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该怎么做呢
    “怎么了?突然表情这么严肃。”方彤彤看了浦杰一眼,坐起来问道,“家里出事了?”

    “不是咱们家。”浦杰看着手机,给吕伟回了一句,叹息道,“是韩永平,他跟陈忠的矛盾可能要激化了。”

    既然说起,他干脆就详细讲了讲,倒不是指望方彤彤帮忙分析什么,而是单纯觉得,说给最亲密的人听听,心里能舒服些。

    就像是劳累了一天的上班族,坐在沙发上枕着妻子大腿,絮絮叨叨抱怨一天工作中的辛苦和不顺时,在享受的那种温暖愉悦。

    每当这种时候,方彤彤都会很安静地听他说,偶尔附和一句,提问一声,证明自己没有走神。

    “所以,你们都在怀疑陈忠,只有吕伟坚持认为不是他干的。现在韩永平要找陈忠报复,吕伟请你帮忙阻止,没错吧?”看浦杰不再继续开口,她微微一笑,总结了一下现在他面对的难题。

    “嗯,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办。”他诚实地袒露自己的为难,“沐华看人一般不会错,那么吕伟应该是受过陈忠的恩惠,他那种人,受人滴水之恩肯定恨不得开个自来水厂相报,可我又觉得他不是没根据,只为了恩情乱说话的人,那我到底该不该阻止老韩?”

    “让我说啊,你与其一个人在这儿考虑东考虑西想那么多,不如先给韩永平打电话。”她笑着把他头发揉乱,“头发太长了,回头去理理吧。”

    “不喜欢长发?”

    “不喜欢,我喜欢男人阳刚劲儿足一点,要是再长长,我就给你编一头小辫子。”她笑着一拍他,“我去卫生间,你给老韩赶紧打电话吧。真要不行,明天展厅反正委托管理公司了,咱俩明早就回去。”

    “嗯。”浦杰点点头,拿起手机考虑一下,走到套房外面会客间,给韩永平呼叫了视频通讯。

    比起只能听见声音的联系方式,他在需要的时候更青睐这种能看到表情的路子。

    嘟的一声,视频接通,屏幕上露出韩永平恢复了几分血色,但看着还是有些虚弱的脸,“老弟,这会儿找我什么事啊?”

    “有人给我消息,说老哥你对陈忠开始搞正式的报复行动了?”浦杰皱着眉,端详着韩永平的表情问。

    “都下死手了,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啊。”韩永平把手上剩了一半的苹果往旁边一塞,给一个看着文文静静的小姑娘张嘴咬住,冷笑道,“你放心,老哥金盆洗手了,决不做违规犯法的事儿。”

    “那你打算怎么做?”浦杰不禁有点好奇,挑眉问道。

    “我找人查了查,那个鳖孙还真是翻了个的虫子,死前还能蹬两下,被封了那么多地方,竟然还有在干的产业,只不过他就占了股,不查不知道和他有关系。”韩永平呵呵一笑,搂过那个小姑娘慢悠悠摸着她苗条的身子,懒懒道,“既然找着了他赚钱的根儿,有毛病挑毛病,没毛病给他制造点毛病,向上一层层举报着点,就他做生意那一屁股屎的德性,不出一个月我叫他赚钱的买卖全关张。断了他的粮,我看他还能兴起什么风做起什么浪。”

    “哦……”浦杰这下放心了不少,松口气道,“只是这样就好,我还怕你一生气重操旧业,又把老本行捡起来呢。”

    韩永平这种老滑头,当即微微皱眉道,“怎么,有人找你求情了?”

    “那倒不是。”浦杰马上正色道,“再说,这事儿差点要了老哥的命,我再怎么混也不能为这事儿求情。主要是有人跟我说,这回找你麻烦的小子,有可能不是陈忠主使的。”

    “哦?这倒有意思。谁这么说的,是查出什么了?”

    仔细想想,似乎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他直接说:“是吕伟。”

    “吕伟?那小子不是被你看中跑去开赛车了吗?还没跟过去断干净啊?”

    “这我就不清楚了,他回家过年,可能是听说你的事儿,专门跑着打听来着。他走前跟我说他觉得这事儿不是陈忠指使的,但他没证据,没法跟你说。我今儿听说你已经开始报仇了,这不赶紧问问,生怕你气头上来,真叫人去砍那王八羔子。”

    韩永平咧嘴一笑,“那老弟现在是什么意思?准备劝劝我?”

    “老哥既然知道不走犯法的路子,那我还有什么可说。陈忠那家伙,说实话死不足惜,老哥你能把握好分寸不把自己坑进去,那想怎么做我都支持,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话。兄弟我人不能亲自上阵,钱还是能掏出不少的。”

    “有需要我会开口的,老弟,你最近也防着点狗急跳墙,那不是个讲道理的人,估计也早认定你跟我是一伙的,连累别人老哥还能不当回事,连累了你,老哥可就要追悔莫及了。”

    “我最近一定注意。”

    “不光你,还有你的家属。荣锦那地方一般人进不去,还算安全,文琼苑的小情人,最近可要注意些了。南国风光那店子,能少去就少去,晚上没什么事儿别出门,遛狗不要走远,世道太平,亡命徒却还是有的,而且不值钱,一个换一个,他们就大赚。”

    浦杰心里一凛,沉声道:“是,我记住了。”

    “老哥我尽量快点,什么时候把陈忠送进去或者送下去,咱们才能彻底安心啊。”

    “没错。”

    “那我休息了,过阵子等我的好消息。”韩永平笑了笑,和他道别挂断。

    既然不会引发什么恶性案件,那浦杰完全没有阻止的动力,毕竟双方的矛盾可远不止是这一次袭击案件这么简单,就算这件事背后不是陈忠指使,其他的帐算下来,把这个盘踞东涵市西部的毒瘤挖出来丢进垃圾桶依然很有必要。

    要知道现在省里都在盯着朝阳俱乐部的球场、训练场进度,各种特别优惠一条一条给,今年内训练基地就会成型,可能明年年中之前,专业球场就可以开放使用。

    训练基地落成前,杰耀就要迁入已经在全面装修的新写字楼中,和临夜搬进同一个地方办公,给童仪他们提供一间小型录音室,给冯敏萱他们提供一个专业排练中心。

    到时候他的工作、生活几乎都要集中在东涵市西侧。

    所以在那之前,他一定要拔掉陈忠这个烂钉子。

    孟家已经倒了,浦杰现在几乎不再有什么顾忌,如果韩永平在灰色地带无法解决这个麻烦,他不介意动用超能力,在黑色地带一劳永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