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伍拾陆 张皓然的电话
    罗悦与周默沫之间的气氛一直很尴尬,任峻倒像个没事人似的带着罗悦与周默沫到处闲逛。逛了一圈后见时间不早了,任峻开车分别送周默沫和罗悦回家。

    任峻先送周默沫回家。周默沫下车时向任峻表示感谢,罗悦说:“行了要走赶快走,别耽误任峻送我回家”。

    周默沫本想顶回去,见任峻朝自己眨眼,只好忍了回去。任峻朝周默沫挥手,说下次再见。

    周默沫到家时给梁睿打电话,电话里向梁睿表示歉意。梁睿大声笑笑,表示不介意,但也直说如果下次碰到任峻再这样,他肯定就忍不住想要打人了。

    周默沫告诉梁睿,任峻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们都习惯了,其实任峻并没有什么坏心眼,让梁睿别往心里去。

    收了电话,周默沫正准备洗个脸就睡了,电话再次响起。是张皓然打过来的,也没说些什么,就是告诉周默沫自己现在在美国,问她想要他帮忙带些什么东西回来。周默沫说什么都不需要带,自己在国内都可以买得到。

    张皓然问周默沫与罗悦的事情,周默沫说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在车里吵了两句。周默沫挂断电话,想到了张皓然让自己以后遇到罗悦都要尽量地谦让罗悦,不要与她斗嘴,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就不免心里觉得怪怪地,不大舒服。

    可能是多年的独自生活的缘故,她一直都很注意保护自己,再加上自己一向与罗悦不和,所以向来两人一见面就要吵个几句。虽然每次都是自己占上风,但罗悦也丝毫不退让。

    她想起了张皓然曾经说起的罗悦患有心脏病一事,她有些懊恼刚刚与罗悦这么起冲突,也不知道罗悦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其实她真的是在忍让罗悦了,她与罗悦不是一个圈子中的人,她也知道圈子不同不必强融的道理。不过她从来不主动去招惹罗悦,所以对于罗悦每次都与她争个几句,并且说话过分的事情,她自己也觉得很委屈。

    车子停在罗悦家楼下,罗悦与任峻告别,准备下车离去。

    “罗悦,我想你刚刚说话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什么叫做只爱结交生活阶层比自己高了一个层次的人。其实我觉得周默沫她并没有这种心思,我们认识快十年了,肯定相互之间是很了解的,张皓然对她的心思谁都知道,可是她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也没有非要死缠着张皓然不放。还有她下车时你给她说的,让她要走赶快走,别耽误任峻送我回家,这句话我听起来确实是很刺耳”,任峻说。

    罗悦停住脚步,将正在打开的车门关上,说:“可是任峻哥你是知道的,我每次和周默沫遇见,她总是喜欢和我吵上几句”。

    任峻无奈:“你们的每一次吵架哪一次不是你先挑衅的,我们在旁边都是知道的。周默沫虽然家庭条件比你差上很多,但人也有自尊,况且她又没伸手向你要钱,你何必每次都要给人脸色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