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4.良师益友
    墨蕊在窗外听得惊心动魄,待二人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时,又羞红了脸。依她的秉性,本想闯入大闹一场,但碍于常綶的脸面,只得作罢。墨钰做下这等不耻羞耻,为老不尊之事,墨蕊心中有如刀绞,已萌生去意。

    其实墨蕊被关在狱中,深知墨钰不会前来相救,正好以此为契机,遂了她的心愿。要不然凭她聪慧,断然不会以自己为赌注,从而与晁衡立下赌约。

    墨蕊神情忧伤道:“蕊儿很是压抑,心中的苦楚,无人倾诉,今日讲了许多,公子不会笑话蕊儿不孝吧?”晁衡摇头道:“你既然能对我倾尽衷肠,也可见你对我心诚。”话锋一转道:“何为孝?上老下子,并不是说做子女的要把父母顶在头上,而是要相互扶持,相互依托。为人父母者对子女要仁,要慈,为子女者对父母要忠,要尊。上行下效,一代做给一代看,父母对上不孝,子女鲜有孝者,这是人之常情。”

    墨蕊反问道:“那孔丘为何说,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晁衡笑道:“正如你方才所言,墨门主做出难以启齿之事,你如何规劝?你若是再恭恭敬敬,当作未有此事,那不是孝,而是愚昧。”

    墨蕊笑道:“听公子言,蕊儿心中顿时觉得舒畅了许多,公子真不愧是蕊儿的良师益友。”晁衡兴致又起,故作失望道:“我想怎么着也应该是知音、知己,原来只是良师益友,看来我是高估自己在你心中的地位,算了,今日就聊到这里,歇息吧!”说罢,往火堆中,添了几根枯枝,倒头佯睡。

    他的这一举动,引得墨蕊甚是不安,轻声道:“公子,你生蕊儿的气了?”晁衡并未回应她,而是在偷乐,墨蕊咬着嘴唇,直言道:“公子,想蕊儿如何?莫说是做奴婢,哪怕是做妻妾,只要公子言语一声,蕊儿也义不容辞,决无怨言。”晁衡转过头,眨着眼,笑道:“我方才只是戏言,你何必当真,能与你知心相交,已足矣!”

    墨蕊又羞,又急,学着晁衡的口吻道:“原来公子只是戏言,看来蕊儿甚是不自量。”二人相视一笑,无形中二人又拉近了几分。

    二人皆默不作声,相互看着对方。此时雪越下越大,风越刮越急,此地已十余年未见如此大的风雪,看来老天是想将拉下的十余年,一时补齐。

    五日后,风停雪住,距临邛已不足二十里,虽格外寒冷,但众人心情不禁舒畅了许多。于是有人便聊起了家长里短,欢笑声此起彼落。

    墨蕊则挨在晁衡身旁,小声地唱着代地的歌谣:春风乍暖微曛,蛱蝶独恋芳草。昨年今朝相言笑,今人何处相寻?长恨聚少离多,何叹岁月蹉跎?花好何必分阴晴,只是相逢如新。

    就在此时,一阵尖脆的呼啸声传来,一彪足有上千的人马当头拦住车队的去路。忽然人马闪出一条空隙,一勇猛之人,骑着褐色高头大马,不可一世。此人来到前面,一扫众人,冷笑道:”你等少做无谓的抵抗,今日本头领兴致高,不想与你等较量。留下车马,放你等一条生活。”

    墨蕊轻声问道:“公子,擒贼先擒王,只要你一声令下,蕊儿便将此人拿下。”晁衡笑道:“打蛇不死,反遭其害。我二人可脱身,若是这些邛人兄弟为此丧命。”墨蕊急道:“公子,甘心将车马留下?”

    晁衡摇头道:“蕊儿莫急,只要我站在此人面前,他必定会退却。”墨蕊道:“燃眉之时,公子还在说笑,看此人也不是好相与之人,何能平白无故地退却?”

    晁衡笑了笑,在墨蕊讶异的眼神中,走到车队的前列。贼首冷眼而视,猛然擦了擦眼睛,哎呀一声,翻身下马,纳头便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