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0章 跟他有什么好谈的
    一般来说,身边这些女孩遇到的负面事情都会让气运有个小幅度的正向波动,浦杰等到头脑冷静下来之后,立刻去厕所查了一下薛安现在的情况。

    可惜颜色只是稍微褪了一些,依旧待在中厄的危险线下。

    不行,他再也不放心让薛安在汉京治病,出来后,就马上给黄凯打去电话,托他联系熟人,准备让薛安转回东涵治疗。

    薛安本来还嫌麻烦,但浦杰搬出薛超,明确表示回去治病薛超探望方便不耽误训练,就直接堵死了她的嘴。

    中午吃饭那会儿,金梓给他打来电话,说听人提起薛安的事情,了解了一下情况,就联系了一下在滨海拍戏的时候认识的人,建议童仪和柯寄雅往那边试试看。

    这提议正中浦杰下怀,马上就转告那俩,做好准备,去滨海制作这张数字专辑。

    童仪一点头同意,浦杰就给孙思雅打去电话,让人事把经济助理招聘的人数提高到四个,周期缩短进度加快,三天内至少要保证两人试用到岗。

    妇女节那天,病情姑且算是稳定下来的薛安提取了病历副本,跟着浦杰返回了东涵。

    本来是龙抬头的好日子,可有个病号,大家自然也无心庆祝,都去探望了一下再次住院的薛安后,就各自忙起了自己的事情。

    浦杰已经半点都不敢怠慢,公事暂且交给孟沁瑶代管,私事直接丢给方彤彤处理,日出而来,半夜不走,笔记本电脑写小说,手机处理零散事务,衣不解带专心陪床。

    虽说他主要是为了自己那份愧疚,和对中厄的担心,但还是把薛家姐弟俩都感动得够呛,跟着裴冬凑了个堆一起来探病的裴乐听薛超一说,嘴上讽刺了几句,可眼里看得出还是有几分羡慕。

    这个周六,汉甲联赛正式拉开战幕。

    兵强马壮磨合完毕的东涵朝阳彻底表现出了高于对手至少一个层次的实力,在国青队入选集训的小将都只来得及备战三天不到的情况下,依旧完好执行了蒲沛全新升级鸟枪换炮的战术,全场控球率逼近八成,轻松拿到一个五比零的客场屠杀。

    薛超帽子戏法王者降临,罗斌一球二助风采依旧,替补登场职业生涯首秀的苏麟和肖帅光在最后三分钟精彩上演梯队时期就已经练得非常默契的配合,二过四在禁区前沿直塞出精准空档,也让球迷初次看到了肖帅光那暴力不讲理的直线抽射。

    而属于杰耀的欢庆,才不过刚刚拉开帷幕而已。

    傍晚时分,特地为汉央球迷提前了比赛时间的重头戏开始,王栋、任倪初次一起首发登场,与艾罗纳队友坐镇主场迎战到访的马格利特竞技。

    贵为艾斯巴尼亚甲级联赛双雄之下第三极,今年又趁着两支超级劲旅一个换血更新阵容不稳一个核心老化疲态屡现,正是极有机会浑水摸鱼抢下难得一次冠军的好时候,全队上下斗志昂扬,携三连胜之威,气势锐不可当。

    上半场艾罗纳确实被打得有些找不到章法,任倪过于紧张失误造成一个丢球,不久又被对手角球拿下一分,被围着禁区暴打四十七分钟,亏得对方神锋脚风不顺,在门柱上打铁两次,才让比分不至于太过难看。

    在高对抗强度比赛下经验还是不足,下半场任倪被替换,王栋位置后撤,回到了最熟悉的拖后组织核心上。

    不甘心就此认输的艾罗纳,换上了一个边路突击手,变阵加强攻势。

    而结果,没有让不知多少守在电视机前看不需要熬夜比赛的汉央球迷失望。

    和薛超一样越是逆风就踢得越疯的王栋表现得已经完全不像是个二十二岁不到的年轻球员,下半场不知疲倦地奔跑接应短传组织长传转移,直播镜头中,几乎总是存在着他的身影。

    而球场上就是这样,只要运气没有背弃你而去,所有的努力,就会换来应有的回报。

    全场战罢的赛后数据中,王栋总计传球71次,成功率94%,关键传球3,助攻1,而且,还有一个终场前独自带球推进,晃开上抢球员后的一脚惊天远射,打入扳平比分的那一个金子般的进球。

    最终,在防守端一样贡献出亮眼数据的王栋,理所当然地拿下了多个媒体赛后评分中的全场最佳。

    王栋此前一直和薛超不相上下的人气热度,在这场比赛后,终于一骑绝尘,遥遥领先。

    为了应对必然到来的密集商业行为,孟沁瑶当晚就给陆虹打电话下达指示,开放招聘名额,一个月内组建一个新团队,从入职开始培训,专门负责人气上已经迈入球星线的球员各项商务活动。

    他们原本都以为这个团队最早也要等到薛超崭露头角才有用武之地,没想到,王栋成了率先扛起这个架子的人。

    就是这个小伙子依旧不太擅长面对媒体,特地赶去的汉央记者噼里啪啦问了一大堆,他挠了半天头,就说了一句,“我觉得,我今天发挥挺好的。谢谢大家关心。”

    然后,就匆匆挤开人群往更衣室去了。

    还行,倒是记得住浦杰时常叮嘱的“说多错多祸从口出”的教训。

    薛安抱病,去伯雷艮住上一阵子的计划就只能延后,周日中午,浦杰刚把承诺的资金打进帐号,正式成立了居乐家装有限公司,给沐华正打电话让她尽快搞定表叔那边的生计问题,就发现私人号上来了一个呼入。

    是韩永平。

    担心又是什么要紧事,浦杰先给沐华挂了,接听了这边。

    “老弟,有个事儿很蹊跷,我得跟你说说。”

    “说吧。我这儿最近听见什么也不会觉得蹊跷了。”

    “陈忠在找你。”

    “哈啊?”浦杰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个老混蛋还用找我?”

    “这不就是我觉得蹊跷的地方了么,我这边得到的消息,他是想跟你谈谈。”

    “我跟他有什么好谈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说之前的事儿我才不信都是嫁祸,起码在我饭店里恶心人的,可绝对是他的直接手下。我那天在警局门口都见着了。”

    听出浦杰很坚决,韩永平这种老油子当然不会继续深入,打了个哈哈,问候薛安两句,就匆匆挂了。

    到了快三点的时候,韩永平在浦杰公司出现过的那个小情人代表他来探望了一下薛安,嘘寒问暖一番也没多待。

    五点多钟,浦杰正绞尽脑汁构思一段武林奇案来填充第五部剧情的时候,病房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旧西服,看着挺老相但身子挺结实的男人。

    这是单间高级病房,绝不会是探病的走错,浦杰立刻挡到了薛安病床前,沉声道:“你是谁?”

    那人绷着脸望着浦杰看了一会儿,吐了口气,沉声道:“浦老板,我就是陈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