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拾陆 学校
    潘栎提议:“吃完饭后我们回学校看看吧”,周默沫还未反应过来:“学校,什么学校啊”,潘栎眼神黯淡:“就是外国语学校,我们的母校”,周默沫窘迫,连说:“好啊,吃完饭后我们一起回学校看看”。

    周默沫印象中从小吃街的尽头向左拐两个弯然后第三个路口穿过一条小巷再向右转就能看到外国语学校的大门,高中的时候因为忙着赶时间,周默沫带着潘栎走过这条路,结果把自己给绕进去了,最后还是求助于路人两人才顺利返回学校。

    跟在潘栎的身后,周默沫四下张望,新修建的购物中心以及一旁的众多高楼大厦,这一切是那么新鲜仿佛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她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台阶,一个没留神,差点被绊倒在地。

    潘栎听到响动后停住脚步,回过头询问周默沫:“有没有摔到”,周默沫摇摇头:“没有,没有摔到”,潘栎确认了周默沫无异常情况后继续问:“你在望什么呢,走路不看路”。

    “我在看这个购物中心和附近的大厦呢,这里的变化真的很大啊,我记得这里原本有一家文具店,以前我和易娟还来这里买过本子呢,现在全给拆了”,周默沫指着一旁的购物中心说道。

    潘栎顺着周默沫手指的方向望去:“这里前些年就给拆了,给修建了这个购物中心,唯独留下了这条小吃街,不过这条小吃街也重新装修过了”。

    “哦”,周默沫应声,向前小跑了几步,跟上潘栎的步伐。

    转了几个弯后,周默沫远远地望到了学校的大门,结果就在那里碰到了曹誉桐,休闲服饰,随意扎起的马尾。潘栎本想避开,无奈被曹誉桐撞个正着。

    “栎,你怎么来了”,曹誉桐很是惊喜。

    潘栎神情冷漠:“我和一个同学过来看看”。

    曹誉桐闻声转身看向周默沫,眼中充满了不屑,她随即拉住潘栎的衣袖,说:“栎现在要去哪呢,要不我带你去逛逛吧,我也很久没有来这里了,恰巧明天周末,可以多逛下”。

    曹誉桐身旁的一名中年妇人也随声附和:“你们年轻人去逛你们的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潘栎拒绝,推开曹誉桐的手,说:“不用了,你不用陪我,我和周默沫到处看看就可以了,我一会要回家了”。

    “可是”,曹誉桐试图改变潘栎的想法:“我真的很难得见栎一面,而且栎对这附近一定不熟悉,我家就住这附近,对这里很了解”。

    潘栎态度坚决:“我有手机导航”。

    学校校门口灯光昏暗,偶尔有来往的路人,值班室的保安坚决拒绝了潘栎和周默沫的想要进校的要求,潘栎打了个电话,递给保安,很快地潘栎和周默沫顺利地进入了学校。

    校园中很寂静,偶尔有几个学生急匆匆地穿梭在楼道里,周默沫说:“这应该是在上晚自习吧”,潘栎答:“是啊,现在的学生都要上晚自习,我听我妈说如果家远的还可以住校”。

    “那时我们也能住校该多好,这样就不用每天赶时间了”。

    潘栎笑说:“那时你可是每天都卡着时间来上课啊,后来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让师傅每天绕一个圈去接你”。

    是啊,那时的她每天都掐着时间出家门,s市的早高峰总是很拥堵,有几次她背着书包急匆匆地刚跑进学校,保安立即将门关上了,告诉她:“就等你了”。

    每次她走进教室都是小心翼翼地,结果还总是遇到班主任。班主任马老师总爱站在墙角训斥她,说你要是每天能提前来五分钟上课的时候就不会那么急了,后来次数多了也就任由着她去了。

    站在潘栎面前,周默沫试图为自己辩解:“我都是提前来的,谁知道每天早上都那么堵”。

    潘栎抿嘴偷笑:“是啊,都是提前来的,就因为堵车,才会来的晚。不过你也是个人才,都这样了还能不迟到”。

    下课的铃声响起了,许多学生从潘栎和周默沫的身边走过,周默沫注意到女孩子们大多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偷偷地打量着潘栎。

    “有人在偷偷望你呢,还是些十六七岁的小女生”,周默沫拽了拽潘栎的衣袖,语气颇为意味深长。

    潘栎未答话,而是说道:“我带你绕学校一圈吧,我也很多年没有过来了”。

    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地冷漠,周默沫想当时的潘栎怎么就选择了她呢,在女生中她既不出众,家世也并不是最好的。

    那时经常会有女生过来打量她一番后离去,她也从未当作一回事。

    后来她急了,主动去问潘栎,潘栎不说话,只是笑脸盈盈地拉着她离去。

    学校的操场上有不少学生正在夜跑,大多耳朵上戴着耳机,嘴里念着英文。周默沫仿佛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那么地无所畏惧,天真无邪。

    时不时有女孩子从潘栎身边跑过后回过头来作惊呼状,周默沫捂嘴偷笑,她仔细打量了下潘栎,身材修长,衣着得体,面容冷峻,确实是不少女孩子的梦中情人。

    “你在看什么呢”,潘栎停住脚步,侧身问。

    “没看什么”,周默沫有些心虚了,连忙跑到了潘栎的前面。

    离开学校时,校门口的保安满脸笑容,与之前的态度判若两人。

    两人在学校门口等了很久的出租车,却一直没有等到,潘栎提议:“我们去前面看看吧,说不定前面能等到”。

    路过公交车站时,行人寥寥无几,潘栎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商场,说:“要跨年了,我送你件礼物吧”。

    周默沫摆摆手,本想拒绝,却被潘栎连拉带拽地拉进了商场。

    这是一家首饰店,店员见有客人上门,立马喜笑颜开地迎了上来,周默沫刚刚坐下,店员拿上来几款最新款的项链摆放在台面上。

    周默沫心思不宁,店员见状拿起一款项链,说:“小姐,这是最新款的项链,很漂亮的,你试试看”。

    蕾丝花项圈配上精致的蝴蝶造型,戴在脖子上确实是很漂亮。

    “就要这个了”,潘栎的声音响起。

    “我再看看吧”,周默沫委婉拒绝,店员细声劝道:“小姐,这款项链我们店里就剩这一条了”。

    回到站台,一辆公交车在周默沫的面前停了下来,是73路。

    潘栎问:“这辆公交车经过你家吗”。

    周默沫不假思索地说:“经过啊,我以前每天都坐”。

    “那就坐公交车吧,出租车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呢”,潘栎说。

    上车时潘栎的身上没有零钱,周默沫翻遍了背包,终于在背包的角落里找到了几枚硬币,硬币投入钱箱中,发出了“叮叮叮”的声响。

    公交车里没有多少乘客,周默沫找了个靠窗户边的位置,指着后面的位置说:“潘栎,坐这里”。

    寒风从车窗外跑入,周默沫伸手将车窗关上,留了条缝。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你好,请问你是”,周默沫轻声询问,电话对面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我是潘栎的妈妈”,周默沫一怔,问:“请问阿姨有什么事吗”,赵黎答:“我听誉桐说你和栎在一起,我知道你的奶奶现在一直在医院中接受治疗,这份工作对你很重要,我向你保证,只要你不继续缠着潘栎,你的工作一定能保住”。

    挂断了电话,坐在周默沫身后的潘栎问是谁打来的电话,周默沫一愣,支支吾吾地说:“不是,谁都不是”。

    潘栎送周默沫到家楼下,周默沫停住脚步,开口说:“我到了,我觉得以后我们别再私底下见面了”。

    潘栎怔住了,问:“为什么”。

    周默沫想了想说:“我不想留人口舌”。

    潘栎继续问:“什么叫留人口舌,默沫,刚刚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

    周默沫惊住,说:“潘栎,这和别人没有关系,都说破镜难重圆,再怎么去弥补也是会有痕迹的。你的条件那么好,身边肯定不缺优秀的女生,所以”。

    “不不不”,潘栎打断了周默沫的话:“你是不是被十年前发生的事情给吓到了,我向你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我会和我的父母摊牌,你不要怕”。

    周默沫摇摇头:“潘栎,你不明白是不是,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们都有彼此的生活,互相安好是最好的结果”。

    “是和张皓然有关系是不是”,潘栎眼神失落:“他在美国陪伴了你十年,又岂是我可以比的。那日我见他望你,眼神都不一样,这不是一个男生在一场重要会议中该有的表现。中午吃饭的时候,任峻还在一旁揶揄他问他要不要吃酸辣粉”。

    周默沫惊愕,潘栎镇定下来,说:“默沫,我们都在好好考虑下,这段时间你不要怕,有事情就打我电话,如果有人来找你,你就告诉我,我想,我应该能猜到那通电话是谁给你打的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