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一辈子保护一个人
    ,!

    洛欣曈垂下眸子,去了栾城,见了梁文洛,当初那种不甘的心情又回来了。

    夏泽辉八百里加急,虽然说不太认识李子予,还是一副十分直接的模样,走到洛欣曈面前:“你还真的跟我哥吵架了,到底为了什么,我哥那性格,难道还能让嫂子你生气不成?”

    夏泽辉都有点难以置信了,慕御庭对洛欣曈的好,简直算是有奴性的,这样千依百顺什么毛病都没有的,怎么也会闹成这个样子啊。

    “嫂子啊。”

    “夏少爷,你哥有给了你什么好处,叫你过来找我,他自己难道不会过来吗?胃病应该没有到行动不便的程度吗?你这番游说,不成功!”

    她不以为意。

    “我哥也是为了早点回来,才把五六天的事情压缩在一起的,嫂子你不至于如此狠心吧,听说过年嫂子去栾城了,我哥到底做什么让你不开心了。”

    其实洛欣曈知道,过年的时候慕御庭很忙,原本也想着贤良淑德,留在栾城陪他两天,就是禁不住自己的想法,她有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还是梁文洛的事情打击到她骄傲的小心脏了。

    “他不是一直都有人陪着吗?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啊。”

    “我哥……我哥除了想要你陪还能有谁啊,不然怎么说是万年光棍了,嫂子你听我的,有什么话你们一起说两句,说开了就好了。”

    这个时候,夏泽辉依旧十分坚持,一个扯住了洛欣曈的手。然而李子予走过来,一把将洛欣曈扯回来:“我送大小姐过去吧,夏家少爷跟着一起去便是了。”

    “你是谁啊?”

    李子予眯起眸子:“你嫂子养的情人!”

    “啊!”

    夏泽辉被李子予这番话,弄得尴尬不已。

    “嫂子啊,这事情真的还是假的啊。”

    洛欣曈在两个人一唱一和之下,也决定过去看看,向前走了两步:“当然是假的了!”

    李子予这个人,原本就喜欢玩笑,只不过以李子予的身份,洛欣曈实在不解,他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自己身上,到底是为什么。

    李子予开车十分平稳,不忘转过头看着洛欣曈。

    “李子予,你最近是不是很无聊,又不用去看朋友了,倒是到我家盯着我了。你和我也不是过去的孝子了,也不能没事儿玩儿在一起了,李伯伯也坐稳了南城军区的第一把交椅,你还过来找我做什么!”

    “就是怀念很小姐的小时候。”

    李子予的声音淡淡的。

    “那会儿我还小,不是连我爸都那么说,我这下子还真的是否认跟你认识过呢。”

    李子予不以为意,却轻轻的笑了笑:“没关系,这事情只有我记得便好了。”

    他说完,转身看着洛欣曈:“小姐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洛家的大小姐。不必为了什么事情不开心,你在南城啊,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世界最可怕的,就是一个人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能通过言语之间的形容,恰到好处的说明问题,李子予就是这样一个人。

    车子停在了医院的楼下,慕御庭还没有回去静养,这是夏泽辉说的。

    ……

    病房里面,梁文洛算是留了一晚上没合眼,看着快要中午了,又特地差人跑了很远,买了和慕御庭口味的粥来,这会儿将东西装盘,一切都井井有条。

    “你要来南城,不是还有你自己的事情吗?罗森已经再办手续了,一会儿我就会去了。文洛你回去吧。”

    他对梁文洛,永远都是这种恰到好处的淡漠。“还不是因为你女朋友脾气大,这个时候原本是她应该在身边的。御庭有时候我真的有点不理解,慕家的继承人,盛世集团的总裁,难道说未来的妻子不应该是那种知书达理落落大方的人,这洛小姐,不是

    我有偏见,确实有些事情太过自我了。”

    慕御庭都没有想过,洛欣曈生气什么。

    “这是我的事情!”

    他淡漠,拒绝梁文洛的宽慰,也拒绝梁文洛的好心。

    慕御庭这一番话,很显然,拒人于千里之外了。梁文洛愣了愣,这才抬起头:“御庭,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关心。”

    “我当然知道你的意思,不然也不会跟你在这里好好说话了。她是我一辈子都想要好好保护的人,商业江山都能够打下来,保护一个姑娘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如果说只想要别人为我做什么的话……”

    慕御庭怕是再次招惹这丫头的时候就知道,往后的日子里面,怕是要一味的去付出,不得到回报的那种付出,只不过在慕御庭看来,怕是十分愿意了。

    “我……”

    “她现在都不来看你说明什么,任性也是应该有个限度的。我知道在御庭你的眼里她很好,但是这个时候不是刚好证明了,她有很多事情不在乎吗?”

    洛欣曈刚好走到门口,就听到这样一番对话。

    她咬咬牙,推开门进去:“有劳梁小姐了,我这不是过来了吗?”

    梁文洛倒是说的没错,而且十分中肯。

    第一次见到梁文洛,她可能觉得这女人温婉大方,但是看多了,她就觉得这种高端大气有点过了头了。

    虽然梁文洛从来不说自己喜欢慕御庭。

    她不像是程雨柔那样,觉得自己争抢了什么,但是这种有意无意的自持高贵,洛欣曈听着就感觉十分不舒服。

    慕御庭和梁文洛一起抬起头,洛欣曈一身很色的小洋装,外面一件单薄的外套,就这样出现在病房的门口。

    门口还有夏泽辉,还有许久不见的李子予。

    夏泽辉只是站在门口,李子予却大步走进来:“听闻慕先生最近身体不好,减少操劳,我也特地过来看望一下。”

    他的声音淡淡的,但是还是那种遗世独立的感觉,大大方方在慕御庭身边刷了个脸。然而洛欣曈第一句话,却不是对慕御庭的:“梁小姐,看起来你对我,似乎不是很满意啊,昨天明明你说你可以照顾好他的,今天……偏偏要说我没来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