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论责任和男女平等
    ..婚宠无度:总裁大人是妻奴

    “发脾气归发脾气,别弄伤自己了。”

    慕御庭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谁跟你发脾气啊,我干脆是不想要见到你,反正桀医生也说了,基本上没事儿了,愈合了,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痛都不会痛了,谁理你啊。”

    洛欣曈也不知道自己再生气什么,总是感觉慕御庭这个人吧,在自己的圈子里面有点格格不入了,这种感觉无法形容啊。

    洛欣曈有点偏执,一心觉得沈月和陈思受了委屈了。

    那可真的是不能忍了。

    她也知道慕御庭肯定有架子嘛,但是别的地方也就算了,为什么偏偏是自己身边呢。

    洛欣曈眨眨眼睛,眸子里面说不出的不淡定了。

    慕御庭笑了笑:“小乖,消气了?我要不要听听,到底怎么了,那么大火气。”

    慕御庭要是别的时候也能有那么好的脾气就好了。

    这个时候洛欣曈就是感觉不合适。

    她多接地气一个人啊,对待朋友有意气,喜欢混。喜欢玩儿。

    跟慕御庭这些高大上的逼格,根本就是格格不入嘛。

    她有点打退堂鼓了,第一次就这样,那以后怎么办?总不能为了慕御庭不要朋友了吧。

    但是她也不会这样不要慕御庭了,生气吧,找个理由不满一下吧。

    慕御庭走过来,一把揽住她的肩膀:“判死刑还要有证据呢,你这是准备让我死的不明不白是不是!”

    洛欣曈或许本意不是这样的意思,可是吧,面对慕御庭的时候,心中那个忐忑啊,那个不安啊,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你没跟阿月阿思说什么,前一秒钟他还说要带我回去呢,这会儿就不要我了。”

    “你还想要多少人要你啊。”

    “你懂什么,他是我的好朋友,好哥们。”

    慕御庭叹了一口气,小丫头有时候这情商啊,自己可能有点不好说。

    “坐下来!”

    洛欣曈听话,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不对,她为什么要那么听话,现在不是吵架撕逼的时候吗,慕御庭这算是什么啊。

    她反应过来,怒视慕御庭。

    “我只跟你的小伙伴说了几句话,我们以后要结婚的,我不认为我以后的妻子住在我这里有什么不方便的。”

    “嗯?”

    洛欣曈有点发愣:“谁跟你说以后要结婚。”

    “我不是那种睡了你不负责任的人。”

    呃……

    “慕御庭这不是一件事情,你想负责,有没有问过我需不需要啊。”

    慕御庭笑了笑:“那你睡了我我需要你负责人想吗?责任人可是没有必要去问那么多的。”

    这……

    “你一个大男人……”

    “大男人怎么了,现在补都说男女平等吗?怎么女人做的事情,就可以不用负责了吗?”

    “但是我什么时候对你……”

    “有些东西是相互的不是吗?说的跟我每次让你很不舒服一样!”

    这倒是!

    她倒是从来没有多么痛心疾首跟慕御庭的事情,每一次不说水到渠成吧,也都差不多。反正到了最后也没什么差别了,她一直都觉得,可能自己也真的不吃亏。

    但是这种事情不是重点。

    “屁呢,你说这些事情,怎么就能拦得住我的朋友了?”

    慕御庭叹了一声:“如果是朋友,那当然书祝福了,如果是情敌的话,应该会知道知难而退了吧。”

    这事情,难道还要慕御庭亲自教给她吗?现在难道还不够明白吗?

    “你说……”

    “嗯!”

    洛欣曈冰雪聪明,沈月是个姑娘,一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心思,而且沈月在慕御庭面前乖巧的很,从来就没有说过不同意的时候。

    想到这里,洛欣曈突然有点懂了,只不顾难以相信。

    “慕御庭你开什么玩笑,太敏感了吧你,我和阿思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我把他当成哥哥一样看待,他也是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你是不是生意做多了,影响思维了,怎么会那么想?”

    “是吗?”

    慕御庭反问。

    确实是那么一回事儿,她和陈思在一起,就像是没有性别一样,完全没有看得出来哪里不正经的了。

    这样一来,可真的尴尬啊。

    她一直以为他的陈思是她的好兄弟呢。

    从小她就想要什么兄弟姐妹,当然,不是阮雯雯那一种的。

    想到这里,洛欣曈的脸色一点点难看下来。

    “我还是不相信!”

    她一口咬定。

    慕御庭笑了笑:“走廊里面有防盗监控,高清的,你如果不信的话,我可以调出来看一看,说什么做什么,都在掌控之中!”

    他的声音,无比的确定。

    仿佛是在告诉她,别想了,陈思就是喜欢自己,这样尴尬的话题,洛欣曈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的。

    “慕御庭!”

    她有点认真了。

    也有点担心了。

    感情上面,慕御庭是个相当霸道的人,容不得沙子,容不得暧昧。

    当然了,洛欣曈也是这种人,所以感同身受。

    如果陈思真的喜欢自己,那么不巧还被慕御庭看出来,那么慕御庭会不会……

    他可是个报复心极强的男人,陈思不过初出茅庐,哪里够打啊。

    她虽然有点尴尬,不过也不由得担心起这个话题。

    喜欢自己又没有罪,如果说慕御庭要是为了这件事情为难陈思的话,那么自己就……一定会帮助好朋友的,这事情放在谁那里都是一样,她不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

    想着,洛欣曈的眸子转了转。

    “你想要说什么!”

    “如果啊,如果有一天,你会不会拿我的阿思怎么样啊。”

    她这问题有点傻,可是预防一下还是必要的。陈思现在又没有说什么做什么,如果慕御庭要针锋相对的话,自己真的不知道怎么才好了。

    “如果真的话,我可是不会放过你。他就像是我的兄弟,更何况我始终都觉得,阿思把只是一时之间想不通,我有什么好喜欢的,脾气有差,又不温柔。”慕御庭就那么静静的听着洛欣曈数落自己,数落完了,这才转头看着她:“所以,小乖你是在质疑我的眼光是不是!”,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