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一奶同胞
    鄄城兵谋门总舵,孙延看着爱子孙荗的尸身,两眼通红,欲哭无泪,紧咬钢牙,双拳紧握,对迎回尸身的弟子问道:”尹门主如何说?“那弟子大气不敢喘,躬着身子,嚅嚅道:”尹门主让弟子告诉师傅,暂且忍耐时日,待鹤鸣山大会之时,自然会为师傅讨回公道。“

    孙延目光如炬,厉声斥责道:”临行之前,本门主是如何叮嘱你的?让你告诉尹门主,杀子之仇,乃剜心之痛,如何能等得?“说着,一脚将那弟子踢翻。弟子仰倒在地,身后尽是灰尘,他顾不得许多,连忙跪在地上,哭诉道:”师傅息怒,弟子依师傅之命,前往鹤鸣山,尹门主根本就不见弟子,只是派出门下弟子,传出此话,望师傅恕罪。“

    孙延大怒道:”你还敢狡辩,分明是你不尽力。“

    这时他的长子孙茂看不下去了,拦在他的面前说道:”父亲,尹门主本就是老奸巨滑之人,他能让弟子传话,已是天大的脸面。他不见杨师弟,莫不成杨师弟还敢硬闯?“

    孙茂虽说是孙延长子,但非嫡出,当年孙延酒后乱性,与婢女私通所生,因而不受孙延待见。但是次子孙荗,是其正妻所生,深得其欢心。孙茂与孙荗虽只有一点之差,但孙延对待二人态度的差距并非只有一点。

    孙荗自幼学武,孙延是手把手地教他,孙荗哪怕只有微不足道的进步,孙延都会笑得合不拢嘴。孙茂作为长子,在孙荗未出生前,孙延对他还有些疼爱。但自从孙荗出世后,孙延便一心扑在孙荗的身上,后来又嫌孙茂在眼前碍事,找了一间偏院,令门中的一位护法,当其师傅,从此便不再过问。直到孙荗遇害后,怕断后,才想起孙茂来。

    孙延睥睨着孙茂,冷冷道:”你说此话是何用意,是想教训本门主对待弟子不公,还是你见到荗儿已死,幸灾乐祸?来看笑话?“

    孙茂黯然道:”父亲如果这样说,孩儿百口难辩,万死不足谢责。“其实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往日,孙荗对他从不正眼相看,吆五喝六,根本就没有一丝兄弟之情。当初听到孙荗的死讯时,孙茂也只是将信将疑,今日见到尸身就在面前,冰冷地躺在草席上,他怎能不高兴?

    孙茂见孙延有些许动容,便佯装哀哀欲绝,哽咽道:”孩儿与荗儿虽说不是一奶同胞,但不管如何,也是亲兄弟。人常言,一山两水亲兄弟,两山一水路旁人。荗儿遇害,我这个做兄长的岂能不痛心?“说着,还装模作样地用袖子掖掖眼睛。

    孙延长叹一声道:”罢了,是本门主错怪了你。“孙茂虽然心中冷笑不已,但却装作关心道:”父亲,荗儿遇害多时,应入土为安,也好让他的魂魄,得以安宁。“其实他是厌恶,孙荗的尸身放在此处扎眼。

    孙延有些不忍,但也觉得孙茂的话有理,因而点头道:”也好!“孙茂又说道:”父亲,孩儿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孙延默默地点点头,孙茂道:”孩儿想纳妾。“

    孙延大怒,责问道:”荗儿尸骨未寒,在此将要举丧之际,你说此话,是何用意?再说,你不是已有一妻一妾,本门主若是没记错的话,你的妾过门还不到三个月,为何还要纳妾?你应该多用点心思在武学上,才是正道。“

    孙茂皮笑肉不笑道:”孩儿也知此理,不过孩儿的妻,三年来,只生了一黄毛丫头,就再也不见动静。妾过门三个月,孩儿费尽心思,也同样如此。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孩儿思来想去,怕因此断了兵谋门的香火,这才在举丧之时,说起此事,还望父亲成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