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259.飘泊不定
    晁衡不尴不尬,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司马相如。司马相如摆摆手,轻声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相如也爱莫能助。”又仿佛自言自语地大声道:“相如受不得这衙门大堂,压抑的氛围,出去走动走动。”说着,一边用手指指公孙施的背影,一边向外走去。

    晁衡走到公孙施面前,憨笑道:“施儿,为何如此艴然不悦?”公孙施装作充耳不闻,转了个身,晁衡无法只好又走到另一面,说道:“方才我亦知言语不妥,向你赔罪了。”说着,作了个揖。公孙施依旧不理不睬,又转了个身。

    晁衡叹道:“也罢,既然施儿你怒气难平,不想见我,我出去将宴席安排妥当,再来请你。”说着,就要出门,公孙施腾地一下,站起身,大叫道:“你回来。”晁衡转过身,只见公孙施已是泫然欲泣。

    公孙施哽咽道:“公子是何意?施儿听闻邛人围城,放心不下,千里迢迢来寻你,本以为会让你心有所动,哪知你却毫不领情,依然将施儿推向别人。莫非施儿长得蛇眉鼠眼,要靠公子撮合才能嫁得出去?还是公子觉得施儿纠缠不休,早已心生厌恶?”晁衡苦笑道:“施儿何出此言?我岂有此意。施儿前来,我喜不自禁,又怎会厌恶。”

    公孙施道:“只怕公子心口不一,既然如此,施儿不再打扰,告辞!”说罢,泪如雨下,向外走去。晁衡疾步上前,一把拉住她,温言道:“施儿,我亦非草木,岂能不知你心。只是。”公孙施摇头道:“若是公子有难处,就不必多言,只当施儿从未来过。”说着,想要挣开晁衡的手。

    晁衡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叹道:“我乃飘泊不定之人,说不准哪天就死于非命,岂能连累你。”公孙施道:“若是公子不嫌弃施儿乃不登大雅的江湖中人,可随施儿去名门,如何?”晁衡道:”施儿你曲解了。我早已有正妻,即便你是名门之主,我亦难给你名分,又怎敢让你受得如此委屈。“

    公孙施抬头看着晁衡问道:”二人中,谁是正妻?“晁衡摇头道:”皆不是。正室远在灊山,代我尽孝,因此并未前来!“公孙施疑惑道:”在灊山?“突然想起什么,惊问道:”莫非是田婉儿?“晁衡惊讶道:”婉儿远在万里之外,施儿如何知晓?“公孙施奇道:”莫非公子不知她的出身?“

    晁衡摇头道:”曾听婉儿说起,自幼便与田耘相依为命,但令我奇怪的是,她父母皆在世,此话不知从何说起?“公孙施这在明白,二人未将真实身份告诉晁衡,是怕晁衡知晓二人父亲乃邪道阴阳门的门主,嫌弃二人,因此才未如实相告。公孙施也不道破,问道:”公子娶婉儿之时,难道她的父母未曾露面?“晁衡羞惭地笑道:”婉儿亦非正妻。“

    公孙施思忖道:依着阴阳门门主田饶的邪性,岂会甘心女儿不明不白地做人小妾。莫非他也忌惮晁衡的声名,还是想依仗晁衡的名声壮大阴阳门?其实公孙施并非切中要害,晁衡去田家庄之时,田饶夫妇正在闭关,不知此事。当听闻婉儿说起,田饶勃然大怒,不肯善罢甘休,欲将晁衡置之死地而后快,婉儿不依不饶,以死相逼。又经田耘声泪俱下地哀求,田饶才忿忿作罢。也就是后来田氏兄妹带晁衡前去求见,田饶夫妇不肯相见的原因。

    公孙施故意,撇开话题道:”施儿不管公子正妻是何人,只要施儿能在公子心中有一席之地,即便作妾又有何妨。“晁衡苦笑道:”施儿,你这是何苦呢?以你的姿容,莫说我这一名不文之人,即便是王孙膏梁,亦是趋之若鹜。“

    趋之若鹜含有贬义,此处借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