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六章 是时候了。
    看着陈副校长尸体不同角度的几张照片,浦杰心底克制不住地升起一丝快意,但很快,就被隐隐的担忧取代。

    他只是想割掉这个烂疮,替赵晓珂出一口气,也为那些被欺凌羞辱、当作礼物送来送去的女生讨个公道。

    可没想到,风暴才一吹起,就迅速扩大到近乎失控的状态。

    那两个如他所设计那样含恨自杀的抑郁症马甲,在他其余小号豁出一切的交替爆料中,给记者角色那边捅出的报道增添了浓墨重彩的旁证,也顺利压下了每次类似事件都会及时冒头的质疑者各怀鬼胎的猜测。

    于是,群情激奋。

    那些和浦杰一样生活在城市,看不到黑暗也懒得去管人间疾苦的网友们,再一次把激昂的情绪聚集起来,汇成了来自外部的巨大力量。

    这股力量当然不会满足于只割掉这块烂疮而已,被拔出的萝卜,终于还是带向了旁边的小树、中树……直到东涵市这棵大树。

    浦杰在车里发了会儿呆,坦白地自我承认,设计那些马甲投放下去的时候,他并不是真的不想看到如今闹大的结果,或者说……他期待这样更多。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感觉到打心底舒了口气。

    陈副校长戴着手铐被抓上警车的画面,当然比不上刚才看到的照片更让他愉快。

    这种人……本来就死了更好。

    他哼了一声,先调出赵晓珂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浦学长,这么早就约明天过去的事情了吗?我还上着班呢。”

    “不,我是想问问,你看到范姚镇的新闻了吗?”

    “哦……我看了,”赵晓珂的声音听起来透着隐隐的高兴,“看来这世上,总还有勇敢的好人。”

    “刚才突发的报道看了吗?那个陈副校长的。”

    “啊?我正校稿,没注意,我看看……”她似乎是打开了自己关注的新闻源,能清楚听见鼠标咔哒咔哒的响声,接着,她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他自杀了?”

    “嗯,我就是想让你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恶有恶报。”

    赵晓珂沉默了一会儿,带着克制不住的恨意说:“没错,他活该。”

    这句话,终于消去了浦杰心中最后一丝阴霾。

    心情变得轻松愉快,他一边开车往郑馨家那边过去,一边扶正耳机,拨出了号码。

    郑馨似乎正被家里的母亲念叨着什么,一听他约吃午饭,兴高采烈跟得救了一样连声说好,连去哪儿吃都没问就说在院门口等他直接挂了电话。

    过去把她接上,浦杰理所当然地问:“怎么,又被你妈念叨了?”

    郑馨垂下嘴角,点了点头,“催着我出去再找工作,我说要学习,顺便等你开公司,她就跟我一个劲儿的分析创业怎么怎么不靠谱,那么多大学生毕业出来创业创业完了就失业还欠一屁股债,还想让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一起踏踏实实回去夏升上班。”

    “看来该让你多上一阵班的。”浦杰腾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说,“这样你在家也不能好好看书了吧?”

    “嗯……还行吧。”

    “那不如这样。”浦杰眼睛一亮,摸出钥匙串,“给,拿着。”

    “干嘛?”郑馨眨了眨眼,一脸不解。

    “喏,那儿,街口,看见配钥匙的了吗,去配一套,这把和这把,还有这把是地下室的,拿一套新家的钥匙,那边差不多收工了,早晨没事你就过去看书,我没什么事儿就也去找你。怎么样?”

    郑馨忍着唇角的笑,攥着钥匙轻声问:“这样……好不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本来等彻底收拾好也该给你一套的,提前点就提前点呗。而且……床都到了,咱们该去转转四件套什么的了。”

    她握紧钥匙打开车门,嗯了一声,就跑向了配钥匙的小摊。

    等她回来,手里已经多了一串新崭崭的钥匙,脸上也多了藏不住的笑,“浦哥,咱们去哪儿吃?”

    “去电脑城附近吧,我顺便把电脑和路由器的事儿弄清,这样过完年,差不多我就可以搬过来了。”浦杰心满意足的吁了口气,“长这么大,总算彻底独立了。”

    “真羡慕你,我还得继续被爹妈念叨。”郑馨故意撅起嘴抱怨了一句。

    “那我说登门拜访你还不肯,现在后悔吗?”

    “不后悔,一年就是一年。”她侧头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浦哥,我也挺希望一年后你还这样想的。”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他笑着按导航指示拐进路口,“等一开公司忙起来,那叫个时光飞逝。”

    郑馨有模有样地握了握拳头,“没问题,我有心理准备。将来一定能比留在夏升还好。”

    “这个我保证。我绝不让你将来在爸妈面前说不起话。”浦杰看了看车窗外,“就那个家常小炒怎么样?”

    “好,下午既然还要买东西,简单吃吃就行。”

    “买东西是次要的,”浦杰停好车,越过座位吻了她一下,“早点回去装上路由器,家里手机就能wifi上网了,这个比较急。”

    进饭馆里点完东西,浦杰从皮包里拿出手机包装盒,放在桌上推了过去。

    郑馨楞了一下,“这个……是送我的?”

    “你手机不也挺旧的了。新年礼物,喜欢吗?”浦杰拿出自己的手机放在桌上,“这样才配啊,我的手机是你送的,你的手机是我送的,多好。”

    郑馨低头笑着摸了摸盒子,小声说:“可你送的顶我买的快三个了。”

    “这个不能算绝对值,要算相对值,你那会儿才多少存款,我都多少了。”

    “也不能那么算啊,你旧手机是因为我才坏的,我赔你是应该的。”

    浦杰把头往前一伸,笑着说:“那你现在是我女朋友,我送你也是应该的啊。”

    开开心心吃完饭,去买了一台跟现用那台比起来上了不止一个档次的电脑,带着路由器直接回了新家,浦杰上去一看,大部分家具电器已经送到,进门后基本已经有了回家的感觉。

    知道郑馨也有了钥匙,邓雯笑得合不拢嘴,就跟她家儿子带对象上门一样。

    浦杰调试好电脑和路由,顺便打开网银买了一套正版office算是还以前盗版的债,让两个女人在外面聊天谈心,自己插上u盘写起了。

    郑馨身上毕竟还不方便,晚饭吃完后,浦杰就把她送回了家。

    吻别完毕,他把车开到接近小区门口的地方,看了看时间,给孟沁瑶打了电话。

    新年礼物还剩一样没送出去,差不多,也是时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