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叁拾肆 梁睿
    陈琳随口一问:“那他怎么就回来了呢”,周默沫想了想:“不知道了,我回来前他在美国开公司,做的还很不错呢”。

    陈琳瞪大了眼睛:“默沫,为什么你遇到的都是那么优秀的人”。

    周默沫愕然:“也没有吧,至少我就觉得我就很一般”。

    不过梁睿师兄也确实是很优秀,周默沫刚上大学的时候通过同学介绍就认识了梁睿。那时他一边在外打工一边念书,可是每门功课依然是很优秀,周默沫的兼职都是梁睿介绍的。后来梁睿又继续念了研究生,毕业后去了著名的投行工作,再后来就自己创办了公司。虽然他现在才三十岁,但在校友的眼中,他简直就是个传奇的人物。

    周默沫毕业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梁睿知道后来问她需不需要他替她介绍工作。她委婉地拒绝了,她一向都不喜欢靠别人的。虽然如此,但在工作和生活中梁睿也确实是帮了她很多。包括毕业后她和同学一起租住的房子都是梁睿师兄帮忙找的。

    梁睿放下电话,闭上眼睛靠在躺椅上。

    十四年前,梁睿生命的转折点。那时的他来自一个最底层的城市家庭,父母靠卖菜维持生活。虽然家境贫寒,但他努力学习,每一门功课都尽量做到最优秀。终于在初中升高中时被附近的一所很有名的私立高中看上,校长愿意免学杂费让他入学。

    那是一所很有名的私立高中,进去念书的学生都是非富即贵,并且大多是要准备出国的。梁睿觉得自己的生命亮起了一盏明灯,他也向往能够出国留学,所以他更加努力地学习。

    在学校时因为与同学的家庭差距过大,所以他很少与周围的同学说话。直到他遇到了一个女孩子,那个在大庭广众下拦住了他的路,当场质问他的被周围同学唤做潘静的女孩子。他很生气,没有回答潘静的问题,而是从一旁绕过去。后来潘静又是阴差阳错地跑到他家门口来,问他要如何从这里走出去。

    那天晚上他花了很长时间将附近的大概地理位置分布部画在了一个笔记本里。第二天转交给潘静时,他也不明白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后来潘静又跑回他家门口来找他,并且执意替他卖菜。

    那个时候他的心里既紧张又很开心,他知道潘静出生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而他不过是一个贫穷菜贩的儿子,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他不知不觉地就被潘静所吸引,就这么两人一直走了下去。

    “我是潘静的父亲,我已经知道你和潘静在一起有两年了。你和潘静根本就不合适,她是我的独生女,将来是要继承我的所有财产的,包括我的公司。然后再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共同携手度过这一生。而你,不过是一个菜贩的儿子,你有什么,不过就是这个菜摊,还有这两间破房子。你们不是一路人,所以请你离开我的女儿”。

    “我知道你一直想出国留学,我已经替你办好了出国的手续,并且会为你负担接下来的所有费用。我还替你的父母找到了一份工作,你不用担心你父母的生计,就是有一点,你的父母不能再继续住在这里了。就算你继续和潘静在一起,潘静将来也是要出国留学的,你们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你应该清楚,以你家现在的条件,不要说负担你留学的费用,甚至于你就算考上国内一般的大学,你的学费,你的生活费都不一定能够负担得起”。

    “如果你真的喜欢潘静,那就做出一番成绩来让我看看,在你做出一番成绩来之前不要再去联系潘静。你的父母什么都不会,就只有靠这个菜摊生活,你们家是社会的最底层你知不知道。你目前的状态,就算你和潘静一直走下去,我也不会同意你们结婚的。你看看你的父母,就只知道卖菜,顾客来了报个菜价,然后递上个袋子,传出去我都觉得丢脸”。

    梁睿是自己悄悄出国的,包括办理转学手续时都没有让其他人知晓,包括潘静。潘静父亲的话击中了他的要害,他从未被人如此看不起,他的父母靠自己的双手生活,在别人的眼中不过是一个菜贩子。所以他选择了接受潘静父亲的支票,离开中国时,他将自己的电话卡扔掉了。告诉自己迟早有一天要回来,并且是要一身荣耀地回来。

    在美国留学的日子很辛苦,与国内完不同的陌生环境。刚来时他还不大适应这里的生活和学习,所以在高中毕业的时候仅仅只是考了个普通的大学。但他也丝毫不气馁,不仅要应付繁重的学习,周末的时候还要去打工,等到他回国时要将当初潘静父亲给他的钱连本带利地还给他。

    大四的时候,同学介绍了个名叫周默沫的女孩子给他认识,说是他的老乡。刚开始的时候他只当是一个普通的小女生,后来的一次聚会中,坐在他旁边的周默沫接到了个电话,电话中提到了潘静。

    他很诧异,随口问了两句,周默沫便部说了出来。潘静是她的老乡,也是周默沫一个好朋友的女朋友。

    “这个潘静家里一定很有钱吧”,梁睿继续问。

    “不知道了,不过听说家里有自己的公司,貌似还很大”。

    周默沫的回答让梁睿很高兴,s市虽大,但同名同姓年龄相仿并且出身富裕家庭的的人又有几个。

    他想再多问几句,但想到自己离开时甚至于没有给潘静打声招呼,那么多年他也没有回去过。不仅如此,自己还将电话号码换了,况且他听周默沫说潘静已经有了男朋友,自己也确实是没有面目再去找她。

    后来他开始有意无意地接近周默沫,与她保持友好的关系,时不时地从她身上得到潘静的消息。但迟迟没有勇气去找潘静,那么多年了,想必她也早就忘记他了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