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伍拾壹 梁睿师兄回来了
    和梁睿师兄约定的吃饭时间是周三的下午。离开办公室时陈琳告诉周默沫下周一一起吃饭,孙克请客。

    周默沫惊得张大了嘴,想起了什么,问:“你们不会是在一起了吧”。陈琳含笑点头,周默沫兴奋大叫:“我要吃小龙虾”。声音略大,引得周围同事的注意,她连忙闭嘴。

    陈琳笑,轻敲了敲周默沫的头:“你呀你,就不能吃些好的吗”。

    因为堵车,周默沫到达料理店时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些,她直说抱歉。梁睿摆手,笑说:“没事,我也是才刚到”。

    服务员接过菜单,周默沫与梁睿寒暄了几句。周默沫问梁睿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她想梁睿多年没有回来,可能不大记得这里了。

    梁睿告诉周默沫自己下午的时候就出来了,在s市转了好大半天,都还没有转过来。多年没有回来,s市的变化确实太大了。

    “我回来的时候也是绕了很久才摸清楚路”。虽然这十年间她曾回来看望过奶奶,但都没有呆多长时间。所以前不久她刚刚回来时特地花了两天时间到处走走,熟悉了地形。

    服务员将点好的食物端上桌,周默沫的肚子饿的咕咕叫。

    “不够吃我们一会再点,我也很饿了”,梁睿拾起筷子,递给周默沫一双。周默沫接过梁睿递过来的筷子,手持刺身,直往嘴里塞。梁睿替周默沫将面前的杯子部满上,有清酒有饮料,说:“想喝什么这里都有,没有我再去倒”。

    周默沫被刺身噎住,灌进大半杯饮料才缓过劲来,问:“梁睿师兄,你这次回来是来做什么的啊,回来之后还要走吗”。

    几个月没见梁睿,她才发现梁睿师兄越发地冷静,眉角间却透露出一丝忧愁。

    梁睿答:“我是为了工作中的事情回来的,可能会呆两三个月左右,把工作处理完了就回去”。

    周默沫好奇,问:“那师兄你回来后见到你父母了没有啊,他们那么多年没见到你,现在一定很开心”。她印象中梁睿师兄一直没有回过国,每次她回来看奶奶时,问梁睿师兄要不要一起回来,梁睿师兄都拒绝了,说是要忙着赚钱。

    梁睿是前日到的家里,回到家时父母一直站在家门口等他。多年未见,父母愈发地苍老了,因为是在工厂里打工,爸爸的手伸出来不是开了裂,就是布满了老茧,皱皱巴巴的,活像一双七八十岁老人的手。他知道父母那么多年来为了他付出了很多,有家不能回,要一直呆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工厂里打工。想到这里,他的心里愈发地难受。

    爸爸注意到他在盯着自己的手,就一个劲地将手往里躲,嘴里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妈妈准备替他拿行李,他拒绝了,坚持自己将行李拖进屋里。多年未回家,房子已经很潮湿了。爸爸妈妈一向都很老实,潘静的爸爸说不能回家,他们就真的呆在工厂里打工多年没有回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