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我对你没意思
    这宅子里面,又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氛,洛欣曈真的感觉自己在这里的时候,呼吸都要好大的力气呢。然而,面对这些事情,洛欣曈还真的是有点恐惧。

    一个喜怒无常的男人,至少在见到了陈安琪的结果之后,洛欣曈真的是这样想的。

    她过来,真的没问题,没有危险了吗?

    是因为那个时候在宴会上面,洛欣曈想要为慕御庭做什么的心思,简直是太强烈了,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一次次的,走入了这男人的圈套之中,到了现在,已经很难控制事情的发展了。

    倘若范景轩要动手,这一点,洛欣曈可能一点办法都没有。

    洛欣曈的脑子,真的一片凌乱。

    范景轩已经坐下:“洛小姐,有什么忌口的吗?”

    “我根本就没什么胃口!”

    她这话脱口而出,越是感觉到危险的存在,洛欣曈越是想要转身离开,早点把事情敲定了。出于一种自我保护吧,不然的话,有些事情相当的困难。

    “范先生一边吃一边说吧,需要我做什么,才会把夏家的软肋给我,既然你一直都在说,你并不是那个助纣为虐的存在,也让我看看,你是个好人的证据吧。”

    这样,真的很冒险。

    “怎么,洛小姐现在还会觉得我是个好人?”

    范景轩一句话,洛欣曈连脊梁骨都跟着冒着森森的凉气,这种感觉应该如何形容呢,她真的不想要站在这里,或许范景轩说不谈了,现在洛欣曈巴不得离开呢。

    “是不是好人,这件事情我并不清楚,这事情大概是要问范先生你本人了。”

    她还是努力的保持淡定,然而洛欣曈担心,下一句话,自己就绷不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害怕什么,紧张能让她的心,变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的模样。

    “有意思!只不过吃饭便是吃饭,聊天便是聊天,这里如果没有洛小姐感兴趣的,我找厨师重新做。”

    洛欣曈知道,范景轩与慕御庭的关系。

    “范先生找我过来,不会是为了让我陪同吃饭吧,您的妻儿呢,家人呢。我这个人最不会说话了,生怕有那句话得罪了你,所以我们还是快点聊正事儿吧。”“至始至终,我都是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妻儿,也没有家人,一手撑起这宏图霸业来,现在一个人的时候也觉得孤独了,看到洛小姐很有亲切的感觉,就算是吃一顿饭又如何,洛小姐可以放心,对洛小姐我

    便只有当做晚辈一样的感觉。”

    他的声音,很是平静。

    她想着,谁想要成为范景轩的对手啊。

    她却敢怒不敢言的感觉,生怕自己真的得罪了范景轩。

    “那好,我要多谢范先生抬爱了。只不过你我的关系一向是你是你我是我,我可希望这顿饭之后,你不要骗我什么,尽管我是晚辈,但是躲避范先生最好的方式那便是日后都不去来往了。”

    她的声音,十分确定。

    范景轩摇头:

    “放心,合作的事情我是真心的。”

    洛欣曈很是不自在的吃了几口眼前的食物,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胃口。

    特别是对着眼前的男人,说相信不过是客套而已,洛欣曈只要闭上眼睛,不免会想到那血淋淋的场景,再一次想到在纽约那次,给她自己带来的害怕。

    这一餐,还真的是煎熬。

    都是她去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不然现在或许能够自在一点。

    范景轩放下筷子,洛欣曈就忙着站起来:“饭吃过了,我们该聊聊正经事儿了吧,你若是真的无心我也要回去了,毕竟下午傍晚的时候,公司还有人等我开会呢。”她那么平静,范景轩却轻轻的笑了笑:“好,这样说也是耽误了洛小姐,我也知道洛小姐刚刚回到公司,还有许多繁重的事情要处理,还真的是喜欢和慕总在一起的人,性子都随了他去了,小小年纪又是一

    个姑娘家,我若是有你这样聪明的女儿,怕是也算是安慰了。”

    范景轩的语气不轻不重。

    “若是范先生有我这种女儿,怕是会少活两年呢,范先生应该听说过吧,我爸现在还被我气的住院呢。”

    她的声音那么平静。

    连仲伟的事情,洛欣曈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

    倘若自己外公一心想要维护的事情被她这样轻易的抖出去,想要找一个亲生父亲不假,但是说不定会坏了大事儿。

    连连仲伟都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女儿,那么当时,外公一定知道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洛恒都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告诉自己。

    连洛文芳都没有开口。

    连仲伟也是守了好多年,因为最近的报告出来了,才就这样承认了,这事情兴许跟洛氏集团有点关系。

    洛欣曈不会那么不分轻重,只要连仲伟活着一天,那就这样好了,虽然经过这些事情之后,洛欣曈未必能够好好的把连仲伟当成父亲了,但是一个亲密的陌生人也好的多。

    说起这件事情,范景轩没有说话。

    “我喜欢聪明伶俐的人,尽管无礼自信一点。”洛欣曈也没有搭腔,只是平静而又僵硬的保持笑容:“我见不得夏家那群人,卑鄙无耻下流,就算是没有慕御庭的存在,我也是想要搞垮了他们,要知道夏泽群和夏志刚对我做的事情,换了我外公也会是一

    样的想法,范先生到底有什么条件,才能停止维护他们。夏家,没有什么好出路了。”

    她是为了慕御庭来的,却把这件事情跟慕御庭撇的干干净净。

    不管范景轩是否能够看得出来,过分的事情,的确是他们做的不假。“我与夏家的合作,也是十分简浅的,那日真的不知道他与洛小姐还有一番恩怨,现在更称不上是维护,只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而已,洛小姐若是愿意答应,我不仅仅不会维护夏家什么,而且会把我手里夏

    志刚的把柄一道拿出来,方便洛小姐随心所欲,这一点洛小姐觉得怎么样?”跟范景轩合作,恐怕就是这样,上一秒是伙伴,下一秒可能连老底都会被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