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5章 情况不同了
    你到底是心理咨询师还是算命的啊?明明是二选一怎么就能一下子斩钉截铁说了在外旅游的那个?浦杰心里爆了一串,最后嘴上还是说:“我猜的,也不一定就准。”

    “这个还能猜?”俞静思挑了挑眉,颇为好奇地斜靠在沙发床上,“那你怎么猜到的?”

    理由其实挺好编,孟沁瑶怎么有预感的,他就照搬着往自己身上套就是,“你看,我这次过去找她,正好是她的危险期,我们在那儿度蜜月似的玩了几天,本来就有中奖可能对吧?”

    “嗯。”俞静思点点头,淡淡道,“你费尽心机把彤彤追到手,真是你这辈子最运气的事。换我可做不到这么轻易放过你。”

    浦杰咽下这个软钉子,继续说:“她这个例假就是23号前后,她从来都很准,差不出一天以上。”

    “你连这个都专门记着?”俞静思似乎有些吃惊,“还是就记了她的?”

    “她和小瑶的,多了我也记不住。”他简单应付了一句,不过其实他现在脑子非常好用,身边女人的情况像生日啊例假啊都跟列表一样在心里存着,俞静思的他都推断出来记住,知道她应该在九号左右刚来过一次,下一次要到下个月十一号前后。

    “你还真是在奇怪的地方细心。”俞静思摇了摇头,“不过那个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女人的生理期再怎么稳定,也会随着情况而有变化。也许她在国外旅游玩得累了,延后了几天呢。”

    “可她跟着小梅一起去奥雷巴,改行程奔着一家挺有名的医院去了。她本来是要去金字塔附近玩的,突然就换路线了。”浦杰舔了舔嘴唇,小声说,“我觉得她可能是自己有感觉了。”

    “更可能是错觉。”俞静思摇了摇头,“人很容易被自己的希望欺骗。她喜欢孩子,又特别爱你,她的愿望会让她在例假推迟的情况下自我欺骗,造成其实是有了的错觉。这种事,还是等到有确定的化验结果再认定比较好,否则,你也会跟着失望的。”

    “我不担心这个失望,她还年轻,未来还长,我担心的……还是我想问的那件事。”

    “可这个问题根本没法预料。”俞静思又摇了摇头,“我是心理咨询师,不是占卜师,没本事算命。”

    “根据性格推断心理变化不是你们这一行的本事吗?”

    “你犯罪心理之类的电视剧看太多了。”俞静思叹了口气,“人性从来都是复杂而难以预测的,作为心理咨询师,不会对未来下判断,只会从已有的情况做诊疗。”

    看着浦杰略显失望的眼神,她无奈地说:“而且,你说的假设,如果反过来还比较好猜一些。”

    “反过来?”浦杰一愣,问道。

    “对,如果孟总怀孕,彤彤对你来说不会构成什么问题。”俞静思拿起衣服穿上,像是惋惜误入歧途女儿的母亲一样长叹了一声,缓缓道,“经历过沐华那一次,和这一次你们之间的问题,我跟她聊过,聊得虽然不多,但我能判断,她已经可以自我调试任何情绪化的问题,只要是关于你,为你好的。”

    “是这样吗……”他托着下巴,陷入到沉思中。

    “应该不会有太大差错,她顶多低落一阵,等孟总的孩子出生,她估计会是你身边最好的孩子干妈。”

    浦杰吁了口气,说:“反过来,你是猜不到呢,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你猜出的答案?”

    “你最近还真是变了不少。”俞静思没有回答,而是微笑道,“不光身体变好了,心理素质好像也不一样了。以前你来我这儿求助的时候,都像个撒泼打滚的老男孩。”

    “我不能仗着有人娇惯就一辈子当老男孩。”浦杰笑了笑,“看来,我知道答案了。其实你不用那么忌惮小瑶的,她又不会拿你怎么样。”

    “这种事谁说得准呢。”俞静思整理好衣服,走向储物间,拿出消毒液,返回来蹲下擦起了自己的工作场所,“毕竟你现在身边的情况不同了,我很庆幸当初没有趟浑水,不然,这会儿也要心慌。”

    “因为那个群不见了?”浦杰直截了当地指向了最近一系列变化的核心,“可我已经在努力扛下那个群解散后分散开的责任了。我相信我能处理好。”

    “你取代不了那个群。”俞静思停下动作,犹豫了一会儿,扭过身,坐下说,“被拉进去之前,我都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女人能这样绞尽脑汁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稳定其他情人的情绪,我不夸张地说一句,彤彤替你安抚下去的许多小问题,原本都足够让你不敢再花心下去。”

    她伸手摸了摸浦杰的脸,柔声道:“现在你的魅力强了,从吸引力上讲,确实足够取代那个交流渠道所造成的影响。可你别忘了,爱上同一个男人的女人之间,是天然互斥的,你的吸引力越强,她们就离得越近,她们离得越近,斥力就会越明显。”

    “之前那个群帮我消化掉了这些斥力吗?”

    “那倒不是,而是多出了一个吸引点,”俞静思淡淡道,“彤彤的亲和力和在你心中的地位,足够让她吸引到包括孟总在内的其他女人的注意,那么,在这个特定的环境下,她们就暂时注意不到彼此,即使有人想得到更多,彤彤完美填补了孟总作为妻子所欠缺的部分,在这两位的压力下,那顶多就是个想法而已。”

    “可彤彤并没有离开我,”浦杰皱起眉,“只是那个群不在了而已。”

    “不见的不只是群,还是一个大家习惯交流沟通的场所。”俞静思略显惋惜地说,“彤彤之前用了大量精力和时间,把那里营造成了一个无所不谈的地方,就像一个私密的沙龙,除了赵晓珂不怎么发言之外,那里每个人都无拘无束,想说的都敢说,彼此了解,近乎透明。”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她端详着浦杰的表情,缓缓说道,“这个地方消失了。没人知道彼此在想什么,要做什么。当初彤彤把群主交给孟总,应该是觉得,你们夫妻两个已经有能力维持现状。而她不必再消耗这么多精力和心思。”

    “但她显然错了。”俞静思在这里停顿了一会儿,跟着,面无表情地说,“孟沁瑶根本不想管这些事,比起以前那样其乐融融,她更希望见到你的情人们互相疏离,彼此猜疑忌惮,甚至,占据你过多精力免得你不停增加人数。”

    她笑了笑,“这就是我不说答案的原因,孟沁瑶不是方彤彤,也永远不会是。她是你妻子,从内心到实际都是。我只是个情人,所以,我当然要忌惮她。而且,忌惮得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