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厨房只能用来做饭?
    浦杰想到这里,眼前一亮就走到门口,抬手正要拧门把进去,门却咔哒一下开了。

    方彤彤没有洗头,看起来只是冲了冲身子,就换了一身色泽明快的背心热裤走了出来,瞄他一眼,抬手在鼻尖上一点,笑道:“急什么啊,馋猫。我去厨房了。你去书房忙吧。”

    “哦,那……需要帮忙喊我。”浦杰压下心火,点点头过去打开了电脑。

    可这会儿满脑子都是方彤彤巧笑倩兮的模样,恨不得往剧情里塞一个类似的女主角跟男主角爱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腾云驾雾行云布雨颠鸾倒凤香汗淋漓……404未找到。

    他晃晃头,赶忙喝了口凉水,让自己醒醒神,把注意力集中在word界面而不是脑子里穿着短裤跳热舞的方彤彤上。

    啧……这图标扭得真好看。

    这根本什么都写不了啊喂!

    忍耐着掀桌的冲动,浦杰打开马甲资料草稿收集处,先把那个守门员放进去备用,最近气运不足暂时不敢开搞,还是先缓一缓为妙。

    按照他的推测,气运的消耗应该和好事的效力有直接关系才对。这次损耗不算小,那来投奔的两个小球员,多半潜力能让他非常满意。

    不然也太不值了!

    他正不知道干什么好的时候,厨房那边总算传来了一声早就等待的天籁。

    “阿杰,忙吗?不忙的话,来打个下手呗?”

    “来了!”他从没往厨房跑的这么高兴过,脑子里那个扭来扭去的方彤彤瞬间淡化了一点。

    刚一走进门,他脑子里那个小方彤彤就砰得一下炸成了烟花,消失不见,只留下飘落的小背心和热裤。

    “彤……彤彤,你……你是……热吗?不是开空调了?”喉咙里一阵发干,他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

    方彤彤洗干净了食材,整整齐齐分盘摆好,米也已经准备完毕。当然,这不是重点。

    她穿上了一般炸东西时候才会用的大号连身围裙,她自己挑的,火红的颜色,看着特喜庆。当然,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这会儿只穿了这么一件围裙!除了这块能包住她小半个身子的红布,别的什么都没有!

    往下走的血液太多,浦杰一瞬间感觉自己都有点缺氧。

    厨房窗户没帘子,但她关了往外拐的那道门,门上挂了衣服,基本上,算是挡住了被看到的可能。

    “是啊,好热。”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故意拎起围裙两边摆了个邀舞一样的姿势,只不过,是背对着他。

    他果断走过去,从背后把手伸进围裙中,搂住她,“我身上凉,这样……是不是好点?”

    “对啊,我就是想你帮我这个。真舒服。”她笑呵呵一转身,放下案板,从刀架上抽了把刀,一边忙活,一边问,“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看得我都不饿了。”他又凑过去,但担心她切到手,不敢乱动,只敢贴着她的后背,柔声说道,“不行先别做饭了好不好?”

    “我也很想你啊。”她软软撒娇一样说道,“可这个焖饭,要等不少时间,中间还要看锅分批加东西,人家脱不开身呢。”

    这种时候男人的理解能力通常会指数级上升,他马上轻喘着说:“那……厨房也不是只能用来做饭的吧?”

    “厨房说到底就是个屋子嘛。”她笑眯眯地故意贴着他扭了扭小屁股,“看你是不是真想我咯。”

    “想……我想得不得了。”他不再犹豫,看她已经放下了刀,马上热情洋溢地吻了过去。

    这次,她扭过了头,眯着眼睛,满含柔情地献上了柔软娇嫩的唇瓣。

    炽烈的火焰,在还算宽敞的厨房中顷刻迸发,四散点燃。

    指肚划过柔软的鸡胸肉丁,轻轻一压,上面的水珠就颤巍巍掉落。

    笋尖被握住,蓬勃的生命力,仿佛正在其中流淌。

    排骨买来时就已经处理完毕,精肋排的好肉,包裹着中央硬邦邦的骨头。

    食材需要融合,早已迫不及待。

    酱料黏黏地漾开,光滑的碗边外,不小心流下了一滴,缓缓地淌落。

    蒸汽溢出了小小的排口,发出愉悦地风声,宛如呻吟。

    小小的米粒在高温下膨胀,越发晶莹、圆润。

    气孔外的小盒子里,凝聚的水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啪,锅盖缓缓弹起,掀开。

    鸡丁已经吸满了酱汁,小小的,红红的,软中带硬,看着就极有弹性。

    排骨也早已被浸透,埋没在浅蜜色的饭堆中央,怎么都不舍得出来,可它其实是一开始就放在里面的,最重要的主菜,是这饭堆、鸡丁、酱汁,簇拥包裹的核心。

    这正是排骨最酥烂的时候,继续埋在饭里,只怕又会越来越硬。

    方彤彤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她轻轻推了推浦杰,挺直了身子,笑着往前迈了半步,声音还带着一丝亢奋后的沙哑,“阿杰,焖饭都好了,吃饭吧。”

    浦杰还有点意犹未尽,抽过纸巾帮她擦了擦,然后给自己随便一抹,亲了她一口,说:“可我还想吃你。”

    “我焖一锅饭,你就能吃我两次。”她笑着咬了他一口,娇嗔道,“你要这么不给人歇气,不得活活吃死我啊。不管,我要吃饭,我饿了。”

    “哦,好吧。”浦杰只好捡起裤子穿上,依依不舍地帮忙端碗出去。

    出去后到了饭桌边,方彤彤还是只穿着那件围裙,摸了摸凳子说了声好凉,就扭身一屁股坐到了他的怀里,撒娇道:“你害得我没力气了,吃不到饭,饿死怎么办?”

    “那我……喂你?”他搂紧她,试探着拿起了勺子。

    “啊。”她真跟小孩子一样张大嘴巴,就等着他喂。

    这种以前电视里看到只当肉麻的情景,浦杰实际参与进来才发现爽到想飞,他手背上掉了饭粒,她立刻凑过来轻轻一舔吃到嘴里,捏块排骨喂她,她啃着啃着,就顺势含住他的手指,不轻不重地吸吮几下,唇角有了油花,她就把小脸一侧,叫他给亲干净。

    挺香的焖饭,浦杰最后楞没记住是啥味。

    他都没注意自己到底吃了几口,反正一听见方彤彤酥酥柔柔地说句饱了,就立马抱起她冲进了卧室。

    他这一晚完全抵受不住诱惑,一直吃了她足足五遍。

    所以说这就像榨果汁,除了有好器具,还要有好技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