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怎么那么能装
    这女人依旧是一身粉色的裙子,打扮十分淑女的,不是程雨柔还是谁。

    明明是一个跟御姐无异的成熟女人,洛欣曈不理解自己十八岁都没有装嫩成这个样子,这女人怎么那么会装啊,看着自己都十分尴尬。

    特别是知道这程小姐的为人的时候,洛欣曈的尴尬癌简直都要犯了。

    很多人拦着都拦不住,程雨柔的气势汹汹就往上走,似乎对于这地方十分轻车熟路一样,洛欣曈就看着她走上来,这一路很多人都拦着,她自己也一点都不难堪。

    “慕先生呢?”

    程雨柔的样子,显然就是这家的女主人,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先生在书房开会,交代了……”

    “混账,知不知道我是谁啊!”????程雨柔凶神恶煞的,那小女佣也小心翼翼的样子,看着楚楚可怜。

    有点欺负人的感觉了。

    洛欣曈站起来,朝着两人的方向就走了过去:“这门口的保安今天都不干活吗?怎么那么吵闹。”

    她开口的时候,小女佣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

    “太太,程小姐她……”

    “没事儿,程小姐是你们先生的朋友,她过来自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下去吧。”

    洛欣曈挥了挥手,一脸淡然的样子。

    “太太!你这女人可真的不要脸,爷爷内定的未婚妻明明是我,我以后才是慕太太,你有什么脸这么自称!”

    程雨柔一下子就怒了,原本想要来找慕御庭说起这件事情,没想到这女人还没走,而且登门入室了。昨天程雨柔分析了一个晚上,都觉得慕御庭不过是借着洛欣曈拒绝婚事而已。

    这么多年,慕御庭身边没有一个女人,怕是离开了慕家大宅,就跟这个女人分道扬镳了,没想到还在。

    洛欣曈很自然的撩了撩头发:“一个称呼而已,我可没有那么无聊,你如果实在是觉得自己委屈,问问慕御庭去吧,为什么要这样。”

    突然,程雨柔抓住了洛欣曈的手腕。

    洛欣曈就说了尴尬,她脖子上的那个痕迹,实在明显的不得了。原本以为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太累了就没有心情去拿粉底遮盖一下,这会儿程雨柔看了,几乎爆炸了。

    那感觉,真的很难受。

    “不要脸的女人,你在这里都做了什么。”

    洛欣曈先是尴尬,后来觉得不太应该微微的扬起嘴角:“我做什么跟你都没有关系吧,再说程小姐都是成年人了,难道还要我给你解释一遍。不过也好,我现在很闲,程小姐是准备先听姿势呢,还是先听过程!”

    程雨柔的脸简直红的不成样子。

    作为慕家老爷子指定的未婚妻子,未来的慕太太。程雨柔从小到大,自然没有接触过任何别的男人,慕御庭完全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虽然她懂这男女之事,只不过像是那么直白,还是有点不齿。

    “真的是下作!”

    程雨柔咬牙切齿,简直不能再冲动了。洛欣曈却只是笑了笑而已,眼角眉梢没有见到任何特别的。

    “下作?程小姐大概是来自封建国家,再说这些事情,也不是我做的下作,你要那么说,也应该进去跟慕御庭说去。”

    她也想要骂人了,这男人那么过分。

    看起来,洛欣曈十分的理直气壮,但是程雨柔可不一样,她查了洛欣曈的资料,发现这女人竟然今年刚刚成年,就在前两个月的事情。

    原本已经劣迹累累,天不怕地不怕,真不想别人的十八岁胆子真的不小。

    “小小年纪,还要勾引别人的男人,真的是够了。洛小姐,你可以有点羞耻心吗?你这样我都替你不齿,以后御庭是一定不会娶你的,你说你想怎么样?”

    洛欣曈挑挑眉:“娶不娶这东西我们后面再说,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但是程小姐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重点不就是享受这过程的愉快吗,真的是不是有未来,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我只知道现在我很愉快就对了。”

    她的声音,仿佛是一种嘲笑。

    程雨柔今年二十多岁,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干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平时故作矜持,哪怕是一点事情,也要小题大做。

    这种心思,一般人是弄不明白的至少在洛欣曈这里。

    看到那种惺惺作态的女人,她只有恶心。

    “你还要不要脸了。”

    程雨柔的脸完全红了,越是这样越是怒不可遏。

    洛欣曈无所谓:“连是别人给的,不是自己要的,我倒是觉得慕御庭不是很想要见到你,门口保安都拦着你,你还硬是要闯进来偷窥别人的生活,那才是不要脸呢。”

    “你……”

    程雨柔说着扬起巴掌,然而洛小妞的身手,怎么可能让程雨柔占一点便宜,单纯是抓住程雨柔的力气,就捏的她的手腕很疼,疼的脸色发白。

    “程小姐知道,让一个人的关节脱臼,需要什么过程吗?只需要我现在抓的地方往上轻轻一带,我觉得程小姐这样养尊处优的姑娘,可能还不知道这种伤筋动骨的疼痛,如若你今天想要体验一下,我不会给你面子。你知道我年纪小,定是在我身上下了点功夫,你又知道我一年要打残废多少人吗?”

    她微微的眯起眸子,那种笑容,让人不寒而栗。她明明是扬起嘴角,一副十分淡定的笑意,在别人看来,更加是锥心刺骨,十分触目惊心。

    “你敢!”

    “你先动手的,我为什么不敢,就算是你报警了,我不过是自卫伤人而已。这种挫伤一般都判定不好,倒是不会真的让你残废,只是吃点苦头而已!”

    她放手,程雨柔马上把双手都背在身后,仿佛自己真的被吓到了一样。

    此时,洛欣曈又胜了一次。

    “我是看了你的资料,看了之后自信的很,我还以为御庭找来了多厉害的角色,自己家里处境都堪舆了,怪不得想要找一个大靠山的,我给你钱,你要多少都行,只要你愿意离开御庭!你应该知道你们不可能有结果的,最终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