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416.江河日下
    田夫人好言相劝道:”已到万分火急的关头,何以如此墨守成规?传于女婿又有何不可。“田饶冷哼道:”那可大不相同,子乃亲生的贴心之人,婿只不过是外人,两者岂可相提并论。“

    田夫人有些气恼,言语不免有些激动:”你怎可对晁衡如此另眼相看。上回,误言晁衡已死,婉儿差点因此而香消玉殒。倘若这回有甚好歹,恐怕她从此不但会消沉下去,而且很可能因此而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顿了顿又说道:“实在不行,那就让晁衡别去鹤鸣山了。”

    田饶断然拒绝道:“不行!此次危机因他而起,二人前来相助,虽说是为了晁衡,但来得是田家庄,阴阳门的总舵。因而也就是本尊欠她二人人情,这份人情不让晁衡自己去回报,难道还要让本尊去不成?”

    田夫人愤然道:“你如此自私,真是令人寒心。你这分明是将晁衡当成一枚棋子,这对你又有何益?”

    田饶厉声道:“妇人之见,小不忍,则乱大谋。本尊处心积虑地而为,也是为了耘儿,以他的资历,想要带领阴阳门立足于江湖,难上加难。本尊不能让阴阳门在他的手中,江河日下。”叹了口气说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此次本尊准备联合三位老魔,一举击溃正派,使其一蹶不振。成败在此一举,本尊已抱着有死无生的念头。“看着田夫人柔声道:”夫人,若是本尊此次有何不测,你要竭力辅佐耘儿光大阴阳门。“

    田夫人见他言语恳切,心下不忍,劝道:”如今正异两派相安无事,不兴刀兵岂不更好。“田饶摇头道:”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本尊又非坐以待毙之人,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要不然,这几日,你悉心指导晁衡的剑法,有你倾心相教,他也会受益无穷了。“

    晁衡二人回到婉儿的住处,田耘坐在榻上,见到晁衡笑道:”大哥,你二人可算回来了。“对田婉儿说道:”好久未与大哥把酒言欢了,你去取些酒菜来。今日我要与大哥尽兴。“

    待田婉儿走后,晁衡微笑道:”你不单单是来此与我饮酒吧?“田耘点头道:”大哥所料不错,有一事,小弟埋在心中许久,甚是彷徨,不知当讲不当讲?“

    晁衡笑吟吟地说道:”自从春谷结义以来,你我二人相处的时日并不长,但我可以看出,你乃是肝胆相照之人。你我二人之间,还有何不当讲之事?不管对与错,我都不会责怪你。“田耘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小弟就不再顾忌。“

    阴阳门下弟子商玉龙,常山郡井陉关人,本是阴阳门常山分舵的弟子,只因此人天赋异禀,因而田饶特意将他调到总舵,作为精英弟子培养。

    前些日子,纵横门与名门在此驻扎之时,田耘便带着商玉龙一同前往名门犒劳。也是无巧不成书,商玉龙发现名门的三名弟子,竟然是其同村之人。他乡遇故知,乃是人生一大快事,名门的三名弟子见到商玉龙亦是很兴奋,四人便攀谈起来。

    回来的路上,田耘随意地问道:“想不到你们村尽出奇人,那三人是名门的精英弟子吧?”商玉龙笑道:“少门主谬赞了,他三人并未精英弟子,而是从常山分舵调配而来。”田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你可知常山分舵来有多少弟子?“商玉龙如实道:”当时只顾高兴,只说了些家长里短的话,并未问起此事?“

    田耘思量一会,说道:”你明日邀三人饮酒,问起此事时,装作无心之言,不可让三人看出端倪而起疑心。顺便将三人何时而来,一块打听出来。“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