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死在女人身上
    “慕御庭,在南城想不到你也敢带这样危险的玩意儿。”

    老爷子尚且能够淡定,或许夏泽辉也没想到,这一次不是谁吃亏的问题,这是正经的厮杀啊。

    这种事情,如何形容。

    夏泽辉摸了摸,好像是真的。

    这会儿,夏泽群就被罗森直接拎了过来,一把丢到地上。

    “危险?这也是要看到底是谁让它变得危险的。”

    此时,慕御庭的语气,特别的淡定。

    洛欣曈也是惊讶了,没想到啊,着实没想到啊,这慕御庭在国内也敢这样玩儿,这一次是不是要算清楚了。

    说实话,不是说夏志刚是他的外公吗,这真的当众杀人吗?

    这种阵势,洛欣曈见过一次了,上次追捕阮晓茹的时候,也是一样的。现在阮晓茹是活着还是死了,没有一个人知道,洛欣曈也是在这个时候,有点凌乱了。

    只不过自己要过来帮忙的,无论如何,似乎都不能后悔!

    “你这男人,和你爷爷一样的小气。”“原本我是不打算把事情做的如此过火的,但是今天老爷子你过线了。我知道你的想法,针锋相对必有一伤,当年你利用我母亲,害死了我的父亲这件事情也就算了,但是今天你故技重施,想要把我重要的

    女人带走,我绝对不会留下你这个祸害。”

    慕御庭的母亲……

    洛欣曈虽然听说过,但是这是一个十分不完全的说法,再次接触到慕御庭家庭的问题,洛欣曈隐约的感觉,可能有点说不出的不安来。

    她说不清楚,也不想要这个时候去打听,这些年,慕御庭应该生活的很辛苦吧。

    至少,洛欣曈实实在在是这样的感觉,因为洛欣曈看着慕御庭为了夏家的事情,费了那么多的功夫,这件事情可能真的就是这样吧。

    她很好奇,但是知道这件事情对于慕御庭影响深重,所以这个时候,洛欣曈索性自己什么都不去说了。

    “就为了这女人?你和你父亲也是相似,总有一天,会死在女人身上!”

    夏志刚还能够依旧保持冷静,这场对垒,方才还是胜券在握呢,现在完全被慕御庭控制一切了,就算是想要反抗,都完全没有一点可能了。

    想着,夏志刚想着如何突破。

    都没想到,慕御庭的防备能力这么深,这一次约出来,会带上那么危险的东西,只不过现在反应过来了,似乎也有点太晚了。

    他的人进不来,只能在这里被慕御庭控制。

    夏志刚咬咬牙,狠下心来:“慕御庭,有本事你就动手,这不过是扣扳机的事情,我想你恨了我那么久,应该很愿意才对,只不过这事情之后呢……”

    或许,夏志刚还想要说些什么。慕御庭却没有心情听下去,并且轻轻的笑了笑:“老爷子可以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按照关系上说,你我好歹还算是亲戚,这样残忍的事情我慕御庭是做不出来,只不过对于老爷子你最喜欢的孙子,夏泽群

    这个败类,今天我除去他的话,

    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你说什么!”

    夏家老爷子没想到,慕御庭原本怨怼的只有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用夏泽群来出气,这种事情令人恐惧的不得了,即使在这里,也气的令人瑟瑟发抖的。

    “我说,今天你这孙子算是废了。”

    之前,慕御庭废夏泽群还不算惨吗,先是一口牙齿,然后是一只手,甚至说能动的,慕御庭都动过了。

    夏志刚也是会心疼的啊,夏泽辉不着调,夏泽群便是自己唯一的希望。

    “有本事冲着我来,害死你父母的人,是我和你爷爷两个人,你怨怼我那么多年,不过也是为了这些事情,泽群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的深仇大恨,你要报仇,冲我来。”

    老爷子第一次那么慌了手脚,必然是因为夏泽群没错了。

    夏泽群也在颤抖,黑洞洞的枪口抵着自己,随时可能送他归西的感觉。

    此刻,夏泽群真的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索性开口:“爷爷救我,爷爷我还不想要死啊,如果我死了,夏家传宗接代怎么办?”

    真的是笑话。

    夏泽群说这话的时候,洛欣曈冷笑了一声。

    南城的人谁不知道,夏泽群喜欢玩儿女人,玩儿了又不负责任,夏家老爷子是个门户之见特别深重的人,外面那些女人,根本不可能允许任何的孩子。

    很多女人,就是因为夏泽群带来的后果,大出血死了,不能生育了,再或者疯疯癫癫了,对于不配合的,老爷子更加是心狠手辣。

    现在算是,要断后了吗?

    其实想想,这也算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你要传宗接代,夏家早就有希望了,可惜你过去不正经,之后应该也没有机会正经了,我要是你,就后悔一下过去的时候为何那么欺负女人。”

    “关你什么事儿!”

    夏泽群还是一样,听到洛欣曈的话,便气不打一处来,可以说真的要被气死的感觉。

    洛欣曈却轻轻的笑了笑,唯有罗森下手更狠了:“你给我老实点!”

    看样子,玩儿真的了。

    洛欣曈虽然真的很害怕,这种事情自己还是早点撤退好,参与什么,难道还要看着这样血粼粼的场面吗?

    洛欣曈总是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事实上她可是见不得太残奥的东西。

    她还是个孩子,打打杀杀真的好吗?她很无辜啊。

    只不过连罗森都透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冷漠,似乎也是在提醒洛欣曈,慕御庭到底是什么人。这男人绝对不简单,不管在哪个方面,她就算是害怕,也来不及后悔了。

    “夏泽群,我看你是一点都不怕死。”

    慕御庭倏然开口,扬起嘴角,那笑容之中带着阴森森的感觉,简直就让夏泽群不寒而栗。 气氛仿佛是死了一样的寂静,在慕御庭这句话之后,唯有夏泽群不安想要挣扎的声音,还有老爷子略微沉重的呼吸声,在封闭的空间之内,听得是清清楚楚的,完全没有障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