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〇三章 不是钱的事儿……
    公布这个消息的时候,还以为是要通知能免费在这儿吃晚饭的几个诗人顿时炸了锅,沙火更是直接站了起来,一句不知道是什么的话差点脱口而出,但在嘴皮子边硬吞了回去。

    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往大巴那边过去的时候,已经从喜出望外情绪里平复过来的浦杰考虑了一下,说:“我觉得,孟沁瑶帮忙了。”

    “能确定吗?”

    “**不离十。”浦杰小声说,“这酒店叫晨光,和卖文具那家肯定不是一回事,孟沁瑶专门在这儿休养,我想,这酒店估计也是朝阳集团下属的产业,我记得他们不是喜欢搞这种牌子吗,子公司都是旭日、黎明什么的。”

    “那……他们家就算是投资方了。”赵晓珂沉吟道,“也对,沙火在东涵文艺圈挺有人脉的,能直接把你加进来把他剔掉,估计得是投资方开口才行。”

    浦杰笑了笑,有点庆幸地说:“其实我挺不喜欢那种太娇纵的女孩,当年玩仙剑就老不给林月如练级,得亏刚才忍住了没得罪她。”

    没想到赵晓珂竟然也玩过,微微一笑,说:“那你锁妖塔出来难受了没?”

    “我……”他噎了一下,诚实地说,“好吧,还是难受了。”

    “所以啊,刁蛮无礼什么的,对漂亮的女孩子来说算是比较无害的缺点了。”

    浦杰顿时起了抬杠的兴致,“被林月如绑起来用鞭子抽的人肯定不这么想。”

    “一般人都不会那么在乎配角的感受吧。”

    “那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大多数时候都只是配角。”

    “不不不,就是因为意识到了但无法改变,才会一直抱着成为主角的梦想而努力。”

    一句句聊着走上大巴,这次沙火远远落在了后面,跟贾文艺不停争执着,倒是没了人抢座。

    “一想到每次过来探讨剧本就得晕车两回,我就头大。”赵晓珂迈进靠窗座位,长长叹了口气。

    “全程开窗透气吧。你来的时候可能开的时间太短。”浦杰坐好后,小声建议。

    “可是……风很冷。”她有点尴尬地笑了笑,缩了下脖子。

    浦杰当仁不让脱下外套递给她,“早说啊,我可是英雄救美专业户。这种不用担心掉下去也不用担心挨刀子的,来个几十遍也无所谓。”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微微颔首接过,“好吧,谢谢。”

    “没有什么味道吧?”

    她一愣,忍不住拎着领子闻了闻,跟着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把玩笑当真了,连忙放回到身上压好,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稍微……有点汗味,没什么。”

    看她低头去闻自己衣服的时候,浦杰的心里不禁轻轻地荡漾了一下,也连忙别开脸,说:“我、我开玩笑的,别当真。”

    盖好衣服,赵晓珂抬手打开了窗户。

    没想到很巧的,沙火和贾文艺就在离这边不远的地方站着吵吵,俩人的声音都有点不受控制,虽说不能全听得太清,但听到大概意思不成问题。

    “沙老师,我解释好几遍了,不是……那边的问题……给你担保了,可我这儿确实有困难。”

    “到底什么事你告诉我!你告诉我,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死?那你赶紧去死吧……浦杰心里暗骂着,扶着前座靠背把头探到窗边,都没注意自己的头横在了赵晓珂的旁边很近的地方,如果赵晓珂是个孕妇,就快成听肚皮动静的姿势。

    赵晓珂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只好红着脸往后靠并吸气收腹,尽量不碰到他。

    “有人点名了,就是要浦杰,而且直说了,不管人家之前写过什么,哪怕以前是个文盲,也得教会识字儿让他当了这个编剧。”

    这下听得清楚了很多,浦杰竖起耳朵,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

    要真是孟沁瑶帮的忙,这个人情得记在人家名下才行。

    “那为什么非要剔了我?剩下还有仨人呢,去了谁不行?”沙火有点气急败坏,连赵晓珂也忘了网开一面。

    “不行,你也被点名了,有你就不行。”

    “那到底是谁!谁这么小人?”沙上的火开始乱窜,烧得连自己之前干过什么都忘了。

    贾文艺“好心”提醒他说:“沙老师,你交的卷子一共写了十七个字三句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给我交了份东阳国的俳句呢。上来就盯着别人喊小人,不合适吧?”

    “那是因为李哥知道我的实力。这种考试不就是走个过场。怎么,你们还不知道我的文笔?”

    贾文艺似乎不愿意跟他撕破脸,只说:“你既然走了邪路子,就别怪别人用一样法子治了你。这事儿木已成舟,回头我请你跟李总吃饭,到时候再当面谢罪。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你也别纠缠了,以后再有机会,我一定找你。”

    沙火气哼哼地说:“老贾,你要一直跟我这么藏着掖着,李总那边,你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贾文艺似乎也上来了火气,一甩手道:“行,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抬个猴子就来压我,知不知道人家请的是如来佛祖!”

    “我实话告诉你,不听你们李总的,我最多损失点投资,小头,好补,问题不大,要是不听后面这位的,我还拍个屁!”

    他一甩手转身就走,沙火连忙把他拽住,问:“是投资方的大老板?老贾,这不就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吗,骆驼是肉,这羊羔也是肉啊……”

    “不是钱的事儿……”贾文艺有点恼火,索性凑近低声说了句什么。

    沙火啊哟叫了一声,跟着不太相信地说:“他……他给你打的电话?”

    “废话,要不要我手机号也给你看看?这部戏没你的事儿了,死心吧。回去好好想想,别下次得罪了人都不知道怎么得罪的。”贾文艺哼了一声,快步绕过前面上了车。

    浦杰这才缩回自己座位上。

    听见外面说话的其实不少,马上就有好几双眼睛看向了他,那眼神满满的都是揣测。

    “不是投资方,那会是谁啊?”车启动后,赵晓珂也好奇地凑过来小声问,“你还认识什么大人物吗?”

    浦杰没有回答,只是说:“不知道,也许是我运气好吧。”

    他其实心里清楚,孟沁瑶肯定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动用自家公司的压力,而是选择了更有效也更不该轻易动用的人脉,这么一个县级单位主导的宣传口影视剧,不诚惶诚恐才怪。

    可他觉得,自己还是装傻只当什么都不清楚的好。

    这事儿吧……不能细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