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拾捌 曹誉桐
    去看画展前,她特地先去了一趟医院,奶奶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她内心稍微松了口气。

    奶奶左右张望了下,见周默沫独自一人前来,神情有些失落。

    周默沫好奇,问:“奶奶,你这是怎么了”,奶奶指着周默沫的身后,有些口齿不清:“那个男孩子,男孩子”。

    她想了下,恍然大悟:“张皓然回家了,没有在这里”。

    画展比较远,见时间不够,离开医院后,周默沫打车直奔举办画展的地点。出租车师傅比较健谈,一路上一直喋喋不休着。周默沫因为吃了颗感冒药的缘故,刚开始还能应上几句,后来实在撑不住后,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直打着瞌睡。

    到了目的地,出租车师傅将周默沫叫醒,打趣说:“小姐,就你这样,我可以载你在城内多绕几圈,多收你些车费”。周默沫尴尬极了,临下车时,特地多给了师傅些车费。师傅婉拒,周默沫强行塞到师傅的手中。

    画展外的路口处有许多小吃摊,路过小吃摊,香味扑鼻,周默沫的肚子“咕咕”直叫,这才想起自己今天还没有吃过早餐。离下午三点还有些时间,周默沫在小吃摊逛上一圈,手中已经拿着好几袋小吃了,大快朵颐后,她急匆匆地赶往画展。

    画展门口已经站着很多人了,周默沫四处张望,未曾看到易娟,倒是人群之中的易娟先看到了周默沫。

    “默沫,我在这里,这里”,易娟大声疾呼。

    周默沫快速赶到,语气中略有歉意:“不好意思,让你等我了”。

    易娟笑笑:“没事,我也是才刚到,默沫,你穿这件衣服还真好看”。

    周默沫莞尔一笑:“那说明你的眼光好啊”。

    画展如期举行,人们纷纷朝里涌动。周默沫和易娟特地多等了一会,说话时,周默沫注意到人群中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曹誉桐,她不禁感慨命运的奇妙。

    “默沫,你在看什么呢”,易娟注意到周默沫有些异常。

    周默沫回头,说:“我刚刚好像看到曹誉桐了,昨天晚上我和潘栎在外国语学校门口还看到她呢”。

    易娟惊愕,四处张望,继续问:“然后呢,曹誉桐说些什么了吗”。

    “她告诉潘栎,可以带潘栎到处走走,因为担心潘栎迷路,潘栎拒绝了”。

    易娟抿嘴偷笑,周默沫好奇,追问。

    原来十年前,周默沫离开后,曹誉桐曾去找过潘栎。结果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潘栎拒绝了曹誉桐,并且告诉曹誉桐他永远都不会选择她,让她不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易娟喃喃自语着:“曹誉桐还真是够执着啊”。

    周默沫不禁觉得好笑,潘栎都这种态度了,曹誉桐还是如此坚持,真的可以颁个奖了。

    “可是,默沫”,易娟皱眉:“据说曹誉桐的父亲身居高位,曹誉桐对你这种态度,我很担心她会对你怎么样”。

    周默沫笑笑:“没事的,我现在基本上一无所有,就算真的她要对我怎么样,我也没有任何把柄在她的手上了,而且我觉得曹誉桐的父亲应该不会像曹誉桐一样”。

    易娟点点头,眼皮一眨,狡黠地笑了:“昨天跟潘栎出去了,这是要破镜重圆的节奏啊”。

    周默沫连忙否认:“没有的,就是吃了顿饭而已,结果就遇到曹誉桐了”。

    易娟嘴一撅:“哦,我还以为今天可以把潘栎叫出来请我吃饭呢”。

    周默沫笑,伸手拉住易娟,向画展口走去:“今天啊,没有哪个男生会请你吃饭,但是呢,会有个女孩子请你吃饭”。

    画展入口处已经没有多少人在排队了,到周默沫和易娟时,周默沫坚持付了钱。

    易娟不好意思,说:“我叫你出来的还让你出门票,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周默沫挥挥手:“没事的,都是一样的”。

    许是冤家路窄,才刚刚进去转了两个弯,周默沫和易娟就遇到了曹誉桐。曹誉桐打量了下周默沫,阴阳怪气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怎么不和潘栎一起来啊,昨天晚上不是和潘栎走得很亲近吗”。

    周默沫看了曹誉桐一眼:“潘栎昨天走累了,再说了,我也总不能时时刻刻都占据着潘栎的时间,也要给别人留出些时间来,毕竟都愿意主动为潘栎带路了,还被拒绝,心里肯定很不好受”。

    曹誉桐脸色铁青,身旁的女孩子细声劝曹誉桐离去,曹誉桐拒绝,继续说:“一个平头百姓家的孩子,自以为喝了几年洋墨水就能够看得懂画展了吗,不就是想来充充面子,装什么装”。

    周默沫笑,说:“是啊,我就是个平头百姓家的孩子,最多就是喝了几年洋墨水,我想请问曹大小姐又是什么人家的孩子呢,能够看得懂如此高大上的东西”。

    曹誉桐脸色愈发难看,举起手来,试图给周默沫一巴掌,被身旁的女孩子拉住了:“誉桐,你疯了吗,被你爸爸知道了你要怎么交代”。

    路过停留的的路人越来越多,纷纷议论:

    “我们也看不懂这些画展啊,就是想来欣赏下,毕竟美好的东西谁不想欣赏”。

    “就是啊,真正看得懂的又有几个,我们也都是些平头百姓,难道平头百姓连看个画展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这是谁家的姑娘啊,那么放肆,都要动手打人了”。

    曹誉桐自知理亏,加上身边的女孩子劝阻,丢下一句话:“你给我等着”,说罢转身离去。

    围观的人群纷纷散去,易娟松了口气,拉住周默沫的手,说:“默沫,你吓到我了,我一句话都不敢说,曹誉桐已经丢下话了,你这回要怎么办”。

    周默沫拉住易娟向前走,说:“没事的,她不敢的,就是放个狠话罢了,我们继续去看画展吧”。

    看完画展后,周默沫见时间还早,征得易娟同意后,与易娟一同逛起了商场。

    周默沫随意摆弄着手中的鞋,才刚刚一月份,春款就上市了,纯白色的小巧单鞋,鞋头上有漂亮的蝴蝶装饰。

    易娟走过来,伸手看了看鞋架上的鞋子,说:“默沫,我觉得你如果不想和潘栎在一起的话,就不要再和潘栎纠缠不清,我担心你会给自己带来祸事”。

    周默沫疑惑,抬头望向易娟,开口说:“我没有想和他纠缠不清,我现在在他的公司上班,上班之前我并不知道这家公司是他家的,我奶奶住院需要钱,我需要这份工作”。

    易娟将手中的鞋子放回鞋架,说:“我听说潘栎有一个青梅竹马,原本家里面很有钱的,后来破产了。这个女孩子对潘栎可是痴心一片,她不仅很得潘栎的妈妈欢心,而且也和潘栎的姐姐潘静交好”。

    周默沫点头,问:“你说的是顾昱吗”。

    易娟诧异,问:“你怎么会知道的”。

    “她已经来找过我了,有一天我要下班了,她打电话到我办公室里来,约我见面”。

    易娟震惊:“她可还真是胆大,我朋友说她家都破产了,她还依然装着呢,去哪都带私家车,还有个司机,其他人都在背后嘲笑她”。

    周默沫说:“十年前她就来找过我了,在我上学的路上,当然了,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了。前几天她来找我,让我开价,说只要她有,她都会满足我,只要我离开潘栎”。

    易娟忍不住笑了:“现在她家负债呢,能不抓紧潘栎这只香馍馍吗。不过潘栎怎么可能会娶她嘛,她家没有破产的时候潘栎就不大搭理她,何况她家现在一无所有,娶回家有什么用呢,现在都讲究门当户对的”。

    周默沫一愣,眼神黯淡,是啊,现在都讲究门当户对的。

    易娟看出了周默沫的异常,连忙说:“默沫,你别多想,那个顾昱现在可是什么都不干啊,整天挖空了心思想嫁给潘栎,潘栎的妈妈走到哪里她可就跟到哪里。你和她不一样,你努力工作,自强自立,她不能和你比”。

    周默沫笑,拉住易娟的手,示意自己没有多想。

    周默沫决定就买这双纯白色的单鞋,刷卡,走人。

    路过冷饮店时,周默沫买了两杯饮料,递给易娟一杯。易娟接过周默沫手中的饮料,突然问道:“默沫,你那天怎么会和潘静在一起呢”。

    周默沫将吸管插入饮料中,喝了一口,说:“哦,那是因为潘静是我一个同学的女朋友啊”,说罢,抬头望向易娟:“在美国时候的高中同学”。

    易娟左右张望,凑了过来,小声说:“默沫,我听别人说潘静念高中的时候是有一个男朋友的,那个男生成绩特别好,但是家境贫寒。潘静的父母不同意,要高考的时候就给了那个男生一大笔钱,那个男生就出国了,当时这个事情还闹的沸沸扬扬”。

    女孩子的通病就是八卦,尤其是家庭主妇型的。

    “不过潘静现在也算是有个好归宿了,毕竟都那么多年了”,易娟抬头喃喃自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