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拾贰 潘静
    潘静睁眼时看到屋内黑漆漆的一片,掀开被子,左右张望了下,屋内空无一人,她知道任峻将她抱回房间后已经离去。

    她赤脚踩在地上,顿感一阵冰凉,连打了几个哈欠。夜色透过窗帘洒下一片月光色,使得屋内有了些颜色。她顺着月色来到阳台上,她在那里有一个小阁楼,踩着阁楼的台阶向上爬,因为没有灯光,她每踩一步都要仔细看清楚脚下的台阶。

    阁楼不高,刚走进去就要弯着腰,潘静很久没有到过阁楼了,似乎忘记了,结果一上来额头就狠狠地磕在了天花板上,疼得她不住地轻哼着,轻靠在座椅上,她觉得有些寒冷,扯住一旁的睡毯,盖在身上。

    那时的她刚刚进入高中,按照父母的意愿要送她去美国的寄宿制学校,但她固执,想在中国接受传统的教育,父母拽不过她,只好由着她来。

    她入校后,身边的同学都知道她有一个富有的父亲,于是大家都捧着她来。一次,她与同学在楼道中嬉闹,中途不小心撞到了个男生,她一向傲慢惯了,便让那个男生给她道歉,男生看了她一眼,离去。

    后来,她开始不断地关注他,他与她是同班同学,叫梁睿,他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睛,他的衣服虽已洗的泛白,修长的身材穿起来却很显气质。

    不仅如此,他也很优秀,每一门功课都是第一名,还总是考满分。

    每次在楼道中见到他,他却总是绕道走,有一次她在楼道中正面遇到了他,他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她有些失态,拦住他,问他为什么不与她说话,他没有答话,侧过身离去。

    有同学告诉她,梁睿的父母在街边摆小摊,校长看中他的优秀,免学杂费让他来念书,梁睿很努力,念书成绩也很好,可就是不爱与同学多来往,久而久之,大家也不与他多说话了。

    一天下午放学后,因为留堂准备第二天的英语话剧的缘故,潘静很晚才离校,顺着学校的大门向右走,会经过一条小巷,潘静听自己的司机说,从那里走能够顺小路回家。

    她一向都很路痴,果然在小巷中绕了几圈,她就已经迷了路。潘静很倔强,不愿向路人询问自己如何才能走出去。

    潘静再见梁睿,是在那条小巷的角落里,他蹲在角落里拾捡地上的白菜,想把它们整理好,潘静考虑了下,还是走到梁睿的身后,轻声喊道:“梁睿”。

    梁睿转过身,瞪大了眼睛望着她,她支支吾吾地说:“我在这里迷了路,走不出去了”。

    梁睿问:“你家住哪里,我带你顺最近的方向”。

    潘静说了个名字,梁睿的眼神有些惊讶,潘静知道这是个高档社区的名字。

    离别前,潘静问他为何在学校里遇见她总是绕过走,梁睿想了想,说:“我不想跟一个只会无理取闹的人沟通”。潘静尴尬极了,半晌后说:“那天是我不对,今天谢谢你带我出来”。

    第二天在教室里排练完英语话剧后,潘静回教室收拾书包,梁睿独自坐在教室里,见潘静走进来,走过去在潘静的手中塞了一本笔记本,什么也没说,然后离去。

    坐上车后,潘静打开笔记本,里面是几张学校附近的手绘地图,上面详细记录了各条街道的分布,甚至于还有主要标志商场的分布。

    后来,潘静对着这几张手绘地图再次找到了梁睿,见梁睿诧异地望着她,她扬了扬手中的手绘地图,得意地说:“我虽然有些路痴,但我记得你家旁边有一所医院”。

    梁睿无奈,说:“你过来做什么,赶快回家吧,我这里还要做生意呢,再说了,马上就要天黑了,女孩子太晚了回家,父母会着急的”。

    潘静不大高兴了:“我过来看看我能做些什么啊,我父母忙着公司里的事情,很少回家的”。

    菜摊前的顾客在低声催促着梁睿,潘静走上前去替梁睿扯袋子,她从未见过这种袋子,半天没有扯下来。

    梁睿推开她的手,扯下袋子,递给菜摊前的顾客。

    顾客离开后,梁睿脸色一沉,说:“你这双手是用来握笔的,而不是在这里扯袋子”,潘静的眼眶瞬间就红了,一连扯了好几个袋子:“你看,我又不是不会做,我是会扯袋子的”。

    潘静拽着手中的袋子,抬头望向梁睿:“我现在扯下那么多袋子,一会没有那么多顾客买菜的话,这些袋子是不是就浪费了”。

    梁睿脸色稍微好转了些,说:“不会,明天还可以再用”。

    “那我明天再来”,潘静坚持。

    见潘静固执己见,梁睿劝说:“你一个大小姐在这里卖菜,被别人看到不好,你还是去过你原来的生活,这种生活不适合你”。

    潘静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梁睿有些不知所措,只得说:“那好,以后太晚了你就不要来了”。

    高三的时候,一整天,梁睿都没有来上学,放学后她匆匆赶往梁睿家,却反常的,梁睿家关上了门,无论她怎么敲门,门都没有打开。

    从那以后,她经常到梁睿家门口等梁睿,却再也没有遇到梁睿,一次,一个经常来买菜的老奶奶悄悄对她说:“孩子,你以后不要再来了,这家人飞黄腾达了,攀上了高枝,是不会再出现的了”。

    那天晚上她哭了一个晚上,后来,她也想通了,主动向父母提出去美国念书。

    她想,他那么狠心,她又何必苦苦挣扎。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周默沫被手机铃声惊醒,冬日里的阳光透过窗帘间的缝隙处洒落在脸上、被子上,让人感受到了一丝丝温暖。她轻揉了揉双眼,伸手四处摸索着手机,终于在枕头下找到了。

    “喂,请问你哪位”,周默沫刚刚睡醒,声音还有点迷蒙。

    “你竟然问我是谁,你是不是没有存我的号码”,是张皓然:“那个昨天晚上我什么都没有说哈,我听任峻说你昨天晚上一直在找我,昨天晚上我手机没电了,一直关机,所以没听到你给我打电话,我这两天比较忙,过几天再来找你”。

    还未等周默沫说话,手机里传来了一阵“嘟嘟”声,周默沫无奈地叹了口气,她将窗帘拉开,打开了窗户的一条缝,雨后的泥土气息迎面扑来,瞬间,和煦的阳光倾巢而出,洒落在屋内,整个房间内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周默沫将玫瑰花瓶放在了阳台上,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一抹淡淡的玫瑰花香。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是易娟打来的,周默沫接通了电话。

    “是默沫吗,我是易娟”。

    周默沫出门前特地画了个淡妆,见黑眼圈遮盖不住,就多加了些遮瑕液。出门时,她特地观察了天气的变化,思索了很久,想起了昨日突然下起了雨,还是在包中放了把雨伞。

    与易娟约的地方是在一家餐厅,餐厅不远,周默沫走了不多久就走到了。

    到了餐厅里,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周默沫很顺利地找到了易娟。

    虽已见过一次面,但周默沫再见易娟,还是感到很亲切。

    点单时,易娟问周默沫要不要来杯咖啡,周默沫摇摇头,她一向喝了咖啡就睡不着觉,于是许久未见的两人就着一壶龙井茶叙起了旧。

    易娟倒了杯茶递给周默沫,问:“你这些年去哪里了”。

    周默沫接过了易娟递过来的茶,说:“我去了美国,前几个月才回来”。

    易娟开口说:“默沫,你知道吗,自从你离开后,潘栎像疯了一样地到处找你。他告诉我,如果我再见你,一定要告诉他。听同学说,他还跑到你家楼下去找你,经常地一个人坐在楼底下”。

    见周默沫一脸诧异,易娟接着说:“潘栎曾悄悄给过我一个号码,告诉我,如果你来找我,让我把这个号码给你,他说他之前的号码被他父母没收了”。

    所以自己才会拨打潘栎的号码从未拨通过,而自己原本的手机在临走时被叔叔给扣了下来,所以才会那么多年都没有联系过。

    “有一次一个女孩子给潘栎送了盒巧克力,潘栎不知为何会那么生气,当着众人的面将巧克力摔在地上。后来没多久潘栎就转学了,我听说是去美国念书去了,我还以为是他找到了你,然后带着你一同出国,毕竟他对你是那么一往情深”。

    周默沫怔住了,美国,看来是美国太大了,那么多年了他们却从未遇到过。服务员端上来几盘小炒,周默沫有些饿了,从早上醒来后她就一直没有吃过饭。

    易娟将小炒菜抬到周默沫的面前,说:“吃完饭后,如果你没有什么事就陪我去逛逛街吧,我这个家庭主妇已经很久没有买过衣服了,这样下去,我就要成黄脸婆了”。

    周默沫笑了笑表示同意,出餐厅时,天空中落起了珍珠般大小的雨滴,落在地上,溅起的水花打在鞋上。

    易娟郁闷,说:“怎么就下起雨来了”。

    “没事,我带了雨伞”,周默沫撑开包中的雨伞,雨滴落在雨伞上,发出了“哒哒”的声响。

    自从回国后,周默沫就再也没有好好地去逛过街,一来是没有这个精力,二来是因为在钱这一块比较紧张,所以这次她与易娟去逛街,她的心情是很愉悦的。

    去买外套,周默沫一件一件地仔细挑选着,她拿出一件红色的大衣,大衣的胸口处有一枚精致的胸针,再加上大衣袖口处特有的袖口设计,使得大衣一下子显得很独特。

    易娟说:“这件衣服很衬肤色,要不要试试看”。

    周默沫点点头,果然,红色的衣服确实很显肤色,店员凑上前来,说:“小姐,你穿上这件衣服真漂亮,你要不要拍张照片给你男朋友看看”。

    易娟跟上说:“是呀,拍张照片给潘栎看看吧,让他出出主意”。

    周默沫尴尬极了,小声说道:“我跟潘栎从去美国后就一直没碰面了,直到前两天才见过一次面,他现在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

    易娟不可思议,瞪大了眼睛:“可是默沫,昨天坐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吃饭的潘静是潘栎的姐姐啊,我还以为你们能坐在一起吃饭,那么你和潘栎就还是在一起的”。

    周默沫最终还是买下了这件红色的衣服,她很久没有穿过红色的衣服了,新的一年要来了,她想,至少穿着红色的衣服喜庆些吧。

    回到家后,周默沫拆掉衣服上的吊牌,放在冷水中浸泡,倒洗衣液的时候手一松倒多了许多。于是她在屋内到处转悠了下,没发现有什么可洗的,客厅里的窗帘被风刮得鼓鼓的。周默沫从阳台上抬过来一张高腿凳子,踩在凳子上,垫着脚尖刚好能够将窗帘拆下来。

    窗帘很厚重,掉下来的时候刚好盖住了周默沫的视线,她用手掀开头顶的窗帘,却脚下一滑,差点没从凳子上摔下来。最后,她索性将两个卧室的窗帘也一同拆了下来。

    从下午五点到晚上十点,她一直用手搓揉着衣物,从新买的红色大衣,到刚刚换下来的三个窗帘,窗帘已经十年没有洗过了,水换了一盆又一盆,依然是黑的。蹲的时间太久,她的腰到后来就直不起来了,只能坐在椅子上稍作休息。

    周默沫掏出手机查看时间,才发现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想到明天是周一,需要上班,她便放弃了手洗窗帘的计划,直接将正在浸泡的窗帘倒入洗衣机中。

    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之前一直认为自己是没有缘分与潘栎再见面,现在看来,不过是旁人不愿意罢了,不过细想下来,别人又为何非要成全自己呢。

    她将洗好的窗帘晾在阳台上时才发现,自己将所有的窗帘都拆下洗了,她又将原本晾在阳台上的窗帘全部取下,直接挂在了原本的地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