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叁 缘来
    下班后的周默沫和方茜去吃自助餐。

    正值下班的高峰期,车辆拥堵不堪,周默沫和方茜决定顺着车流步行。

    周默沫跟着方茜转了好几个弯,忽然认出了这个路口,她想起那年,在街边偶遇潘栎,出于周家一直以来热情待客的出发点,她拽着潘栎坐在了一旁的小吃摊上。

    烤好的肉串放在油腻腻的桌上,周默沫又点了两瓶饮料。桌子又小又窄,放了两盘肉串就已经没有了空位。刚开始的周默沫和潘栎还会稍作矜持,后来两人放得开了,索性争抢起了桌上所剩无几的肉串。

    过往的一切,如同一卷录像带,一幕幕地在她的脑海中回放着。一阵寒风吹过,拨动了周默沫杂乱无章的思绪。

    那时的她,无论潘栎是如何拒人于千里之外,她总是笑嘻嘻地待他。现在她却连打声招呼的勇气都没有,甚至于不敢在他的面前出现。

    走到台阶处时,周默沫不小心一脚踩空,右脚踝崴了一下。方茜问她有没有事,她摆摆手,示意没有问题。

    以前她也是经常走路不看路,有一次从楼梯上摔下来把脚崴了。潘栎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却笑了她半个月。后来她生气瞪了潘栎几眼,潘栎心虚转过了头,从身后递给她一块巧克力:“来,吃东西”。

    路过奶茶店时,周默沫和方茜一人选了一杯奶茶,方茜说:“默沫,我听说下周会有一家很大的公司过来谈合作哦,这几年潘董的生意越做越大,现在在全国都很出名,所以你说到时候场面该有多大啊”。

    周默沫摇摇头,这些年她一直在美国生活,对于国内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方茜说她听小道消息,潘总原本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本来潘董是同意的,后来那个女孩子家里破产了,潘董就不愿意了。有人说,应该是潘总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但是女孩子家不仅没有跟上脚步,反而还破产了,两家差距越拉越大造成的。还有人说那个女孩子对外说自己是潘总的女朋友,但实际上潘总根本就不理她,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女孩子一厢情愿。

    周默沫有些失神,青梅竹马,是那日自己在上学路上遇到的那个女孩子吗,十年的时间她与潘栎间的距离也越拉越远,自己不过是一个刚从美国回来的一无所有的女青年。

    奶茶里的珍珠呛在了气管里,周默沫不住地咳嗽着,方茜被吓得一直拍打周默沫的背口,终于,珍珠被咳了出来。

    自助餐厅位于本市一家酒店的三楼,餐厅里,圣诞老人不断地穿梭其中,向每一位进来用餐的女孩子分发着手中的玫瑰。餐厅中央的圣诞树上挂满了彩灯,一闪一闪着,看起来很漂亮。

    周默沫接过了圣诞老人递过来的玫瑰并表示了感谢,方茜无精打采地晃了晃手中的玫瑰,皱着眉头直叹气:“真没想到节日里收到的玫瑰居然是圣诞老人送的”。

    周默沫笑说:“找个男朋友不就有人送了”。

    “可是,默沫,你知道吗,我家里人和我朋友给我介绍的对象一个比一个丑”。

    方茜从包里拿出手机,捣鼓了下,朝向周默沫。

    周默沫的好奇心被调动了起来,照片中的男人是挺丑的,与外表靓丽的方茜确实是不搭。她只得说:“男生不能只看外表,要多看看内在,当然了,太丑的就算了”。

    方茜点点头:“就是,长得太丑了孩子将来随他怎么办”。

    方茜的声音略大,惹得隔壁餐桌的两名男子不断地向着方茜望。周默沫注意到其中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子一直抿着嘴偷笑,两名男子不过三十出头。

    “默沫,过年期间要不要一起去普吉,我带上我的单反,去年过年的时候我去的爱尔兰,拍的照片可漂亮了。我回家后,我身边的朋友都说我拍的景色很好看,很有水平哦”。

    “默沫,我准备下周去练瑜伽,要不要一起去啊,我瑜伽服都已经准备好了,上课的地点也已经考察过了,我觉得老师的水平很不错哦”。

    方茜没有意识到周围的变化,而是说的起劲,突然,正说的起劲的方茜停了下来,死死地盯着周默沫的身后,眼神中满满地鄙视还有不满。

    “连吃个饭都能遇见你们,还真是冤家路窄”,方茜改变了语调,语气中尽是不屑。

    周默沫沿着方茜的视线扭头看去,餐厅门口一对年轻的情侣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男孩子寻声向周默沫与方茜的角落看了过来,愣了一下,眼神很快闪躲了,显得惊慌失措。女孩子有些尴尬,但很快恢复镇定。

    原本走在男孩子身后的女孩子一把挽住了男孩子的手臂,说:“这家餐厅是你开的吗,你能来我凭什么就不能来”,女孩子的声音中尽是盛气凌人。

    方茜脸色一沉:“都说出轨是要遭天打雷劈的,为什么你们到现在都没有报应,还是你们坏事还没有做尽,等着以后一起报应”。

    周默沫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是要劝阻还是任其发展,见方茜沉着冷静,便跟着走一步看一步。

    “谁出轨了,当初是你一直死死地缠着不放,才拖了那么久”,方茜的话成功地激怒了女孩子,女孩子似乎急了。

    方茜放下了手中的螃蟹,喝了口果汁后慢悠悠地说道:“我又没有说你,是你自己对号入座的”。

    坐在周默沫隔壁桌的两名男子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见方茜望了她们一眼,连忙闭嘴。

    “今年清明节忘记烧纸了,今天才遇鬼了,看来明年清明节要多烧些纸了”,方茜说道,丝毫没有顾及那两位早已被气的脸色发青的“闯入者”的感受,周默沫连忙拉了拉方茜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你说话不要太难听,什么叫遇鬼了,当初是你们感情先存在的问题”,女孩子试图混淆是非。

    “存在问题也没让你趁虚而入啊”,方茜反驳说。

    方茜与女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大,餐厅的服务员连忙过来打着圆场:“两位顾客可能是认错人了吧,这中国人太多了,难免会认错人,要过节了,别伤了和气”。

    男孩子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对着方茜说了声“对不起”后连拉带拽地将与方茜吵架的女孩子拖出了餐厅。而参与者之一的方茜则继续吃着自己手中的螃蟹,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周默沫有些惊讶,她没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方茜遇到了这些事情还能如此地云淡风轻,若是她能有方茜的一半果断,是不是她也不会是现在的这般模样。

    周默沫与方茜正准备离开时,被那位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和他的同伴拦住了。

    “那,那个,你好,我叫陈瑞,我可以认识你吗”,陈瑞看着方茜,支支吾吾地说。

    方茜愣住了:“你说什么”。

    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身边的同伴说:“陈瑞有些紧张,我来替他说吧,他想认识你,可以留个你的号码吗”。

    方茜有些慌张,摆摆手:“不,不,不好意思”。

    陈瑞说:“没关系,突然拦住你的路是我唐突了,很抱歉”。

    下楼时,周默沫问方茜,那个名叫陈瑞的男孩子看起来还不错,怎么就拒绝了。

    方茜摇摇头,直言在外认识的男孩子不靠谱。

    周默沫与方茜路过酒店楼下的游乐场时,抓娃娃机前的喧嚣吸引了周默沫与方茜的注意力,方茜问:“默沫,你想不想去试试”,周默沫点头同意了。

    换了二十个币的周默沫与方茜站在抓娃娃机前面准备一试身手,视线的余光中,周默沫注意到一名中年男子似乎一直在看着自己,她想看清楚这名男子的长相,转过头时,这名男子却已失去了踪迹。

    周默沫已经很多年没有试过抓娃娃机了,手有些生疏,正抓的起劲之时,忽然包里的手机震动了,周默沫想拿出手机,人群中冲出一名年轻男子,趁着她不备,抢过她挂在左手手臂上的背包,撒腿就跑。

    人群中一片惊呼,周默沫叫了一声:“抢包”,不顾正在运行着的抓娃娃机,跟着就追了上去。周默沫穿着双高跟鞋,再加上人流众多,所以她眼睁睁地看着抢走她背包的那名年轻男子离她越来越远。

    抢包的人顺着街道不断地向前跑,街道中人流很大,见周默沫不断地追着一个男人跑,大都不明就里,虽然周默沫不断地喊着“抢包”,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抢包的人跑到一个转弯处时,随即一个左转弯,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周默沫停住了脚步,气喘吁吁地弯下了腰,有人从她的身边跑过,问她:“抢包的人去哪去了”,周默沫指着前面说:“从前面的路口左转弯跑了”。

    说话的这几个人周默沫觉得有些熟悉,她想起了其中两人是刚刚在餐厅里问方茜要联系方式被拒绝的人,但在这两人的旁边还有一人,身着蓝色外套,没有转过身来,看他的身影,好像是张皓然。

    周默沫揉了揉小腿,张皓然虽然在s市,但哪有那么凑巧刚好出现在她的身边。方茜跑到了周默沫的身边,在确定了周默沫并没有受到伤害后,缓缓地松了口气:“默沫,你不要命了是吗,那些人敢在大街上抢包,还指不定敢做出其他的什么事情来呢”。

    周默沫心一酸,方茜没有说错,包里不过两千块钱和一部手机,只不过那个看上去很名贵的包是周默沫在美国的时候买的,她想那个抢包的人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

    随后赶到的警察将周默沫和方茜带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周默沫见到了帮助她去将包追回的两名男子。周默沫和方茜不断地向他们表达着感谢,那名戴着眼镜的男子有些不好意思,指着周默沫的身后说:“你应该谢谢他,最后是他将抢包的人抓住的”。

    周默沫回过头去,是张皓然,原来自己并没有看错。张皓然摸着后颈傻笑着,就像是周默沫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

    “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张皓然仔细打量了下周默沫,一旁的方茜和另外两名男子见状有些莫名其妙。

    周默沫问:“你为什么会刚好在这里”。

    “你回国后我和任峻就都回来了,我在这里是因为我的父亲到这边来办事情,我们之前在楼上吃饭,下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了你。我打你的电话,却看到你的包被抢了”,张皓然笑着说。他与潘栎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男孩子,潘栎冷漠、骄傲,张皓然却性格随和、儒雅。还有一个任峻,是第三种类型的男孩子,风流倜傥,即使身边有潘静这么一个大美女,他也从未停止过猎艳的脚步。

    “默沫,你们认识吗”,一旁的方茜惊讶地望着张皓然。

    周默沫点点头:“我们是老同学了”。

    在一旁的警察同志的要求下,周默沫、张皓然、方茜等人去做了笔录。做完了笔录后,周默沫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顺其自然地,那两名在餐厅中认识的男子送方茜回家,而周默沫则和张皓然一起。

    “那么默沫我走了哦,我们明天见”,方茜朝着周默沫挥了挥手。

    还没等周默沫有所回应,一旁的张皓然倒是接过了话:“明天见,回去好好休息”。

    方茜抿嘴笑,戴着眼镜的男子与他的同伴也忍俊不禁地笑了。

    张皓然想起了什么:“今天还要好好谢谢你们呢,哪天有空一起吃饭,今天实在是太晚了,明天还要上班”。

    戴着眼镜的男子若有所思:“好啊,哪天有机会一起吃饭,会有机会的”。

    周默沫瞥了张皓然一眼:“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油嘴滑舌的了”。

    张皓然说:“也就是刚刚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