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0.没大没小
    田耘闻听,一拍脑门,苦笑道:“经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不过,对于这等鸡零狗碎之事,我从未放在心上。”又恨恨道:“此贼暗藏得倒挺深,如今还想金蝉脱壳,岂能如此便宜他。”

    此时,晁衡的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他长叹一声道:“他对正派来说,无足轻重。此次,他借回乡之名外出,定然是正派以此作为试探。他离去时也不要派人暗中盯梢,一旦有何风吹草动,只怕他真的会一去不回了。”田耘问道:“大哥,绝对有把握,他会去而复返?”

    晁衡冷笑道:“当然,他如同一枚楔子,插在阴阳门内,正派又怎会甘心就此放弃。你要百般忍耐,还需与往常一样,切不可在他面前露出端倪。”田耘心有不甘地点点头。

    次日清晨,田夫人来到婉儿的居处。婉儿正在梳妆,见到田夫人微微一笑道:“娘如何来得这般早,可有什么事么?”田夫人似笑非笑道:“唉!真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无事,娘就能来看看?你要是不乐意娘来此,娘回去便是。”田婉儿一撅嘴,赌气般地说道:“我只不过这么随口一说,娘来得理不饶人了。我倒是巴不得娘能天天来此呢!”说着,将手中的梳子递给田夫人。

    田夫人闻听,乐不可支,接过梳子,帮她梳理云鬓,问道:“为何不见晁衡?”田婉儿道:“他一早便同鸳儿姐姐去早祭去了。”田夫人点点头,问道:“婉儿,此处无旁人,娘想问你,你与晁衡在一起,可曾后悔过?”

    田婉儿从镜子中看着田夫人,断然说道:“婉儿后悔方才问娘,被娘一顿数落,但从未后悔过与相公在一起。婉儿此生最快乐,最能值得回味的时光,便是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倘若婉儿就此香消玉殒,也会含笑九泉。”说着,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田夫人用梳子轻轻敲打一下婉儿的头,责备道:“大清早的说出这等不吉利的话。”田婉儿嘿嘿傻笑道:“婉儿只不过一说,当不得真,婉儿还要看着宸儿长大成人呢!”说话间,已经梳理好发饰,田婉儿转过身,田夫人满意道:“看到你此番模样,娘便如同见到娘年轻时候一样。”

    田婉儿调笑道:“那是自然,幸亏婉儿长得像娘,如若像爹那般凶神恶煞,岂不要将相公吓跑?”田夫人笑骂道:“你这孩子,真是没大没小,哪有做女儿的,如此说爹的。”田婉儿笑道:“我这不是想夸夸娘嘛!”田夫人正色道:“好了,不与你耍贫嘴了,晁衡何时归来?”田婉儿摇头道:“只怕今日不会过来,娘有何事,何不告诉婉儿?”

    田夫人看着窗外,不无担心道:“晁衡即将参加鹤鸣山大会,吉凶莫测。依他目前的武艺,充其量也只能和一流弟子打个平手,一旦出现危机,只怕难以全身而退。因此,娘想乘他在此,传授他一套剑法,虽然娘不敢担保能有多大作为,但也能确保他无虞。”

    田婉儿喜出望外道:“能有娘指教,相公会受益终生,我这就去叫他。”田夫人道:“你何必亲自去,让鹃儿去也就是了。”田婉儿摆手道:“不可!此等天大的喜讯,婉儿要亲口告诉相公。”说罢,匆匆而去。田夫人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笑道:“这丫头,何时变得如此风风火火的?”

    不久,晁衡与田婉儿一同而来。晁衡作揖道:“岳母大人百忙之中还惦记我,真是感激不尽。”田夫人摆手道:“以后你也莫要叫岳母大人,我听得如此别扭。依我看,便如婉儿一般,叫娘便是了。”晁衡虽然心中放不下对亲娘的那份真情,但田夫人如是说,他也不好拒绝,因而点头叫了声:“娘。”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