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拾伍 小吃街
    晚上回到家,手机里有两条未读信息,是任峻发过来的,也没有说些什么。周默沫给任峻回了个电话,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几句,任峻让她下次请他们吃饭,周默沫笑,同意了。

    周默沫肚子饿得不行,打开冰箱,仅有一包速冻饺子,煮好的饺子她觉得没有味道,于是用菜油又煎了一遍。

    日子飞速走过,周五的时候,临近周末,办公室里的气氛愈加轻松。临下班的时候,方茜走过来悄悄问道:“默沫,你觉不觉得最近陈沁的心情好了许多”,“是吗,我没有注意诶”,周默沫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着,视线范围内,陈沁正坐在里间的办公室里手持口红照着镜子。

    周默沫恍然大悟:“看来是有约了”。

    方茜点头:“对呀,默沫你也得抓紧了,我看那天晚上替你抢包的那个男孩子也很不错诶,一般人谁会冒那么大的风险啊”。

    周默沫笑说:“有啊,就比如你的陈瑞,都是看在你的面上才愿意替我去把包夺回来”,方茜脸红到了耳后根,小声说:“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周默沫抿嘴笑,随口问:“周末有什么打算吗”,方茜答:“有啊,打算和陈瑞去附近的古镇游玩”。

    “那么好”,周默沫有些羡慕,方茜一脸笑容地说:“默沫,要不和我们一起去吧”,周默沫调侃道:“我就不去了,我准备各个餐厅去转一下,说不定缘分来了呢”,方茜低头,微笑不语。

    说话之际,杨诗走到办公室门口轻轻敲门,说:“请问周小姐在吗”。

    “在啊”,周默沫条件反射。

    杨诗满脸笑容:“潘总请你去一下他的办公室”。

    “啊”,周默沫尴尬,半晌,问:“这个有什么事吗”。

    杨诗答:“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听命令行事”。

    周默沫说:“那麻烦你等我一下,我拿个包”,方茜见杨诗离开门口后,轻拽了拽周默沫的衣袖,说:“默沫,你这还不用等到周末啊,缘分就已经撞上门来了”。

    周默沫苦笑,走到电梯处,按下按钮,电梯来到33楼。走出电梯,周默沫四处张望,杨诗含笑迎了上来,说:“默沫,潘总在办公室等你”,周默沫点点头,在楼道口转了好一会才想起潘栎的办公室在楼道的尽头。

    门是关着的,周默沫敲了敲门,无人应答,她加重力气,门却突然被打开了,原来门一直是开着的。

    周默沫虚掩门后轻声走入,潘栎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空调中不断地吹出暖风,使得室内的温度比室外要高出好几度。

    “你等我一下,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处理完”,潘栎低头说。

    周默沫惊了一下,回:“好的”。

    办公室里的沙发坐下后软软地,很舒服,再加上空调的作用,周默沫坐下后打起了盹,突然有人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猛然惊醒。

    “饿了没有,我带你去吃饭吧”,潘栎问。

    周默沫婉言谢绝:“不用了,杨诗说你找我有事情,所以我上来问问有什么事情,没想到居然睡着了”。

    潘栎有些失落,说:“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想着好久不见,一起吃个饭吧”。

    周默沫想起了那年与潘栎去学校旁的小吃街,那时的两人相处起来是那么地自然,现在的她却连一起吃饭的勇气都没有。

    潘栎的车停在地下停车场里,出电梯的时候路过的几名同事不时地瞟向周默沫和潘栎,周默沫不大好意思,走在前面的潘栎回过头,说:“没事的,你走快一些”。

    潘栎的司机不似游师,风趣幽默,一路上一直沉默寡言。

    潘栎问:“前几日开会的时候坐我对面的那两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啊,你们好像很熟”。

    周默沫抬头看了潘栎一眼,平心而论,潘栎比张皓然要好看上很多,她说:“他们是我在美国念书时候的同学,我们已经认识很多年了”。

    潘栎说:“哦,怪不得你们在一楼大厅的时候就开始聊天了”。

    周默沫急了,解释:“我那天上班的时候赶着去打卡,差点撞在了张皓然的身上,这才停下来说几句话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在上班时间和别人那么明目张胆地聊天”。

    潘栎侧身,笑说:“我又没有生气,你不用向我解释的”。

    正赶上周五的晚高峰时期,车子走走停停,周默沫有些头晕地难受,便倚靠在座椅上休息。

    车子停在路口,潘栎打开车门,拉周默沫下车。

    潘栎低头交代了司机几句,车子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周默沫仔细打量着这个路口,下意识地问:“这里是哪里啊”。

    潘栎回头,神情失落,说:“这里就是小吃街,十年前你带我来过的,这几年老城区改造,变化有些大。我想着你还没有吃饭,所以就带你过来吃饭”。

    这里竟然是小吃街,她站在路口,惊愕地望着人来人往的人群。

    穿梭于小吃街中,她像个初生的婴儿观察着新事物般地打量着周围的景物,虽然小吃街的设施和环境有所变化,但大体还是与原来一致。

    “你回国后没有过来看看吗”,潘栎问。

    周默沫摇摇头,说:“没有,我回来的时候奶奶病了,等奶奶身体好些后我就去上班去了,一直没有时间过来”。

    “奶奶的身体好些了没有,她在哪家医院,我过几日去看看”。

    “不用了,她好多了,已经可以出院了”。

    周默沫指着一排小吃店中的一家,说:“我还记得这家的麻辣烫很好的,不知道还是不是以前那家”。

    “是的,一直都是那一家”。

    周默沫疑惑,问:“你怎么知道一直都是同一家的”。

    潘栎笑说:“因为我经常来这里吃饭,每次从美国回来我都会过来看看”。

    他竟然经常过来吃饭,周默沫低头不语,这原本是她带着潘栎来过的地方,现在却成了潘栎的主场。

    排队点餐的人很多,周默沫和潘栎走到队伍的最后面,顺着队伍向前走。小吃店中一对夫妇低头忙碌着,女人的背上还背着一个小婴儿,她想起了十年前店主还只是一对年轻的情侣,十年间从两口之家到一家三口,不变的是那份最初的承诺。

    周五的晚上小吃街上很热闹,多是年轻人,也有不少一家三口在小吃街上享受难得的亲子时光,天气虽然寒冷,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简单却又快乐。

    周默沫抬着麻辣烫蹑手蹑脚地走在人群中,因为汤汁比较多的缘故,走起路来汤汁一直不断地往外洒。

    潘栎接过周默沫手中的麻辣烫,说:“我来抬吧,这个重,你去找个位置”。

    周默沫就近找了张没有人坐的桌子,潘栎问周默沫:“你还想吃什么,我去点”,“鸡翅、小笼包、汤圆,我都想吃怎么办”,周默沫说,潘栎笑了:“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我一会回来”。

    一会后,潘栎抬着几个盘子回来了,盘中有烤肉串、有烤鸡翅、还有一笼小笼包,周默沫兴奋不已,说:“辛苦你去买了”。

    潘栎从一旁的小店里拿来了两瓶饮料,于是两人就着小吃及饮料,坐在桌边聊天,从两人高中的同班同学到潘栎的留学生涯,再到周默沫在美国和中国的职业生涯,却惟独没有谈到顾昱。

    “我大学毕业后也在美国工作了好几年,怎么一直没有见过你”。

    “美国太大了,而且我工作的公司就是一家小公司”。

    周默沫准备将竹签上的烤鸡翅扒下,手滑的缘故,一个不留神,竹签上的烤鸡翅滚落在了桌面上。

    “掉了就掉了吧,一会我们再去买”,潘栎说。

    周默沫点头,用纸巾将桌上的烤鸡翅盖住,轻晃了晃手中的饮料,见没有多少了,准备再去买一瓶,她问潘栎:“我现在要去买饮料,你需不需要再来一瓶”。

    潘栎正要答话,两名女孩子走上前来,其中一人支支吾吾地说道:“你好,请问可以认识一下吗”。

    周默沫惊讶,说话的女孩子模样清秀,皮肤白皙,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身边的女孩子一直笑着看向说话的女孩子,似乎是在鼓励。她印象中潘栎一向不喜欢主动的女孩子,就譬如多年前一直坚持送巧克力的那个女孩子。

    果然,潘栎脸色一沉,指着周默沫说:“你们应该先问一下她”。

    女孩子注意到了坐在潘栎对面的周默沫,她显得尴尬极了,连声说“不好意思”后匆匆离去。

    先问一下她,周默沫的心不停地跳动着。以前也经常会有女孩子去找潘栎,潘栎就会将身上的钱包掏出来,指着钱包上的照片说:“这是我的女朋友,你们先去问一下她”。

    后来易娟给她说起了这件事,她是好气又好笑,又不好说些什么,只得任由着潘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