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现在滴年轻人啊
    “你的意思是……她怀孕了?”浦杰瞪圆了眼睛,脑子里顿时想起裴乐说堂妹拽着她一起去买宽松裙子的事情,合着那丫头还挺有母爱想生下来?

    “我……我不知道,我想让小冬买个试纸测测,可她总说再等等,说不定是因为学习压力大,再等等就来了呢。结果,就一直等到了现在。今天过去,就迟到十五天了。”

    “这……这……”浦杰哑了半天,挤出一句,“你们俩平时是怎么做安全措施的?”

    薛超的脸有点红,低下头吞吞吐吐地说:“就是……就是最后弄外面呗,我跟她难得才能约会到那地步一次,套子……太不舒服了。中间有一回没忍住,直接放里头了,紧急药伤身,我没舍得叫她吃,总觉得……不至于这么准吧。”

    得,看来九成九是中奖了,估计裴冬自己都有了感觉,才会去转悠挑新裙子。

    他大爷的这俩年轻人的思路怎么都不正常啊,浦杰拍了一下脑门,无奈地说:“你俩一个整天担心,一个不当回事,就不能先买了试纸测一测再说吗?”

    薛超嗫嚅道:“可测出来……万一……有了呢?”

    “这玩意是你不测就会自然消失的吗?”浦杰差点没压住火,连忙深呼吸了两次,“薛超,你年纪是小点,可你都跟裴冬到那地步了,说明你已经是男人,她也因为你变成女人了,你们就必须早点验证结果,然后,商量解决办法。你给裴冬打电话,叫她马上过来。我给裴乐打,这事儿裴冬家长多半还不知道,我得让她姐在场。”

    一听浦杰电话里说出原因,裴乐就发出了一声哀嚎般的短促尖叫,立刻表示自己马上就到,不过跟着小声嘟囔了一句:“他俩才十六诶,我年底就二十六了……”然后发现手机还没挂断,又惊叫了一声,总算没了声音。

    “薛超。”浦杰考虑了一下,开口问,“你明天就要去国青报道了,如果能一直赢下去,二十四号之前你都回不来。说实话,裴冬怀孕的可能性已经很大了,你诚实点告诉我,如果她真的怀上,你希望怎么解决。”

    薛超低下头,双手从耳旁伸上去,紧紧揪住了头发,“我……我不知道……”

    浦杰长长叹了口气,轻声说:“你知道吗,男人听见自己有孩子后的第一反应如果不是高兴,那就意味着,这个宝宝并不受欢迎。”

    “浦总……我……我还小啊,我真的没想过这就当爸爸。”薛超双手蒙住脸,有些痛苦地说,“可我爱小冬,我不希望她讨厌我,我能感觉出来,她说自己例假晚了好几天的时候心里可高兴了。我只能跟着装高兴,可我……可我实际上是害怕的啊。我这几天做梦都在祈祷,一定不要是真怀上了,不然……不然我该怎么办?小冬该怎么办?她还要上学,还要陪我一起去留学呢,怎么可以这就当妈妈?”

    “薛超,”浦杰又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没准备好当爸爸,就要管住自己的小弟弟,用大牌子超薄款,没那么难受的。”

    “我以后知道了。”他点点头,闷声闷气地说。

    “那,假设这个孩子已经有了,你的意思就是不要。”浦杰慎重地问,“对吧?”

    这次,薛超没有再犹豫,而是带着几分慌张点了点头。

    “我来帮你解决这件事,你能保证在这几天里调试好心情,备战亚青赛吗?”

    “能,我……我就是连训练和比赛时候都在想这些,我不知道怎么跟小冬开口,我真的怕她伤心。”

    “这样吧,”浦杰指了指窗外,“你先去对门看会儿外语,这里交给我和裴乐,等到有确切结果了,我通知你。去亚青赛期间,你和她不要联系,彼此都冷静一下。她手术后需要静养,这……起码也算坐了个小月子,估计这阵子她情绪会容易波动,今天之后,你等到比赛完再和她见面最好。”

    “需要手术的话,我想……”

    “不用你在这儿陪她。裴乐在就行,为了你们好,这件事最好能瞒住裴冬的家长。我来安排吧。”浦杰已经下了决定,口气也就平静了许多,“你别太放在心上了,每个人都会犯错,以后改正就是。她那么爱你,会原谅你的。不过你应该好好提醒一下自己,她是因为什么爱上你的。”

    薛超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自己的脚,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很快,裴乐就先一步到了,进来后没见到裴冬和薛超,就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浦杰面前,匆忙询问了一下事情的大概。

    听浦杰说完,裴乐摸摸头,皱眉说:“我也不太懂啊,薛超那样避孕不行吗?就一次没忍住,不至于那么巧吧?”

    “等你妹妹来就知道了。”浦杰摇了摇头,深感如今某类该做的教育缺失到了多么严重的程度,二十六岁的女律师,竟然连避孕常识都不具备。

    过了十多分钟,裴冬推开门走进来,看了浦杰和堂姐一眼,疑惑地问:“阿超呢?他给我打电话,怎么人不在,训练去了吗?不是今天才回来么,教练不会半天假都不给吧?”

    裴乐脸色凝重地招了招手,“小冬,你过来,我跟浦总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裴冬蹙眉看向他俩,磨磨蹭蹭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小心地说:“怎么了?”

    浦杰知道这事儿总要有个当恶人的,就抢在前面开口说:“裴冬,我跟薛超谈了谈,关于你两周多没有来例假的事情,你觉不觉得,应该做一个检查,确认一下消息,好着手安排后续的事情啊?医院现在验血验尿都很快,你同意的话,我这就开车带你过去。”

    裴冬观察着他的表情,抿了抿嘴,说:“不用去医院。我……昨天就买试纸了。”

    她犹豫了一下,打开装手机的小皮包,从内袋里摸索出一个小塑料袋,摆在了桌上。

    里面那个小小的试纸条,两道杠,中奖。

    “我还说他这次赢球了给他个惊喜当奖励呢。”裴冬撅了撅嘴,但眼里还有掩饰不住的得意,“不行就亚青赛打完让他知道,他一定可高兴了。”

    说到最后的一句的时候,她的脸上洋溢着近乎天真烂漫的欣喜,和一丝过早到来的母爱。

    那表情,真是看得浦杰心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