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8.得天独厚
    晁衡道:”粮草早一日运回临邛,临邛的百姓便会早一日安心。待冰雪消融之时,小婿定会登门拜望二老。还望岳父大人莫怪!“文翁赞赏道:”你一心为百姓造福,我这个做岳父的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责怪你呢?“晁衡作揖道:”就此拜别!“文翁点点头,晁衡微微一笑,指指伏在地上的江别驾,文翁会心一笑,晁衡转身,疾步离去。

    文翁满面笑容,赞许地点点头,看着江别驾,微笑道:”江别驾,白马侯已走,你可以起来了!“江别驾这才起身,望着晁衡离去的方向,心有余悸,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谄媚地问道:”太守大人有此乘龙快婿,日后在同僚面前也能硬气些。“文翁冷冷道:”怎么,别驾觉得老夫在同僚甚是卑微吗?“

    江别驾大惊失色,赶忙俯首道:”卑职岂敢有此意,卑职的意思是。“文翁打断他,说道:“好了,老夫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方才商议购买粮草之事,老夫就交由你来办理。此事将考核你个人绩效,记住切莫有半点差池。”江别驾道:“大人请放心,卑职一定不遗余力地办好此事,决不辜负大人的期望。”

    晁衡来到馆驿之中,不见了墨蕊。找来小二一问才知晓,刚刚有一面带凶相的陌生男子来此找墨蕊,二人交谈片刻后,墨蕊跟着那陌生男子已出去。谢过小二后,晁衡心想,陌生男子应是墨仁门中人,他必定是从临邛一直尾随至此。墨钰哪能眼看女儿为人奴婢,而置之不理。也罢,随她去吧!反正有言在先,她来去自由。

    晁衡便在房中耐心等待购粮之人,也许是连日赶路,未能睡得安稳觉,不知不觉间,晁衡便进入梦乡。恍惚间,听见房门被人悄悄地打开,晁衡猛然惊起,睁开睡眼,发觉是墨蕊。但见她,裙摆沾有泥污,脸上挂着泪痕,发髻散乱。

    晁衡大惊,问道:“蕊儿,你怎得如此模样,出了何事?”墨蕊强笑道:“方才在外跌了一跤,才变得如此模样。”话锋一转道:“公子,你饿不饿?蕊儿替你叫些膳食可好?”晁衡将信将疑,点头道:“被你这么一说,倒是觉得有些饿了。”墨蕊赫然一笑,转身而去。

    晁衡心想,墨仁门弟子皆以刺客为生,必然会得轻功。墨蕊乃是门主墨钰之女,更是得天独厚,轻功岂能太差,怎会无端地跌了一跤。她在隐瞒什么?此中莫非有何隐情不成?

    就在此时,购买粮草之人,已全部来到馆驿。晁衡询问之后,才知收获颇丰,光粮食就有五万斤。晁衡大喜,吩咐众人歇息一晚,明日一早起程回临邛。

    次日清早,一切准备就绪,晁衡命起程。当来到南城门时,却被守城军士拦下。守城校尉踱步到晁衡面前,问道:“车上装的是何物?”晁衡笑道:“是粮草。”校尉道:“粮草?运往何处?”晁衡道:“临邛。”

    校尉点点头道:”你是何人?“晁衡道:”下官乃临邛县令王吉。“校尉大感意外道:”堂堂县令大人,怎会以贩卖粮草的营生?你不会是拿言语欺骗本将?“晁衡笑道:”将军乃聪颖之人,下官又怎会自找没趣。“

    校尉满意地点点头,晁衡以为他要放行,便命车队起程。哪知校尉伸手阻拦道:”且慢,本将不能听你一面之词,你若是带有什么违禁之物。上峰追查下来,本将吃罪不起。“

    晁衡心下恼怒,板起面孔问道:”将军如何才肯放行?“校尉淡然道:”当然是要逐一检查。“晁衡心想,逐一检查,耽误行程不说,必然会损失一些粮食,此皆是救命之用,何能糟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