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6.前往打探
    初更时分,田家庄的酒宴已然散去,主父恩、黄荀等旧部,围坐在晁衡的身旁。田耘环顾一番,说道:”大哥,我等在此等候刘买来攻,太过被动。小弟想与苏大哥,前往梁军营中打探一番,看有何动静,也好早日做下应对之策。”

    晁衡道:“庄中之事,离不开你,还是由我带三位将军一同前去。”众人大喜,主父恩饱含热泪道:”末将梦寐以求,能再次与将军并肩作战,没料想今日终能实现夙愿。“田耘道:”大哥,应坐镇在此,运筹帷幄,打探之事,由小弟前往便可。”晁衡笑道:“你我何分彼此,事因我而起,我若是一味退缩,反倒让岳父大人小瞧了。”

    田耘道:“其实父亲并无恶意,只是见得大哥与正派中人在一处,心下不悦,发几句牢骚而已,大哥切莫放在心上。”晁衡摆手道:“岳父好意,我岂能不知,在这危难之际,我应当挺身而出。你在庄中,压力也不轻,待我等走后,你将二门弟子,分别摆在山口的两侧,你亲自带领庄众与此间阴阳门弟子,把守山口。虽然拢共只有六七千人,但足可抵挡梁军的袭击。“

    未久,田家庄中驰出一队人马,足有五百余人,正是当年,晁衡偷袭吴楚粮道,所剩余的那五百人。次日夜间,晁衡便到了梁军帐前。晁衡见每间营帐虽灯火通明,但出入之人,却无几,不免心下生疑。

    便带主父恩与苏诚,想前往营中打探,恰巧碰到一队巡逻军士,三人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这队军士一网打尽,只留下了为首之人。

    为道之人,惊恐万分,战栗不已,晁衡轻声道:”你莫要害怕,只好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便饶你不死。“为首之人,如同小鸡啄米般,不停地点头。

    晁衡微微一笑,问道:”刘买可在此处?“那人点头道:”太子终日在主帐中,不曾外出半步。“晁衡又问道;‘为何营中军士少了许多?”那人转了转眼珠,说道:“营中本就这么多人,太子为了虚张声势,临时多添加了些营帐。”

    晁衡冷笑道:“哦?那此间共有多少兵马?是哪个将军的麾下?”那人道:“前将军部,共两万余人。“晁衡连骗带诈,沉声道:”你莫非以为我好骗不成,此间虽是两万人的营帐不假,但出入营帐最多只有数千人,还有万余人去了何处?“

    那人大惊,想一时蒙混过关,却不想被识破,颤抖道:”你竟了解军中诸多事,你是何人?“主父恩在旁道;”此位正是白马侯,前睢阳将军晁衡。“

    那人闻听,慌忙跪拜道:“小人不识将军真身,但闻听将军大名如雷贯耳,方才多有得罪,请将军莫怪。”晁衡甚是意外,人去留名,雁去留声。他虽离开梁国已一年有余,不成想,军士还如此惧怕他。

    晁衡道:“只要你说出此中原由,我决不会为难你。”那人这才如实道:“不瞒将军,此间这有万人,还有万余人由赵臣相率领,昨日黄昏时分,已然前往灊山。”晁衡大惊失色,问道:“赵臣相,可是赵涉。”那人点点头,晁衡叫苦不迭,不想近日来所担心之事,竟然成真。

    主父恩抽出佩刀,架在那人的脖子上。那人吓得面如土灰,如同捣蒜般,磕头不已。晁衡道:“算了,留他一条性命。”主父恩收回刀,恶狠狠道:“你若是敢对刘买透露半句,将军的行踪,定将你碎尸万段。”

    打发走那人,苏诚问道:“将军,既然事已至此,我等应速速回庄,支援才是。”晁衡叹道:”已然来不及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