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2章 小交锋
    “浦总,”傅依依犹豫了几秒,小声说,“人家……还是初吻呢。”

    “初吻不就是给喜欢的人最合适么?”浦杰笑着转过头,“我说过我收费要的是真心,这就是最合适的订金。”

    “浦总,人家是想回去给你当助理,天天能见面,满足一下暗恋的小心思,你这……这么一要求,不就是让我回去给你当小情人了么?”傅依依面颊泛起一层薄红,“我虽然挺愿意的,可你刚才显得不情愿啊,这种事,还是两情相悦比较好吧?”

    她还真是意外的矜持,浦杰略一思忖,微笑道:“你不是都说了,觉得我其实挺喜欢你么,那你也挺喜欢我,不算两情相悦?”

    傅依依用小小的虎牙咬了一下柔软晶莹的唇瓣,眉眼斜斜勾着他,望了一会儿,羞涩道:“不行,我……我还是做不到。浦总,你……你经验丰富,这样让我来,也太欺负人了。换一换,我……我让你吻我好不好?”

    “我比较喜欢乖巧听话的女孩子,”他伸出手,用拇指在她唇线上轻轻横扫了一遍,“没关系,不愿意的话,你可以继续留在投资公司那边当助理的,那边不是还给你转正涨薪水了么。”

    傅依依当然不是为了那点破工资来的。

    柳寄柔每月给家里寄钱,自己除了两套换洗职业装行李中就是一水儿的网店打折货。毕雪看搬家收拾的东西也算是省吃俭用,除了书比较多,最大的开销似乎就是买浦杰的照片。

    而傅依依,光买限量拍卖版就已经砸出去至少十来万,有车有房衣服和包就没有不是名牌的,跟这样一个女孩谈薪水,和开玩笑也没什么差别。

    可浦杰还故意在最后一句上加重了语气,那算是谈判常用的技巧,相当于底线陈述,含义就是,到这儿为止没得商量了。

    傅依依是个聪明人,说不定,比他身边所有女人都聪明一些。

    她当然听得懂,但她似乎还是不想放弃那应有的小挣扎,估计是牢记着女孩上赶着不是好买卖的教训,迟疑半晌,才说:“那……浦总,我要你闭上眼睛。”

    可惜,浦杰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她面前建立起做为男人的权威,他总要学着掌控身边的女人们,拿个高难度的练手,低级别的自然就都手到擒来了,“不行,我喜欢看漂亮的姑娘被我吻到心醉神迷的样子。”

    “可那么害羞的样子被你看到,我会特别不好意思。”不愧是高难度的,她表情非常腼腆地说,“浦总,人家还想维持一下干练的形象呢。”

    “那是给外人看的,接吻过,怎么还能算是外人呢?你愿意我永远把你当助理看吗?”他丢下最后通牒,笑吟吟地望着她。

    她咬了咬唇,小声说:“那……我就亲一下。”

    “不行,要缠绵的深吻。”他一步也不退让,突然发现自己挺享受这种和女人小小交锋的感觉,“尝不到舌头,我是不会满意的。”

    要什么给什么的日子过多了,这点新鲜感还挺有情趣。

    “浦总,你这……可以叫职场骚扰了吧?”她做出一个夸张的撅嘴表情,带着三分娇嗔说。

    “现在是私人时间,这只能叫私下骚扰。”他笑着应付过去,催促道,“想好了吗?咱们还得上楼收拾行李呢,房东在楼上估计要等急了吧。”

    “那他正好下来看见怎么办?”

    “看见就看见呗,我敢吻,就不怕人看。”

    傅依依的眼底闪过一丝微妙的挫败感,她这次货真价实地撅了撅嘴,在座椅上欠了欠身,缓缓凑了过来。

    在就要吻到一起的时候,她突然停住,小声说:“浦总,我什么都不会呢,你可别嫌我笨啊。”

    “你要什么都会我才头疼。”他笑了笑,伸手揽住了她的背,但没有使力,保证她随时可以撤开。

    她深吸了口气,似乎在心底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接着,自己闭上了眼,吻了过来。

    他抬手挡住了她,笑道:“你也不许闭眼,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接吻的时候想的是不是别人?”

    她睁开眼,看神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更加明显的斗志涌了上来,她嗤的轻笑了一声,突然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扑过来就把柔润优美的唇瓣压在了他的嘴上。

    她故意压得很紧,小嘴儿也用力闭着,一副反正我就是贴着不动看你怎么办的模样。

    可浦杰早不是被女孩子亲一口能僵直三十秒定身一分钟的愣头青了,他笑着微微侧头,把角度一偏,就耐心而温柔地品尝起了她软嫩嫩的朱唇,反正,对此刻的他来说,进去这种迟早的事情,根本不必着急。

    她的呼吸很快就变得急促起来,薄毛衣中饱满如丘的胸膛也开始充满魅惑地起伏。

    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五官更美一些的毕雪纤细单薄,像个枝头刚冒出叶底的青苹果,而傅依依,却已经是颗饱满多汁柔嫩诱人的蜜桃。

    放照片出来打分毕雪能压傅依依一头,但面对面相亲一百个男人里怕是有九十九个会追傅依依——当然,是禁止全要的情况下。

    所以浦杰暗自庆幸,多亏这不是发生在米洲之行前,否则,他肯定把持不住,估计都要等不到上楼,就要在车里大局已定了。

    “嗯嗯……”随着醉人的细小哼声,傅依依的唇瓣打开了,小小的舌尖微微探了探头,就羞怯地躲了回去。

    浦杰乘胜追击,长驱直入,彻底完成了这次深吻之约。

    和侵略性十足的嘴巴比起来,他的手则老实得近乎异常,既没有把她搂紧,也没有趁机上摸摸下捏捏,按照允许接吻就肯定给摸的通行规则大占便宜。

    他就是持久地吻着,注意着她的眼神,期待着看到一点痴迷狂乱的感觉。

    可惜并没有,她满足而愉悦,却明显十分清醒。

    而且,似乎清醒得有些过头。

    她松开了一只手,垂下去,跟着,拿住她的手机,悄悄抬起,打开了自拍的摄像头,从浦杰的斜后方,对准了两人正在厮磨的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