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5.威胁利诱
    此人正是在疆场上,被晁衡义释的端木藜,只听得他激动道:“在下苦苦追寻将军久矣,今日得见,终得偿所愿。”晁衡将他扶起,问道:“端木将军,不是在棘壁军中跟随主父将军,怎会流落至此?”端木藜叹道:“一言难尽。“

    自从晁衡离去,主父恩的境遇就每况愈下,梁王先是以‘战祸方平,修生养息’的理由,解散了睢阳军。从而主父恩棘壁主将之职也就被剥夺了,随后便被调入睢阳任太尉,看似升迁,实则是明升暗降。然而主父恩任太尉方才一月,梁王寻事,将主父恩又贬为萧县将军。

    端木藜见主父恩尚且如此忍辱负重,再留下去也是徒劳,便寻机逃了出来。当他听闻晁衡被皇帝封为京兆尹,终于有了盼头,便前往长安。然而当他到得长安的京兆尹府,却发现京兆尹并非晁衡。失望之余,便遁入江湖。

    他在江湖中一边打听晁衡的去向,一边寻找存身之处。恰巧遇到在楚王军中时的副将幸文彥,二人便南下蜀郡,在蛮夷之地,求得生机。终于天遂人愿,打听到在雅州一带,有支打家劫舍的义师,头领是靡莫人名叫曲比昊赫,二人便投奔了他。曲比昊赫性情豪爽,勇猛异常,取富豪之财,接济穷人,因而在当地很有声望。唯一美中不足之处,便是此人有些自傲。

    曲比昊赫见端木藜谈吐不凡,甚是兴奋,便让他做了副寨主,好在端木藜飘泊数月,终于有了栖身之处。曲比昊赫劫富济贫之举,引得当地官府与富豪的痛恨。于是官府便设下一诡计,等待曲比昊赫上钩。

    前月,曲比昊赫听闻雅州数一数二的大富商祖奇正,将有大宗货物从江州运来,便与端木藜谋划,劫了这批货物,至少可以接济三千多户的贫穷人家,过完整个冬天。做完此票,便可休养一段时日,避避风波。

    端木藜毕竟行伍出身,心思比曲比昊赫要缜密许多,他怕此中有诈,便好言相劝。端木藜的理由是:曲比昊赫已是当地富豪与官府的眼中钉,肉中刺。祖奇正有许多货物运来,岂能不加以防范,这是其一。其二是,很可能是官府利用此事作为幌子,引诱曲比昊赫,加以聚歼。

    曲比昊赫听闻后,大笑不已,自负道:”祖奇正还未有此胆,敢勾结官府,密谋害我。如果此举属实,将来他休想再有一丝一毫的货物进入雅州城。“端木藜再三规劝,他不听,脸上已有鄙夷之色。端木藜无奈,便直言代他前往,更是遭其当场拒绝。

    曲比昊赫命端木藜看守山寨,亲自带领二千余部众前往。果不其然,当曲比昊赫劫下货物时,方才发觉,车上装载的皆是树皮,树叶,稻草之类的无用之物。待其省悟之时,已然迟了。

    足有五千官军将其团团围困,曲比昊赫凭其勇猛,带领部众拼死突围。然而,官军毕竟训练有素,战至两个时辰,部众伤亡大半,曲比昊赫身中数处刀伤,终于精疲力竭被俘。

    端木藜听闻,多次设法营救,无奈官府看守甚严,终究还是无功而返。官府怕夜长梦多,三日后便将曲比昊赫斩首示众。方圆百里内的穷苦百姓闻言,无不失声痛哭,许多人家挂起白幡,凭空哀悼。

    余部便推举端木藜为寨主,当场发下毒誓,杀祖奇正,报血海深仇。祖奇正深知端木藜必不能容他,整日惶恐不安,一边派人假意求和,一边伺机逃离雅州。令祖奇正未想到的是,他所派之人,在端木藜的威胁利诱之下,将他的计画全盘托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