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章 这就是一见钟情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算了,不明白就不明白吧,走了。”

    廖小兰一副解释不清很痛苦的样子。

    虞悦内心纳闷儿,妈妈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老是这么说?

    这面都见上了,好不好已经不是她们母女说了算。

    那得看人家江大少爷的意思。

    “哎哟,走走走,江少来电话了...”

    廖小兰掏出她那在移动公司营业厅,花一百五十八块钱买来的老人手机。

    一只手拉着虞悦走出洗手间,一只手边接电话。

    江牧风在电话里说清楚了包间地点,并再三交代她们上了三楼找服务生就问路就行。

    母女俩问了大堂副理,朝电梯走去。

    她们要去的是这家酒店的中餐厅,在三楼的东面儿。

    电梯前站着一位打扮时尚、满身香水味儿的女人。

    看见虞悦母女俩走过来,那女人皱着眉头、满脸嫌恶地站到电梯门中间位置。

    那架势,是不想让她们母女一同进电梯。

    “走,悦悦,咱们懒得等了,走楼梯吧,反正很快就到了。”

    虞悦有些不服气,站着不动。

    “悦,乖,陪妈锻炼锻炼腿脚。”

    廖小兰强行拽着虞悦走向旁边的楼梯。

    “妈,为什么咱们不乘坐电梯呀?”虞悦不明白。

    同样是人,凭什么要受别人排挤?

    她不服输的性格让她心里很不痛快,凭什么咱们要妥协?

    “悦啊,那位小姐不想和咱们一起,那咱们就不和她一起呗,咱们走楼梯更自在,空气还好,对不对?”

    廖小兰挽着女儿的胳膊,心平气和地对她说。

    虞悦有些惊讶地看着妈妈,这跟妈妈平常的作风完全相反啊。

    …j最新ea章s节gd上0

    在他们那片住宅区里,谁要是敢欺负自己,妈妈必操起一把菜刀冲出门去找人拼命。

    妈妈从来没有这么不战先怂过,这不是她的性格。

    经不住她的撒娇,廖小兰只好把自己的用意告诉她。

    “悦啊,相亲是你的头等大事儿,妈妈不愿意因为跟没有必要的人争高下而影响了我女儿的大事儿,我也不希望跟别人争吵惹得咱们心里不痛快,很多事该忍的时候妈妈知道要忍。”

    廖小兰三言两语极朴实的语言,说得虞悦内心对继母刮目相看。

    一直只知道这个继母是真心疼爱自己。

    更知道她只是个俗不可耐、没有文化的中年妇女。

    但是却从来不知道妈妈有这样的思想,能为了大事而隐忍。

    虞悦内心极为感动。

    也正是继母今天的这番话,使得虞悦在今后的各种逆境中能咬牙坚持、能化险为夷。

    她开始重新认识和正视面前的母亲。

    “哎呀,傻丫头,这么看着我干嘛呀?”廖小兰被女儿看得不好意思。

    “妈,您就是我的亲妈,我这一辈子只有您这么一个妈!”她动情地搂紧妈妈。

    “好了好了,像什么话,别人都在瞧着呢,快上去。”廖小兰心里美滋滋的。

    刚才窝的那团火也烟消云散。

    俩人找到了江牧风说的包间,引领她们进来的服务生为她们推开门。

    里面只坐着江牧风一人。

    他一听到开门声,立即抬头看过来。

    见是她们母女来了,正想站起来,廖小兰条件反射一般冲过去。

    “哎哟,江少别站起来,不必客气了。”又转身招呼女儿:“悦悦,快过来呀,进来坐!”

    虞悦完全被妈妈给搞懵了。

    这到底是她的妈,还是那个江牧风的妈?

    坐下后,江牧风礼貌地把菜单推到她们母女面前。

    “阿姨,您和虞...悦悦点菜吧,挑好的、贵的点啊。”

    “好的好的,悦悦你看,人家江少为人多大方呀。”

    廖小兰连忙拉着女儿看。

    虞悦心里也对江牧风越来越认可。

    确实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富家子弟能对一身寒酸的她和她的母亲这么热情。

    其实,江牧风上来之后就已经把菜点好了。

    说让她们点菜,也就是留了几代菜等她们自己来。

    一是为了显得尊敬,二是由此展开话题。

    不然他怕虞悦会太紧张了。

    一餐美食,吃得廖小兰对江牧风更是满意不已。

    虞悦吃得比较慢,小心翼翼的。

    尽量不让自己有什么细节的地方让人看不起。

    餐后,服务生把餐具全都撤去,上了水果和茶。

    三个人坐着聊起天来。

    大多数是江牧风在问,虞悦则全程低着头,要么点头、要么摇头。

    实在到了该回答不可的地方,她就轻声回答是或者不是。

    廖小兰担心女儿这样显得怠慢了人家江少爷。

    一直在桌子底下用脚轻轻去碰虞悦的脚。

    江牧风看出她们俩的异样。

    轻声笑道:“阿姨和悦悦不必拘束,咱们也是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出来悦悦应该就不会这么拘谨了。”

    他一句一个“悦悦”,叫得廖小兰心里乐开了花。

    听在虞悦的耳朵里也觉得挺自然的。

    “对了,江少爷,那个...你觉得我们家悦悦...”

    廖小兰结结巴巴地说起来。

    聪明的虞悦一听,知道妈妈要说什么。

    立即在桌子下轻轻按了按妈妈的腿,不让她再说下去。

    男方都没有表态,女方的妈这么着急,只会被人瞧不起。

    何况她目前还只是对江牧风这个人不排斥,暂时还并没有想过要嫁给他。

    婚姻嫁娶这种事,不是得多接触、双方多了解之后才开始谈的吗?

    这么早就迫不及待的,好像怕自己嫁不出去似的。

    廖小兰被女儿一暗示,就立即住了嘴。

    她知道女儿的脾气,这要是再说下去,保准回家要被女儿责备。

    江牧风似乎听明白了廖小兰所要说的。

    他轻轻一笑,双眼眯起,令人感觉暖心。

    “阿姨,我这边没有任何问题,无论是在动车上看到了悦悦的照片,还是现在面对面见了面儿,我都特别满意,我已经喜欢上她了。”

    他的声音轻柔得不带一丝杂音,仿佛怕惊了虞悦似的。

    她的脸红了起来,头垂得更低了。

    他这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这叫什么事儿,相亲难道都是这么相的吗?

    只见一次就要把事儿给定了?

    江牧风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见她越腼腆,他越满意。

    他江家可是金水市的豪门世家。

    不说数一数二,第一名虽然被一位神秘的富商占了,江家排名前三完全没有问题。

    这样的豪门大户,绝对是要娶一名像虞悦这样受过高等教育,又矜持优雅的女孩才行。

    “阿姨,那咱们改天再约,今天我先送你和悦悦回去。”江牧风站了起来。

    虞悦连忙挽起妈妈的胳膊,迫不及待地推着她离开餐桌。

    江牧风绅士般的大步走到她们的前面。

    他要去为她们开门,这是一名男士应该做的,更是未来女婿应该做的。

    “江少!”廖小兰惊恐地喊了起来。

    似乎想阻止他去开门。

    而这个时候,虞悦已经注意到江牧风走向门口。

    才看两眼,她就震惊地睁大眼睛看着江牧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