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贰拾玖 任俊和张皓然在车上
    她没有回复信息,而是开始打扫家里的卫生。自从回来后她还没有好好地打扫过家里的卫生。她将屋子里里外外打扫得很干净,最后,见还有时间,索性将窗帘给拆下来。

    窗帘已经多年没有清理了,脚踩着凳子将窗帘放下来的时候落下一阵灰尘,飞入鼻中,她连呛了两下,连忙用手捂住鼻口。

    周默沫用手洗窗帘。原本感冒还没有好完的她似乎又加重了。不知洗了多久,她想起了家中的洗衣机,选择将窗帘扔进洗衣机里。

    张皓然坐在快速行驶的车中,车内有些沉闷,他打开车窗。街道上,随处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耳边传来的是车鸣声。

    游师从反光镜中看到了张皓然神色有异,于是放缓车速,开口说道:“张总要不要顺路去接周小姐,我记得这里好像离周小姐家很近”。

    张皓然关上车窗,说:“就你话最多,好好开车”。

    游师接了个电话,将车停在了路边,张皓然好奇,问:“怎么把车停在了路边”。

    “任总让我们把车停在路边,等等他”。

    张皓然轻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时,车门突然被打开,任峻向里推了推张皓然,嘴里嘀咕着:“坐进去,给我空个位置来”。

    张皓然一脸惊讶,向左让出了个位置,问:“你怎么出现了”。

    “我在后面看到你们的车了,就让你们停下来等我”,任峻答。

    张皓然无奈,说:“你这样做很危险”。

    任峻狡辩说:“我有些工作中的事情要问问你”。

    张皓然扭头,未接话,任峻继续说:“听说你的默沫就在潘栎的公司工作,我想问问你此时此刻的心情如何”。

    张皓然看了任峻一眼,问:“这就是你的有关工作中的事情吗”。

    “是啊,就是这个事啊”,任峻点头:“这怎么不算,潘栎的公司诶”。

    “你的小道消息还真灵通”,张皓然回。

    “是啊,任总,我刚刚还给张总说,周小姐就住这附近,就顺路接一下,张总不同意,你快劝劝张总,现在转个弯还来得及”,游师打趣说道。

    “哈哈”,任峻正准备说话,却被张皓然抢先了一步:“不用去了,现在快九点了,她肯定已经出门了,要不然就迟到了”。

    任峻笑着拍了拍张皓然的肩膀,突然话锋一转,一脸严肃地问:“皓然,你前天跟潘栎怎么回事啊”。

    张皓然脸色一沉,说:“我说你们什么时候那么八卦的,任峻,一会的会你准备好了没有”。

    “就是,你不知道,潘静当时有多么地不可思议,她不敢相信潘栎会这么做,又不好问潘栎”,“我觉得你的样子适合演tvb”。

    “诶,你可别岔话题,”,任峻索性继续问到底。

    张皓然不理睬他:“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游师问:“张总,今天中午要不要让周小姐请我们吃饭啊”。张皓然答:“重庆酸辣粉怎么样”。

    “哈哈哈”,任峻没忍住,放声大笑,见张皓然脸色愈发难看,连忙闭嘴。片刻后,任峻抿着嘴说:“皓然,我告诉你件事情”。

    张皓然不解,任峻说:“我今天早上听我妈说,路涔涔这小丫头放假回来了,估计这几天就会来找皓然哥啦”。

    任峻哈哈大笑,张皓然说:“回来就回来吧,和我有什么关系”。

    任峻没理张皓然,而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张皓然一眼:“要不,我看你就从了路涔涔吧,这丫头就是年龄小点,其他也没什么不妥,她父亲与你父亲可是至交啊,至于年龄,过几年也就合适了。你看你在周默沫那里一直碰壁,何必呢”。

    “游师,停车,让任峻下车”,张皓然看了任峻一眼,轻拍游师的肩膀。

    “别”,任峻连忙劝说:“现在车流那么多,你们让我下车我可就停在路中间了啊”。“那你就在路中间等你的车,或者就走过去吧”。

    “我开玩笑的,别当真”。车子停在潘栎公司楼下,游师仔细核对了下地址,说:“张总,任总,就是这里了”。

    游师与其他车辆通了个电话,确认了他们的行踪。

    下车时,任峻左右张望了下,见四下无人,用手肘轻碰了碰张皓然,说:“皓然,你说一会会不会遇到周默沫啊,她可是不知道我们来这里的,要是遇到她,你说她会不会一脸惊讶地望着我们”。

    张皓然翻了个白眼:“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就你内心戏最多”。

    “难说哦,这世上巧的事情可多了,你看潘静的弟弟潘栎居然是默沫的前男友,而且我听说周默沫会去美国念书也是跟潘栎有关”。

    “你还听说了什么”。“没有了,不过我知道要是周默沫不去美国,你就不可能会认识她”。

    在楼下与其余人会面后,张皓然和任峻向大楼里走,在大门口恰巧碰到了周默沫,许是因为赶时间,周默沫有些狼狈,只顾低头跑,以致于不小心撞到了张皓然,她抬起头,惊讶地望着张皓然。

    他跟任峻怎么会在这里,是来找潘栎的吗。周默沫想起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懊恼不已,就应该多打两巴掌的。

    任峻拍了拍手,笑的前俯后仰:“皓然,我就说会遇到默沫,你还不信”。

    “那个前天晚上对不起啊,是我不对”,张皓然向周默沫道歉。他知道她生气了,不接他电话,不回他信息。他昨天本来想去给她道歉,但因为工作实在是走不开。

    “来不及了,我先去打个卡,一会再跟你们说”,周默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暂时没有时间处理其他事情。因为昨晚忙着洗窗帘去了,今天早上起迟的她错过了最合适的一班车,刚好赶上了早高峰时期。

    任峻忍住笑问:“你这是迟到了哈”。

    “没有,还没迟到”,周默沫忙着去打卡,向任峻和张皓然挥挥手。她脚上的高跟鞋不大合脚,不得不边跑边揉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