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真他妈疼
    砰!

    下一秒,浦杰清清楚楚听到了自己大腿中间发出了一声沉沉的闷响,就像是一个秤砣,从三楼掉在了半扇带着排骨的肥猪肉上。

    剧痛从骨节处瞬间弥散开来,带着令人大脑麻痹的电流,疯狂地袭击着他的大脑。

    如果在这一刻不控制自己的本能反应,浦杰一定已经前扑出去,一手扼住薛超的脖子,一手勾着他的腰,把毫无格斗经验的他像块门板一样重重砸在地上。

    这个角度下后脑砸地,直接变植物人也不是没可能。

    他之所以克制住了,当然不是因为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他还能想到薛超的价值和他振兴汉央足球的梦想。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身体马上就意识到,这一脚踢偏了。

    不管怎么想,薛超那一脚都是奔着“踢球”来的,可最后,他的脚背,却准确无误地踢在了浦杰大腿根紧挨着要害部位、近在咫尺的地方。

    如果蛋蛋也有思维,恐怕已经吓出了一身白毛汗。

    “怎么……踢歪了?”浦杰疼得歪倒在一边,捂着胯下满头冷汗地说。

    他已经够壮的了,可没想到职业球员的一脚还真不是闹着玩的,换个普通男的,这一下大腿多半要骨折,就是没断子绝孙,少说也要仨月卧床不起。

    薛超似乎也有些后怕,他退后两步,瘫坐到椅子上,喘着粗气说:“算你走运,我十脚里也不会踢歪一脚,正好被你赶上了。这……这可能也是我姐姐在保佑你吧。”

    “能冷静下来,跟我好好谈谈了吗?”浦杰忍着痛坐正,心想这条大腿晚上不好好热敷一下的话,可能还真要肿。

    “咱们能谈什么?”薛超带着近乎悲愤的表情发出了一串凄苦的笑声,“你能做我姐夫吗?”

    “除了一张结婚证和对应的专一关系之外,我不认为我做不到其他你觉得姐夫该做的事。”浦杰揉着痛处,尽量保持着声音的稳定,“我可以把你姐姐照顾得很好,也许,远比某个可能会和她结婚的人要好得多。我对权力、财富的渴望并不强,我所希望的,就是我身边的女人们,都能幸幸福福快快乐乐的生活。你想对裴冬承诺的,就是我想对你姐姐承诺的。”

    “别跟我相提并论。”薛超嫌恶地说,“那么女球迷,我可只看中了裴冬一个。”

    浦杰望着他,望着那双还没有被诱惑侵染过的眼睛,在心里叹了口气,退让说:“是,但其他的部分,那份心情还是一致的。”

    “在你的女人只剩下我姐之前,我不会承认你这个姐夫的。”薛超站起来,走向门口,“至于其他的,我不希望我姐难过,我暂时先不跟你计较。如果……如果你对不起我姐,让她痛苦哪怕一次,浦总,你记住,我下一次那一脚,就绝对不会踢歪了!”

    “我不会给你那个机会的。”浦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跟着薛超走了出去。

    虽然腿疼得要命,但他心里却非常高兴。

    他和薛安之间最大的阻碍,终于算是初步破开了一个通道,虽然不是很好走,但起码,路已经顺畅了。

    “你们说什么了?超超,你……你干什么了?为什么杰哥走路一瘸一拐的!”薛安惊慌失措地迎上来,结果这句话声音有点大,惊动了屋里一直没出来的方彤彤。

    “一瘸一拐?”方彤彤一把打开了门,眼睛瞬间就盯住了浦杰捂着的地方,她心疼得皱了下眉,但没有去抢已经被郑馨和薛安占住的位子,而是斜瞥一眼薛超,信步走了过去,微微一笑,道,“他是不是让你踢他了?”

    对着笑靥如花的方彤彤,薛超顿时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地点了点头,说:“他说让我出气。我就踢了。我……我踢他大腿来着,没踢中间。”

    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危险的风暴正在方彤彤的眼中酝酿,浦杰果断大步走过去,把她往后一拽拉进怀里,沉声说:“彤彤,彤彤,是我让他踢的,不怪他,真不怪他。”

    光滑的面颊下,咬合肌明显地蠕动了两次,方彤彤深呼吸了三次,挤出一丝微笑,貌似平静地说:“大家还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今天这里没有晚餐招待,真是对不住了。”

    “彤彤,”浦杰赶忙柔声道,“这么一屋子人,都饿着?”

    方彤彤冷哼一声,道:“我敢做,踢你的人敢吃吗?我这人心眼小,万一放点什么不该放的,那多不好啊。”

    说着她柳眉一竖,揪住浦杰就往屋里走去,提高声音说:“郑馨姐,小安,都给我进来,帮咱男人上药了。闲杂人等,还有事的外面候着。要走的,出去记得把门带上。恕不远送!”

    所有人都清楚地感受到了,一个家中的女主人开始发脾气的时候,气氛有多么尴尬和紧绷。

    郑馨麻溜跟了进去,薛安也连弟弟都不多看一眼,就跟去了卧室。

    薛超心里,方彤彤这个嫂子本来也有着格外亲切的地位,结果刚才跟她眼神一对,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里明明还有气,明明知道这个是自家姐姐的情敌,可愣是憋不出半句话来,反倒满心觉得对不起,自己那一脚踢得冲动了。

    “小冬,我……我做错了吗?”他捂住脸搓了搓,满眼迷茫。

    “我不知道。”裴冬拉过他的手握住,柔声说,“我只知道我爱你,别人不让我跟你在一起我就会很难受,难受得想要死掉。那,你想过咱姐会不会难受了吗?”

    “可……可浦总有女朋友!”薛超愤愤不平地说。

    “你要是有女朋友,我也一样要抢。”裴冬握紧他的手,毫不犹豫地说,“我认定的,我为什么不能去争取一下?”

    “可我姐……没想抢。”他握紧拳头,窝火地说,“再说你看那个嫂子那么厉害,我姐哪抢得过。我都哆嗦……”

    “怎么处理,是姐的事儿,你能体会她的心情就行。”裴冬抱住他,轻柔地抚摸了几下,跟着看了看一脸想走摸样的堂姐,小声说,“那个嫂子正生你气呢,我看……咱还是走吧。以后有机会,我再来找她学那几种营养餐的做法。”

    裴乐唉声叹气地说:“啊啊……人家还说今天晚上能蹭顿好吃的呢。薛超啊薛超,你说你发什么神经,竟然踢自己老板裤裆。”

    “什么?他踢谁裤裆了?”刚拿钥匙开门进来的孟沁瑶,马上一脸惊讶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