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六章 还是见了父母。
    “什么?”浦杰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大了一圈,赶忙问,“是怎么回事?在哪家医院?情况严重吗?”

    孟沁瑶有些无奈地说:“浦杰,我有那么神通广大吗?我也才接到她妈妈的请假电话而已。我倒是给你问了地方,她在三医院。不过……你马上要出差了,有空吗?”

    浦杰毫不犹豫地说:“工作可以回头再做,也可以让别人去做。郑馨住院了,我怎么能走。我……我一会儿给凯哥打个电话,让他先抽个球探过去一趟,把人带回来。”

    “那看来……你今天是要请假咯。”孟沁瑶的口气听起来十分平静,到没有什么特别的波动。

    浦杰这会儿也没心思多分析她是不是还有什么情绪,直接说:“嗯,有空我会去公司的,有事给我打电话。先挂了,拜拜。”

    挂断后,他直接把电话打给了黄凯,让他迅速安排一个球探去星标邮件里那个地址考察那位叫靳鸿图的年轻球员,一旦水平合适,尽快让他到俱乐部先签定工作合同。

    反正经纪合约晚点再签也来得及,他要赚的主要还是未来。

    听说郑馨病了,黄凯也没多说什么,问了问医院,就表示他这边可以先休息两天,一切以郑馨身体为重。

    开车奔着市第三医院而去,一路上浦杰都在猜测,郑馨的身体,会不会就是被他吸取了气运造成的恶果?最近他的心思都放在郑馨和方彤彤两人身上,马甲断断续续也消失了几个,难道……真的把郑馨先一步拖进了痛苦深渊之中吗?

    险些追了前车的尾,他才反应过来不能再走神了。

    到了医院,他先拿起手机拨给了郑馨,结果对面是关机,他皱着眉在通讯录里翻了一圈,这才惊觉手上竟然没有一个郑馨亲人的联系方式。

    而这……甚至还是他名义上唯一的女朋友。

    懊恼地给了自己一拳,他直奔接待台,紧张地打听了一下。

    结果电视剧里那种点几下鼠标就能查出具体病房号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听了他说的情况后,秀气的护士小姐只是礼貌地请他去急诊楼再问问看。

    迈开大步一路狂奔过去,浦杰这下总算是相信,东阳剧中常见的大步跑原来真的有现实原型,人生中确实会有这样的时刻,让你觉得走路慢到不能忍耐。

    冲进急诊楼,他没头苍蝇一样先后问了两个窗口,总算得到了答案。

    昨晚的确有个急诊送来的病人叫郑馨,连夜紧急实施手术后,已经转去了综合楼普外二科病房。

    点头道谢,浦杰转身再次施展东阳跑,在一群人看傻子一样的注目礼中一路穿过后院狂奔进了综合楼,直到进了电梯,才弯腰扶住膝盖,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气。

    “郑馨是吗?您稍等……啊,在14床,那边七号病房。”终于从护士口中听到了最需要的答案,浦杰长出口气,缓缓走了过去。

    走出两步,他想了想,又退了回来,紧张地问:“不好意思,麻烦您再问一下,郑馨……她是什么病?为什么会严重到夜里过来做手术啊?”

    护士正要帮他看一下,某个病房的电铃摁响了,她接通一听是要拔针,只好歉然一笑,匆匆离开。

    浦杰的心还提在嗓子眼,离病房越近,紧张感就越是沉重,像个秤砣坠在他的胸口,牵拉着内脏隐隐作痛。

    到了病房门口,他不太敢直接进去,只好先从窗口张望了一眼。

    然后,他就象是被谁狠狠揍了一拳似的,心疼得连眉头都绞在了一起。

    郑馨躺在靠窗的病床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她的旁边吊着输液瓶子,还连接着一堆让他眼花缭乱的仪器,导尿管连接的袋子垂在床边,一个瘦瘦小小的中年妇女坐在旁边凳子上,正低头摆弄着手机。

    稳定了一下急促的呼吸,浦杰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一直走到床边,站在那里,凝望着病床上的郑馨。

    那位中年妇女暂停了手上的三消游戏,抬起头,打量了一下浦杰,不太确定地说:“你是……雯雯的男朋友,浦杰?”

    雯雯?浦杰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这多半是郑馨的乳名,他赶忙点点头,有点紧张地说:“是我,您就是郑馨的妈妈吧?阿姨,郑馨……这是怎么了?”

    郑母顿时有些来气,瞪了床上一眼,絮絮叨叨地说:“还不是这丫头不听话,让她看医生非说没事,还偷偷吃止疼片以为是痛经。结果晚上差点休克过去,吓死我了。120送来医院一检查,是什么急性化脓性阑尾炎,并发了个什么什么腹膜炎,只能马上开刀,我跟老郑被她折腾的,一夜都没合眼。谢天谢地人没事啊……”

    她白了浦杰一眼,没好气地说:“不是我当长辈的说你们啊,小浦,你是她男朋友,公司又是你开的,就不能让雯雯多休息休息少加加班吗?人要是病坏了,是要影响一辈子的呀,你们以后日子还长,什么公司不能慢慢开嘛,何必急在这一时呢?”

    阑尾炎?听起来倒不像是很严重的病,浦杰顿时在心里长长松了口气,这会儿才觉得腿都有点发软,还得抖擞精神陪笑着说:“阿姨,我真没叫郑馨加班,她的工作不算太多,只是……她想多学习学习,将来好担起更重要的工作,更好的前途。”

    回忆起了郑馨提过的自家母亲情况,他连忙又补充说:“我是说让她轻松点,反正将来大不了我养她。可她不干,非说什么女孩子要有独立的收入才不会被欺负。”

    郑母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她哼了一声,说:“这倒没错,搁家里做全职主妇,家里外面网上都要被人瞧不起。”

    浦杰小心翼翼地说:“其实各人有各人的追求,不管是职业女性,还是全职太太,只要是女孩自己喜欢、愿意的,就应该尊重。”

    “哼,刚开始谁不喜欢懒着在家不工作?做做家事多轻松?等到有孩子被拖住呢?等到忙着忙着跟社会脱节了呢?小浦,阿姨也不怕直说,你创业这么忙,家里的事你能帮得上多少?雯雯窝在家里,还不如和你一起赚钱把家事请人来做嘛。”

    浦杰笑了笑,赶忙点了点头。

    他正发愁如何应付到郑馨醒来的时候,病房门开了,一个身量挺高略微发福的中年男人拎着粥桶走了进来,一见浦杰,就皱眉说:“嗯?这不雯雯的男朋友吗?你怎么来了?雯雯说你要出差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