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人死得复生
    洛欣曈深知,将洛氏的一切,都压在自己身上会多不好过。但是自从毕业之后,她却也没有找到任何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虽然留在公司,算是将就了,但是洛欣曈却只能如此。

    上一次,慕御庭带着自己看到了一边,现在是另外一边。外公那块土地的面积真的很大,横跨了南城新区的两边,这要是真的发展起来,如果有城区的繁华的话,那么真的是一笔,十分可观的收益了。

    如今南城,也不是当初的南城。

    越来越多的大公司看上了南城的发展,更加急切的去继续着在南城的声音蓝图,可以说加入的大佬越多,自己的日子就越不好过。

    很多事情,只是一直稳定,远离勾心斗角都很难。

    慕御庭的车子停在一处,如今刚刚到了傍晚的时候,慕御庭抬头:“小乖,你看前面!”

    “什么都看不出来。”

    但是在洛欣曈的眼中,看不出慕御庭说的恢弘,还没有刚才小桥流水有意思呢。她的想法简单,加入这个圈子,全完就是因为家中的事情。

    她皱了皱眉,慕御庭一把揽住她的肩膀:“原本我觉得带你过来更加直观一点,现在倒是不如跟你回去公司看看发展的模型和蓝图的好。过两天开会结束,便可以直接动工了。”

    说实话,这项目是洛欣曈通过的,但是现在看着这片地,哪里是哪里,她一脸的无奈。

    洛欣曈转过头,看着慕御庭。

    “那你带我过来做什么,晚上那么冷,我总感觉慕御庭你是故意的。”这事情,慕御庭可真的是无话可说,只能讲她抱得近一点:“饭后走一走,也有助于健康。当时你外公买下这里,原本说是为你打算,高瞻远瞩的程度,令人惊讶,若不是他提点一句,我可能真的不会想到

    这一步。”

    想起外公,洛欣曈的心中微微苦涩,都是因为阮晓茹那女人,一念之私,要知道洛家从来就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现在看起来她的母亲与连仲伟不过也只是夫妻之名而已。

    为何要孩子自己的母亲,连累自己的外公身体越来越差。

    她叹气。

    ……

    在南城另外的一个地方,这里落后,肮脏,甚至破败。

    房门外面,隐隐约约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

    破旧的房子,几乎暗无天日,微弱的灯光之下,三五个男人十分不耐烦的,在房间门口走来走去,目光淡漠。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持续多久了。

    房间里面,全身插满了各种仪器的女人突然睁开眼睛。

    这里,一片黑暗,遮天蔽日。

    阮晓茹猛地做起来,全身疼痛,止不住的没有力气。

    破旧的窗外,一阵阵寒风刮过,各种东西拍打在那摇摇欲坠的窗前。想到之前的一幕一幕,阮晓茹真的觉得自己死了,大声的尖叫了两声。

    门口的男人终于在这里听到一点声音,闻声进来,打开了灯。

    这女人刚送来的时候,全身上下的皮肉,都

    已经破了,听说是从海里捞出来的,有些伤口,甚至已经可以看到骨头了。

    严重感染差点要命,一度昏迷了几个月。

    听说外面都在找她,所以说这会儿大家也都格外小心,看守的人哪里都不能去,时间消磨的都是戾气。

    就盼着她死了,或者她醒了,一切才到头了。

    但是偏偏,这女人隔了几个月,却活过来了。

    那些人一边通知了上面的人,一边走进去。

    “这是哪里,我这是在哪?”

    若不是看到人,阮晓茹大概觉得这里是地狱吧,她这一辈子都没有来过如此肮脏破旧的地方,心想着会不会是洛欣曈对于她所作所为不甘心放下的阴谋呢。

    没有别的,只是希望她越发的不好过,这样便就够了。

    想到这里,阮晓茹的脸色有点难看,拔掉自己身上一切的仪器,刚刚起来,便一个踉跄,摔到了有点潮湿的地板上。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躺了一段时间了,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疼痛的感觉清晰,她庆幸自己没有残疾。

    “省点力气好了,一会儿老板便过来了。”

    如果是个正经的人,也不至于会藏在这里,看着阮晓茹的人声音十分冷漠,甚至有几分嘲讽的味道,说话的时候,忍不住看了阮晓茹几眼。

    她又老,又丑,确实没什么值得图谋的。

    这几个月下来靠人照顾,一身脏臭不说,而且还瘦的干巴巴的,这种老女人,真的是送给谁都没兴趣。

    阮晓茹真的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了,面对这一切,一开始是茫然,后来是恐惧。

    但是后来再想想,自己死都不怕了,害怕什么,如果对方是洛欣曈的人的话,留下他不过就是为了折磨她而已。

    这她欣然接受了。

    她如今都变成这个样子了,是洛家将她毁的干干净净。

    她就坐在那边,现实嗤笑,之后又开始哭,旁人看着怕是被她吓得不轻,打开觉得她有点疯癫了,觉得自己花费那么长时间,就为了看着这样的疯女人,不免心虚。

    胆小的,恨不得直接就把阮晓茹给打死呢。

    在这样的破房子里面,这样一个女人,格外阴森。

    继而,阮晓茹似乎想到什么了,抬起头,眸子里面都是血丝,开口的时候干哑的声音,就像是被谁掐着脖子说出来的一样难听。

    “你们老板是谁,洛欣曈呢,叫她给我出来!她以为这就完了!我阮晓茹只要有一口气,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的,似乎不懂。

    洛欣曈南城的人似乎是听过的,只不过大多数人倒是不认识,也不认识阮晓茹。

    “洛欣曈不会来,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只不过我没想到,你都只剩下一口气了,竟然还有如此的仇恨,看起来我留下你,真的有用。”

    冷冽,却十分沉稳的声音缓缓的传来。语气之中,带着几分的兴奋之意,这会儿门口两个男人这才如释重负,连忙走过去鞠躬:“老板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