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无声紧拥抱着
    “快跟上,把人护住。”浦杰赶忙拉住陈静洁,抢过一个手电往外跑去。

    从来到这个村子开始,他心里就像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每一个毛孔都感到难受。

    他想象了无数种悲惨的现状,甚至想要拷问自己能不能接受已经被玷污的陈雅洁,靠自己的柔情来照顾她此后的人生。

    可如果真遭遇过这样的事,她那样的女孩,还会有信心站在他的身边吗?

    愤怒在心里风暴一样凝聚,他望着前面小菲手里晃动的斧子,突然打消了所有阻止她的念头。

    那是他的马甲,他的小号,他的分身。

    这世界的各种规则构成的束缚,不就只有靠她才能打破吗?

    陈静洁有些担心地说:“浦总,你不拦着她吗?”

    浦杰迟疑了一下,沉声问道:“静洁,如果……雅洁真的已经被光棍糟蹋了,你难道……不想杀了他给妹妹出气吗?”

    她的手紧了一下,没有回话。

    浦杰咬了咬牙,对身边的帮手下令道:“记好了,一会儿如果小菲打不过,就帮忙,打得过,就不要管。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今晚的事,咱们都一口咬定,什么也不知道。”

    “是,浦总。”

    村子很小,不一会儿,小菲就先一步看到了山神庙,接着径直绕去庙后。这边村里似乎没有给门上锁上闩的习惯,她伸手一推,就走了进去。

    一间堂屋亮着灯,里面似乎有男人在醉醺醺地争执,小菲楞了一下,站在窗边,侧耳听着。

    浦杰也放轻脚步,示意大家小心,免得里面的姑娘被当作人质。

    “这事儿最后,还得是我们仨帮整个村儿兜着,怎么着,吃头一口都不行啦?”

    “不是,俺们兄弟俩可是把一辈子攒的老婆本都给了你仨,让你仨掺和进来,那要是有了娃,喊谁当爹?”

    “那你哥俩还不是准备一起上。”

    “俺哥俩谁当爹都无所谓,都是老李家的后代,你仨呢,孩子万一姓了丁呢?喝完赶紧走,那么水灵个女娃,还等着俺俩呢。你仨找那俩家去。”

    “废他妈的话,要不是这个最水灵谁稀罕跟你这儿喝酒。好好商量不答应,那我们可来硬的了!”

    “俺们兄弟俩也不是吃素的!”

    浦杰心里顿时稍微一松,听上去,这里应该就是雅洁,雅洁应该没事,那三个辅警和花钱买了人的俩兄弟还在争。

    “跟你俩说,连上先前那个,这四个可都是支教大学生,没有我们仨帮忙瞒着,你们真以为能守住这水灵灵的黄花闺女给你们生儿子?赶明儿就让人救走了。一对儿棒槌!回头连累整个村儿,几十户人的老婆都被带走,看你俩担待得起不。”

    这话的威慑力看来不小,不一会儿,一个声音带着气说:“好嘛,你们去就是。俺俩等着,你仨好咧叫俺们。那闺女倔得狠,你仨可别给打伤了。”

    “倔有个屁用,几耳光就打老实咧。”一个年轻人笑呵呵说着从里面走了出来。

    早就等在旁边的小菲毫不犹豫一斧子掠了过去。

    这次,斧刃正冲着那人的喉咙。

    后面跟着的那个醉醺醺没看清怎么回事,还哈哈笑道:“你喝多了吧,怎么还摔个脚朝天,这还能办事?”

    话音未落,还沾着血的斧子就呼的一声斜砍进了他的脖子。

    浦杰不愿让里面的人及时反应过来,一拳捶在窗户上,大喊:“警察,里面的人都不许动!”

    酒会让人反应迟钝,里头剩下那个辅警本能反应一样大喊道:“是所里的吗?我是小丁,自己人!诶?你……你是谁?”

    小菲已经冲了进去。

    也许在正常状态下,一个只是练过点这个道那个道的年轻女生不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两个老光棍加上一个年轻男人的对手。

    但小菲什么都没穿,从最后一个死者脖子里喷出的血,还把她布满淤青伤痕的躯体染上了刺目的猩红。

    这样冲进来的她,简直就像是地狱里爬出的复仇女神。

    “畜生!”

    斧子挥下,狠狠砍在丁狗儿挡在脸前的胳膊上。

    惨叫响起,那两个老光棍儿兄弟顿时吓破了胆,拔腿就往外跑。

    可浦杰已经挡在了门口。

    “你谁……啊!”

    根本没有留力,那打碎鼻梁的两拳,直接让两兄弟风筝一样飞了出去,撞倒木桌,哀嚎着滚倒在地上。

    小菲扭身抡起斧子,当即又开了一个脑袋。

    丁狗儿早已吓破了胆,双脚乱蹬往后倒退,嘴里嚷嚷着:“我是警察,不能杀我,我是警察,杀我你要被枪毙!要被枪毙的!”

    “那就毙啊!”小菲瞪着血红的眼睛,一斧子抡了过去。

    看着屋里最后一个活人也被劈下的斧子砍开了脑壳,浦杰走向扶着墙正弯腰呕吐的陈静洁,轻声说:“赶紧找吧,雅洁应该就在这家。”

    这家一共三间屋,堂屋和里间只有那五具尸体,小菲拎着斧子走出来,红着眼摇了摇头。

    浦杰立刻走向旁边的屋子,一看门外面挂着锁,也不等小菲过来上斧子劈,伸手捏住用力一拽,就连着木板一起扽碎扯了下来。

    他推门就往里走,接着,就听到了一句尖锐的怒吼:“不许过来!谁过来我就死!”

    是陈雅洁的声音!

    陈静洁热泪盈眶,赶忙开口:“雅洁,是我……是我啊!”

    浦杰摸到灯绳,马上拽开,口中柔声道:“雅洁,我来救你了。是我和你姐,你别怕,我们来了。”

    昏黄的灯光下,床上散落着被割断的绳子,屋子的角落里,披头散发的陈雅洁手里紧紧攥着一把小刀,刀尖竟然正对着自己的咽喉,白皙的脖子上,一道朱红已垂下干涸,显然是她紧张过度,连刺进了脖子的皮肉都浑然不觉。

    无神的双眼缓缓对焦,等到看清陈雅洁和浦杰一身雨水的狼狈身影,发现那并非幻象之后,陈雅洁那颤抖的手,终于放了下去。

    陈静洁飞奔过去,张开双臂就把妹妹牢牢抱进了怀中。

    小菲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看到陈雅洁平安无事后,她一直紧握着斧子的手,终于松开。

    不久,往北救人的十个兄弟顺利带回了那两个女生。

    然而,她们并没像陈雅洁最后关头逢凶化吉,都衣衫不整,脸上带伤,早哭肿了眼睛。

    看着屋里紧紧相拥的两姐妹,屋外抱成一团的三个女生,浦杰愤怒地转过身,随手指了两个人,“保护她们先去村口,其他人跟我来。”

    陈静洁有些心慌地抬起头,抱着妹妹紧张地问:“浦总,你……你还要干什么去?”

    浦杰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把这里被拐卖来的女人和被侵害过的孩子,全都找出来,一个不剩地带走!”

    仿佛在回应他的怒火,天地间的风雨,变得更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