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单兵作战能力
    “我、我去厨房帮忙!”沐华一看浦杰走过来,她那绝佳的洞察力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己要被提问,当即就成了看见猫的老鼠,起来一溜烟躲进了厨房。

    浦杰只好改换方向,去找还坐在电脑前一时间找不到借口开溜的郑馨。

    她的厨艺众所周知,去厨房只会帮倒忙。

    “你们上午都说什么了?怎么感觉你们都怪怪的。”

    郑馨看着他,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舌头都捋不顺了,“我……呃……彤彤她,这个……商量,商量着办,嗯……也有道理。我……我没意见。”

    嘿,每个字都听得懂串起来怎么跟密码一样啊,浦杰干脆关上书房门,从背后搂住了她,柔声道:“郑馨,咱们俩之间,还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吗?”

    “这……这不一样……”她红着脸小声道,“让我做……我好意思,说……这里……就有点不好意思。兴许……兴许晚上咱们一块的时候,我……我就好意思了。”

    你们到底开了个怎么羞耻的会啊?浦杰的好奇心都快爆了,连忙轻声细语问:“你跟我说个大概,让我知道你们聊的是哪个方向的事儿就好。”

    “就是……就是和你一起那点事儿呗。”她憋了半天,挤出两句,“彤彤生气了,嫌我们……不够卖力。”

    “哈啊?”浦杰皱眉道,“她怎么说的?”

    “哎呀……你问她吧。”郑馨羞到了极限,扭身推了他一把,“女人的私房话,这你也打听。”

    “私房话你们四个一起说?”

    “四个也都是女人啊,”郑馨的口齿登时伶俐起来,“大学宿舍聊天六个八个不也一样什么都敢说么。有男人能一样么……谁在男人面前能……能那么大胆啊。”

    “可我又不是一般男人,这两口子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

    郑馨一斜眼睛,抿唇一笑,拉开门道:“两口子什么都能说,可好多口子,我才不做说的那个。”

    说着一闪身出门,跑去客厅看手机了。

    其实要是完全不知道,那股子好奇过去也就算了,可明明知道这四个女人商量的必定是充满马赛克的好事,却不知道细节,猜得他满心痒痒。

    郑馨不说,那能问的人,也就剩下一个了。

    薛安脸皮薄,私下讲讲估计还成,四个都在,决计是不肯不开口的。

    沐华更别提了,这里头最新的就是她,她就是好意思,估计也不敢来当这个捅出来的。

    他想了想,直接绕去厨房,进门张望一眼,笑道:“我老不在家,也让我帮帮忙呗?”

    薛安忙说:“不用不用,我们这儿仨人就够挤的了。”

    沐华扭头看了一眼浦杰的表情,轻轻一扯薛安袖口,柔声道:“小安,咱们去歇会儿吧。”

    薛安本来还笑着想说什么,可扭脸一看沐华递了个眼色过来,哦了一下恍然大悟,加速切了板上的肉丝,双手一冲,匆匆擦干跟着沐华出去了。

    浦杰把门一拉,走过去柔声道:“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别捣乱就是帮忙了。”方彤彤扭脸递了一片刚蒸熟的肉肠塞到他嘴里,笑道,“想问什么就问,要指望我自己说啊……太多了,我可想不起来。”

    “你……你真按你早上说的给她们开会了?”

    “对啊,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方彤彤大大方方道,“这事儿不能一个个只顾自己吧,我问了一遍,人沐华初来乍到懂得还少就不说了,小安、郑馨可不能算是不懂事的小姑娘了吧?我一问,还真就是都光任你摆弄,反正舒服啊,你多体贴啊,光照顾着她们,合着最后,就我傻呼呼一个人惦记着你好不好啊?”

    “那你……呃……怎么提的?”浦杰凑近点,小声问。

    “直接说呗,说白了,都是暖过你被窝的姐妹,我都不知道他们害臊什么。”她把切好的东西往锅里一倒,一边翻搅,一边说,“我之前隔墙听着就觉得不对,这次豁出脸开口问,原来真跟我猜得一样,都光顾着享受了,阿杰,你这身子骨一个劲儿的窜,我不想想办法,难道以后只为了让你尽尽兴,就得弄一排小屋把人都叫来才行吗?说句实话,大家这么轮流上阵,心里难道真的挺是滋味?”

    浦杰挠了挠头,“那你,怎么想的办法啊?”

    “加强她们单兵作战能力呗,”方彤彤笑眯眯道,“沐华就先算了,她不用我管,不多久保不准比我还知道怎么叫你开心,活活一个人精。我主要就是戳戳郑馨和小安的心眼儿,叫她们将心比心,想想你平常都是怎么做的,她们回报了没,回报得够不够。”

    “女人啊,容易觉得躺在那儿就是付出,我不把话挑明了,你指望谁说?孟姐吗?还是你这个宁肯憋到憋不住再找我们商量能不能放纵一次的大蠢蛋啊?”她哼了一声,娇嗔道,“不过你这身体最近也太夸张了点,跟按摩器成了精似的,不累就算了,恢复得还快,我不说说她们,回头赶上谁落单,你再没忍住,不得闹去医院啊。”

    “哪儿有那么夸张。”浦杰赶忙澄清道,“我这也就是为了让你们舒服存心温柔体贴的嘛,我要是省下事前费的功夫,光顾着自己,那你们随便俩人都应付得了。”

    “这就是我要说她们的原因了啊。”她转身麻利地换了几盘材料到锅边,顺便亲了他一口,“都已经这样了,就放开一点,也在你身上费费事嘛。”

    她一竖指头,脸色微红道:“昨晚上你去郑馨姐那儿两回,你总共两次,没错吧?”

    “呃……没错。”

    “你在我这儿来的次数,顶了她快三个,没错吧?”

    浦杰一回想,点头道:“没错。”

    她微微一笑,端起旁边的水喝了一口,故意对他做了一个咕咚下咽的动作,道:“呐,有些事儿呢,只要是女人,都行的。哪儿能真把自己当块田往那儿一摆,就等着你这大公牛过来耕啊耕。反正我教了,她们学不学,就不是我管得了的事了,我总不能去扒你们床头看着。反正……下次我说什么也不这么累了。”

    浦杰忍不住道:“彤彤,昨晚上……最后那次我其实都够了,是你非说我不够还要来的,我还当是你没够。”

    方彤彤一怔,跟着打了个哈哈,“啊?是吗?有这回事儿?”

    说着说着,她一皱眉,自语般道:“对哦……最近,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儿。怎么感觉,一抱着你身子,就觉得你宝贝得不行呢?以前没这样过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