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拾柒 梦中
    周默沫回到家,将袋中的项链取出,确实,很是精致的一条项链,蝴蝶中还有一颗钻石,在灯光的照射下,一闪一闪着。

    但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条项链不如她脖上的吊坠,与价格无关。

    项链连同首饰盒放入了梳妆台的抽屉里,视线范围内,阳台上的玫瑰花已经开始枯萎了,她将玫瑰花瓶放置在床头柜上,近靠,玫瑰花瓣发出淡淡的花香。

    躺在床上的她疲惫不堪,伸了个懒腰,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可是翻来覆去很久却依然睡不着,只好打开手机开始刷微博,手机屏幕有些刺眼,她担心对眼睛不好,顺手将灯打开。

    躺在床上的时间太久,脖子有些疼痛,这时正刷着的微博突然静止不动了,手机铃声响起。

    “那个你睡觉了没有啊”,张皓然的声音从电话对面传来。

    “还没有呢,准备一会就睡了”,周默沫答,伸手捏揉了下疼痛的脖子。

    “我这几天忙,所以一直没给你打电话,我周日就过来了,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电话被挂断了,周默沫无奈,困意袭来,收了电话,顺手将床头上的电灯按钮关掉。

    张皓然挂断电话,随手将手机放在茶几上,可能是还不适应,他感觉吴阿姨新换的沙发睡起来没有之前的沙发舒服,就在沙发上翻腾了几下。

    不知为何,他从小就不喜欢睡在床上,许是害怕打雷下雨时,一个人孤独无助的感觉。客厅虽大,却人来人往,多少有些人气,时间长了,父亲也就由着他去了,只是让吴阿姨换了张略大些的沙发。

    眼睛阖上了很久脑中依然还是很清醒,不断地回想起过往的情形,睁开眼睛,借着路灯从窗帘处透过来的灯光,他从沙发上站起来,顺着过道来到书房。

    书房中对立放着两张桌子,小时候他不喜欢学习,爸爸就在书房中放了两张桌子,每天爸爸都会来检查他的作业,有空的时候,还会与他一同在书房中办公。

    书柜上摆放着许多四驱车模型,很久没擦的缘故,角落里到处都是灰尘,他一直不喜欢别人动他的四驱车。

    张皓然随手拨动了一辆四驱车,被拨动的四驱车便顺着车道模型上奔驰起来,发出“嗡嗡”的声响。

    张皓然将书房中的灯打开,在书柜上随意翻阅着,不小心将书柜上的一本老旧的杂志碰掉下来,蹲下拾捡杂志时,发现杂志外露出一张照片的边角。

    抽出照片,这是一张全家福,张皓然认出了这是年幼时的自己。身边的一个年轻女人笑的正是灿烂,一家三口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张皓然眼角一湿,抹去眼角旁的泪水,将照片塞回杂志中。

    放回杂志,张皓然从书柜上取下一本《资治通鉴》,就这么倚靠在座椅上翻看了起来,他之前就看过这本书,在看到的地方夹了一张书签,所以一翻就翻到了正在看的地方。

    张远林从车上下来时天上正飘着毛毛细雨,雨下的极快,很快头上就蒙了一层薄纱似的雨水,随后下车的一名男子急切问道:“刚刚应该进停车场后再下车的,张董,我去给你找把伞吧”。

    张远林一口回绝了:“不用了,一点小雨,不碍事的”。

    沙发上摊开的被子使得张远林眉头一皱,亮着灯门半掩着的书房引起了张远林的注意。

    推开半掩着的门,张皓然靠在座椅上,已经睡了,《资治通鉴》掉落在地面上,“怎么睡在椅子上了,还什么都没盖,去房间里睡”,张远林轻拍了拍张皓然的肩膀。

    张皓然睁开双眼,双眼朦胧,左右张望了下,从座椅上起来,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书,问:“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一下飞机就回来了,刚刚到”。

    “哦”,张皓然应声,将手中的书放回原处,书柜上的四驱车还在“嗡嗡嗡”地奔跑着,离开前,张皓然多走了几步,将四驱车上的开关关掉。

    “皓然,你给我睡房间里去”,走到客厅中时,张远林不忘叮嘱张皓然。话刚说完,张皓然从张远林的身边飞奔而过,小跑几步后,一脚跳到沙发上,顺势躺下,将头埋在被子中,嘀咕着:“我不睡卧室,我就睡客厅”。

    张远林无奈,走上前来,轻拍张皓然的肩膀,说:“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张皓然沉默不语,片刻,抬头说道:“爸,你给路涔涔的爸爸说,让路涔涔去好好念书,别总是跟着我和任峻走,跟个小尾巴似的,甩都甩不脱”。

    张远林笑:“路涔涔还只是个孩子,别跟她计较”,突然话锋一转:“你和任峻去s市谈的怎么样了”,张皓然答:“挺好的,我准备周日再去一趟”。

    “我看你是要去见周默沫吧”,张远林一语击破。

    张皓然不吭声,以示默认。

    “皓然,爸爸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再跟周默沫来往了,爸爸不是看不起周默沫,只是有些事情没有办法回避”。

    “爸,我知道了”,张皓然打断了张远林的话:“时间不早了,爸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事情”。

    梦中,那条熟悉的小巷中,张皓然去买雪糕,妈妈站在马路对面等他,买好了雪糕,红灯却很长。妈妈的身边走过来一个很漂亮的阿姨,一直不断地说着话。

    妈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两人甚至发生了争吵,行人道上的可通行标志很快出现。张皓然一路小跑着过去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忽然妈妈将阿姨一把拉到马路中央,身后一辆小轿车飞驰而过,两人就这么双双倒在血泊之中。

    梦醒了,张皓然大声喊道:“妈妈,妈妈”,无人应答。他突然意识到,这不过是一个梦罢了。轻轻擦拭掉额头上的汗水,掀开被子,室内黑漆漆的一片。摸过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凌晨三点。再次躺下,却再也睡不着,就这么一直睁眼到天亮。

    天微亮,张皓然叠起沙发上的被子,放回卧室,换了身运动服准备去跑步。

    屋外,花园地板上还有昨夜掉落下的雨水,踩在水溏上,溅起的水花又再次落在地面上。凋落的树叶凌乱地散落在地面上,被雨水打湿后几片粘黏在一起,寒风吹过,微微起了个旋儿后又迅速落下。

    跑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天边泛起了一抹朝霞,张皓然才停住脚步。花园的角落里放着一只足球,张皓然向前小跑几步,一脚将球踢进花园中。弯腰捡足球的时候,花园的树枝勾住了张皓然的衣服,他扯了扯衣服,树枝勾的死死的。使劲一扯,衣兜的边角处撕开了一个口子。

    张皓然走到客厅时,刚好碰到了吴阿姨。吴阿姨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张皓然衣兜边角处的口子。

    “皓然,你的衣服怎么了”,吴阿姨伸手拉住张皓然。

    张皓然低头,说:“哦,刚刚被树枝勾破了”。

    吴阿姨松了口气,嘴里不断地念叨着:“没事,没事,一件衣服罢了”。

    早餐时,张皓然不断地将手中的鸡蛋朝着桌上磕,并未意识到鸡蛋早已被磕破。

    “皓然,你的鸡蛋再磕下去就要碎了”,张远林提醒张皓然。

    张皓然回过神来:“哦,我没注意到”,说罢,将手中的鸡蛋壳剥开后朝嘴里塞,吃得急了,有些噎住,喝了好几杯牛奶才缓过来。

    张远林见状,问:“你昨天没有睡好吗,怎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哦,我昨天梦到我妈了,凌晨三点就醒了”,张皓然随口说道。

    张远林停住手中的筷子,说:“如果没有休息好,今天的会议你就不要去了”。

    张皓然拒绝了:“不用,我不困”。

    门外快步走进来一名男子,说:“张董,路小姐来了”,张皓然脸色一沉,放下手中的筷子,快步离开座位,说:“爸,弄好之后打电话给我,我要去开会的”,走了几步又返回拿了块面包。

    早上醒来的时候,周默沫感到头痛鼻塞,眼睛扫视了下,寒风从窗户缝隙间吹进来,还夹杂着些细雨,原来是窗户没有关严。

    她从床上下来时,手不小心碰倒了床头柜上的玫瑰花瓶,“砰”的一声,花瓶中的水溅在地上,玫瑰花散落一地,些许花瓣掉落了下来。

    手忙脚乱地拿来了扫把,周默沫考虑了很久,索性将地上的玫瑰花瓣全部拾起,拿了个水果篓全部装起。

    随手翻动着柜中的物品,一摞书籍映入眼帘,轻拭去上面的灰尘,封面上出现了“故事会”几个字。周默沫忍不住笑了,小时候还没有手机,每天晚上爸爸都会让她早点睡觉。怎么都睡不着,就一直在数山羊,后来就把爸爸给她的零花钱存起来,订购了杂志小说,每天晚上悄悄地看小说。

    临近中午时分,周默沫想起了与易娟约定今日下午去看画展,强撑着吃了颗感冒药,将那日与易娟一同买的大衣穿上就出门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