的手说。

    “是呀,这些年可真是苦了你了,老虞家亏欠了你,下辈子老虞得还你。”

    大家一片嘘唏声。

    廖小兰的眼睛酸了酸,有些含泪。

    她朝众人一个一个道谢,每人分发一小包糖果,把她们送下楼。

    她回到客厅,看着江家送来的礼物满足地笑了。

    “悦悦,出来呀,出来帮帮妈!”她敲了敲虞悦的门。

    虞悦躲在房里哭红了眼。

    听到妈妈的敲门声,她连忙对着镜子扑了点儿粉掩盖。

    “悦啊,你睡着了么?睡着了就算了,妈妈自己先整。”

    “妈,我刚才睡着了,我这就起啊!”虞悦赶紧开口。

    见粉都掩饰不了哭红的双眼,她急得在屋里团团转。

    妈妈是个爱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被她瞧见了她红肿的双眼,一定会问个水落石出才罢休。

    并且,她不能让妈妈知道她是在哭自己的父母。

    她不想让妈妈听了跟着伤心。

    听到妈妈还站在门外和她说话,虞悦极不忍心,想了想,豁出去了,就说是高兴哭的。

    “悦啊!那你继续睡吧...”

    廖小兰刚想走开,虞悦拉开门走出来:“妈,我来整理客厅。”

    “悦悦,你脖子上怎么了?”谁知廖小兰惊骇地指着她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