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叁拾捌 去坐船吗
    任峻听的目瞪口呆,调侃说:“你一个女孩子不要擅自跑到男孩子的房间里去,这要是传出去了像什么话。再说了要是你悦姐知道了这件事情,她心里会怎么想”。

    张皓然打断任峻的话:“就事论事啊,这件事情和罗悦没关系。不过路涔涔,你以后别再一大清早地跑我家里去了知道不”。

    “皓然哥,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人会知道了。我当时不是想着我们两家离得近吗”,路涔涔眨巴着眼睛。任峻笑,说:“两家离得近就可以一大清早地跑到人家家里去吗”。

    路涔涔追着张皓然问:“皓然哥,你那天早上是去哪里去了啊,怎么那么早就不在家了”。张皓然试图几句话糊弄过去,奈何路涔涔一直死死纠缠。

    周默沫手机铃声响起,是梁睿打过来的。她坐在最里面,不方便走出去接听电话,索性就这么接了电话。

    “是默沫吗”,“是,我是默沫,梁睿师兄好”,“我过几天就到s市了,到了我给你打电话,一起出来吃饭”,“好啊,到时候梁睿师兄给我打电话,我请师兄吃饭”,“好,到时候联系”。

    挂断电话,张皓然问:“这个梁睿是不是你以前说的你刚毕业的时候替你找工作的那个梁睿”。

    周默沫收了手机,点头说道:“对啊,他也是s市人,比我们大几岁。之前在美国开公司,不知怎么地突然就回来了”。

    梁睿,是他吗,不,那么多年没有见了,怎么可能会那么凑巧。潘静的表情不大自然,手中的碗掉落在地上。任峻注意到了,问潘静发生了什么事情,潘静怔住,摇头表示没有问题。

    任峻没有说话,而是提议说:“吃完饭大家去坐船去吧,今天的天气还不错,也不太热”。

    张皓然点头表示赞同。潘静试图遮盖住自己的惊慌,说:“好啊,我也好久没有坐过船了,我们先把票给订好,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票”。

    路涔涔兴致来了:“皓然哥去我也要去,我要把一艘船都给包下来”。任峻看了路涔涔一眼:“这个时候,你能包下一艘船,算我输”。

    路涔涔嘟哝着嘴,一脸不高兴。潘静连忙安慰说:“任峻和你开玩笑的,哪天去我家玩吧,上星期他们都在我家里面,就你没在”。

    任峻订好了五张票,因为已经接近开船时间,结过账后所有人匆匆离去。除了路涔涔一路上一直围着张皓然转外,其余人均沉默不语。

    周默沫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趁着上船时,悄声问任峻:“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啊”。

    任峻左右张望了下,说:“我在想路涔涔这丫头今天晚上会不会真的跟着张皓然回家,毕竟这丫头可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好不容易皓然也回国了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回学校”。

    任峻没有说错,从餐厅里出来后,路涔涔一直围着张皓然转,纵然张皓然一路上对路涔涔不理不睬,但路涔涔也不生气。

    任峻订的是头等舱,整层船里就只有他们五个人。

    才坐下,任峻就开口说:“路涔涔啊,你回去记得给你爸说,今天我和皓然不仅请你吃饭还请你坐船了。要不然你爸会说怎么那么抠,连顿饭都不请你吃”。

    路涔涔疑惑,问:“可是任峻哥,和你们一起吃顿饭也要给我爸爸说吗”。

    “那是肯定的”,任峻说。

    周默沫恍惚间想起了大学的时候,她与同学从自习室里出来,在寝室楼下被任峻截住。

    任峻将她拽上一旁的小车,同行的同学被吓得惊慌失措,连声大叫。她连忙示意同学任峻是她的朋友。

    在车上,任峻向她解释说:“一会我和别人一起吃饭,你什么都不要说,就假装是我女朋友就可以了”。

    周默沫感到莫名其妙,她想多问几句。任峻却抢先一步说:“我的天,为什么你今天穿成这样”。任峻抱脑,接着说:“算了,就当我换风格了”。

    周默沫低头打量自己的穿着蓝色连衣裙加白色坡跟鞋,她觉得并无不妥。

    结果在一家法式餐厅里吃了她来到美国后最尴尬的一顿饭,一个外表娇俏的女孩子一直坐在她的对面低声啜泣。任峻没有任何反应,自顾自地吃饭。她想起了以前给潘栎送巧克力的白色连衣裙女孩子,有些于心不忍。几次想要站起来解释,却被任峻死死按住。

    回去的路上她质问任峻,问他与那个女孩子什么关系。

    任峻半天没有接话,终于,他告诉周默沫:“其实,这是一件你情我愿的事情。那个女孩子知道我有女朋友,但一直死缠着我不放”。

    后来没过几天,张皓然跑到学校里面找她。她记得那天天气很好,他与她说话,她抬起头来望他。太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间照射下来,洒落在张皓然的头上及肩上。

    张皓然的个子很高,她扬起头来望向张皓然也才到他的肩膀,太阳光直射在眼睛上,她只能眯着眼睛望向张皓然。

    “你前几天是不是跟着任峻去和一个女孩子吃饭去了”,他的脸色很难看,语气很不好。

    她第一次见张皓然那么生气,支支吾吾地回答:“是,是的,任峻说让我不要说话,就假装是他女朋友就好了。他还说这是一件你情我愿的事情,那个女孩子知道他有女朋友,但一直缠着他不放”,她重复了一遍任峻的话。

    张皓然的脸色稍微和缓了下,说:“你以后不要去掺和任峻和潘静的事情,他们两人的事情说不清楚的”。

    周默沫好奇,问:“任峻不是有女朋友了吗,怎么还跟其她女生纠缠不清。回来的时候我也不好问任峻”。她印象中,任峻和潘静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不知道为什么,潘静不怎么管任峻的,有女生向任峻示好潘静也当没看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