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贰拾捌 潘栎与孙妍的对话
    刚刚进入高三没多久,一天老师说梁睿转学了,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

    潘静不顾同学的劝阻冲出校外,梁睿家的房门紧锁着,敲门没有人答应。

    一个经常来买菜的老奶奶悄悄对她说:“孩子,你以后不要再来了,这家人飞黄腾达了,攀上了高枝,是不会再出现的了”。

    她不相信,经常去梁睿家门口等梁睿,却再也没有见到梁睿。

    后来,她想通了,主动向父母提出了去美国念书。

    孙妍跟着潘栎进入休息室,在确认了潘栎无大碍后,潘静先行离去。孙妍去给潘栎倒水,手中的杯子没有对准饮水机的出水口处,滚烫的热水落在手指上,孙妍手一抖,杯子翻落在地,热水顺着饮水机滴在地上。

    “有事没有”,潘栎上前几步拉起孙妍的手左右察看:“有没有被烫到,我让静姐带你去看看”。

    孙妍鼻头一酸:“没有什么事的,水是温水,不烫”。

    潘栎放下孙妍的手,说:“以后你不要再跟着我走了,你自己去找点事情做,你看孙克现在那么辛苦,你去帮帮他,好歹减轻一些负担”。

    孙妍落泪,问:“栎还是嫌弃我的家庭破产了是不是,我哥说现在公司已经基本恢复正常运行了,过段时间就会走上正轨”。

    潘栎皱眉:“孙妍,这和你的家庭没关系。而且你也知道我的父母不会同意我们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你没必要在我身上继续浪费时间。你二十七了,不小了,是时候为自己打算了”。

    “可是阿姨很喜欢我的,我们两家认识多年,没有人比我们更适合了。十年前我就知道栎不会看女生的家庭”,孙妍反驳。

    潘栎叹气,许久,开口:“可是我并不喜欢你啊”。

    孙妍低头哭泣:“栎是不是还在责怪当初我的事情,我刚刚碰到周默沫,想邀请她去我家里吃饭,好好地给她道个歉,她都拒绝了”,潘栎低头否认,直言没有因为当初的事情责怪她。孙妍问:“那潘栎还是喜欢周默沫吗,我知道十年前潘栎就很喜欢她,那么多年来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可是现在周默沫的身边已经有其他男孩子了啊,我看那个男孩子看周默沫的眼神像极了十年前潘栎看她的眼神”。

    潘栎脸色愈发难看,孙妍紧接着说:“我听静姐说上周峻哥和周默沫去皓然哥家里做客,一行人过得特别开心”。

    潘栎站起,起身离去,“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你以后不要总是围着我转”。

    孙妍紧跟上前:“栎吃个饭再走吧,吃完饭我和你一起离开”。

    潘栎拒绝:“你不用跟我走,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关系”。

    潘栎回到家时已经快六点了,中途给潘静打了个电话,说是家中有事,先行离去。刘萍惊住了:“你不是去潘静家吃饭去了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潘栎回答:“我有事今天就先回来了,走之前给静姐说过的”,忽然潘栎抬头:“今天晚上有我的饭吗”。

    刘萍见状,连说:“有,怎么会没有,我特地让陈阿姨做了很多菜,就怕晚上你回来会肚子饿”。

    潘栎向刘萍表达了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干涉他的事情的要求,刘萍表示疑惑,问潘栎为何会这样说。

    潘栎提醒刘萍前几日曹誉桐的事情,刘萍回想了起来,前几日的晚上曹誉桐给她打电话,告诉他潘栎和周默沫的事情。

    她当时又气又恼,不知从哪得到了周默沫的电话,一个电话给周默沫打过去,希望她能保镇定,不要再缠着潘栎了,没想到反被这个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将了一军。告诉她自己并不是非这份工作不可。

    周默沫也并没有说错,现在s市的公司里想找一份高薪工作还是很容易的,公司薪资的整体水平在整个行业内并不算高。这倒是让她尴尬极了。

    刘萍承认自己确实是给周默沫打过电话,并直言这个女孩子不简单,不仅十年后回来直接来到了自己的公司上班,还重新与潘栎取得了联系。谁知道下一步她会怎么做。

    潘栎冷笑,说:“那你觉得孙妍简单吗,那么多年一直死缠烂打着。今天还告诉我她家里的公司已经恢复运转了,谁不知道她家里的公司只剩下一个空皮囊了,谁要是娶了她就相当于是把她家整个家族企业部背在背上。而且我记得静姐今天明明没有邀请她,不知为何她也会在”。

    “那也比周默沫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那周默沫还没妈呢,爸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牢里放出来”。

    这些年她一直都很看好孙妍,不仅仅因为两家家长相识的缘故,她觉得孙妍乖巧,没有外面的女孩子那么多的心眼。所以即使前些年孙家破产了,她依然还是有多照顾孙妍。

    潘栎反驳:“妈你可能是不知道孙妍家里欠了多少外债吧,你先去替孙妍家把所有的外债还了再说”。

    “其实我觉得孙妍也挺不错的,不仅知书达理,而且性格还很好”,刘萍尴尬,替孙妍说话。潘栎打断了刘萍的话:“是啊,是很不错,可以比你的儿子都还重要”。

    刘萍见潘栎变了脸色,试图挽回与潘栎的关系:“这孙妍的事情以后再说,周默沫的事情你自己要处理了。我暂时不给你爸爸说,但如果这个事情被你爸爸知道了,那肯定是要辞掉周默沫的”。

    潘栎说:“妈,你对孙妍那么好,那就把孙妍收做干女儿吧,将来让她给你养老送终,然后继承你的财产。至于周默沫你如果要给爸爸说我也没办法”。

    刘萍被问的没有话说,恰巧陈阿姨走上前来说可以吃饭了。吃饭时刘萍提议明天出去走走,潘栎拒绝了:“我后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明天要赶些资料”。

    第二天周默沫醒来的时候手机里有好几个张皓然的未接来电,其中还有好几条未读信息,内容是就之前发生的事情向周默沫道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