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8.敞开心扉
    墨蕊深受感动,柔声道:“蕊儿与公子相处的这些日子,蕊儿可以深深地感觉到,公子对蕊儿的关爱都是出于真心。自从娘走后,蕊儿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真情。蕊儿就是再不识好歹,也不可能有负公子。”又声若细蚊道:“其实在蕊儿的心中,早已将公子视作依托终生之人。”说罢,面红耳赤,低垂着头,不敢看晁衡。

    晁衡万万没想到,墨蕊会在此时吐露出心中的情感,饶是他见多识广,一时也不免语塞。墨蕊见晁衡呆呆地看着自己,扑哧一笑,娇嗔道:“公子又非第一次见到蕊儿,何故如此看着蕊儿?”

    晁衡一怔,自我解嘲道:“我见过许多女子,竟无一人能比得上蕊儿的容颜,方才不想竟看傻了眼。”墨蕊笑眯了眼,忸怩道:“公子真会拿蕊儿寻开心,蕊儿哪有你说得那样,倒是公子如此夸赞蕊儿,当心几位夫人吃味才是。“说罢,吃吃地笑了起来。

    晁衡挺起胸脯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事实摆在眼前,我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有何好吃味的,要不然江湖中人也不可能称呼你为俏嫦娥。依我看来,嫦娥的容颜不一定能比过蕊儿,只不过她比蕊儿成名早罢了。倘若蕊儿比嫦娥生得早,那嫦娥就该称为俏墨蕊了。“墨蕊娇嗔道:”公子休要再提,蕊儿羞得已无地自容,倘若被旁人听见,岂不要笑掉大牙?“

    晁衡满不在乎道:”这有什么,我说的都是事实。好比,同是亡国之君的胡亥,并不一定比夏桀和商纣强,而人们一旦说起荒淫无道的君主,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桀纣,就是因为他们坏得早。“转而又笑道:”好了!累了数日,蕊儿你该休息了。“

    墨蕊嗔怪道:“公子莫非害怕蕊儿,口是心非,对你不利?”晁衡笑道:“你我二人既已敞开心扉,我又何能疑神疑鬼,以后休要再乱说。”墨蕊一笑百媚道:“那公子是怕蕊儿误了你的清名?”晁衡尴尬地说道:“这又是从何说起?”墨蕊咄咄逼人地问道:“公子方才不是与那三位汉子说,蕊儿是你的内子,并且有了喜。蕊儿都敢坦然面对,不知公子还在顾虑什么?”晁衡道:“我是顾及蕊儿的名声。”墨蕊菀尔而笑道:“蕊儿与公子一路同行,如今又独处一室,再谈顾忌名声,岂不是自欺欺人吗?”说罢,不理晁衡,掀开被子,和衣面向里,由于她身材娇小,空下大半张榻。

    晁衡甚是苦恼,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站了约摸有一刻光景。听得墨蕊呼吸声均匀,暗喜,蹑手蹑脚地走到榻边,细细地听了一会,估摸墨蕊已然熟睡,才悄悄地钻入被窝中。

    就在此时,却传来墨蕊的偷笑声,她转过身,一把抱住晁衡,撒娇道:“公子,难道蕊儿不好吗?竟害得你犹豫了半天。真不知道你对待诸位姐姐,是否如此?”

    晁衡道:“我原本只想与你做知己,因为你的美,是那么地自然,那么地无华,那么地纯真。说实话,天下应该很难找出能抗拒你容颜之人,初次见你,很是让我心动。再与你相识这些日子来,你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印象,我也想将这些美好能永远保留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