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243.畏首畏尾
    就在此时,门外射来一袖箭,直取璩师叔后颈。璩师叔亦非平庸之辈,异常警觉,顾不得击杀晁衡,侧身一跃,堪堪躲开。未等其开口,袖箭接二连三地飞来,璩师叔东躲西藏,狼狈不堪,直到躲在门后,以门相挡,才未再有袖箭射来。

    璩师叔怒骂道:“何人包天狗胆,竟敢坏我的好事?”然而却未有人应声。璩师叔又道:“暗箭伤人,却不敢露出真面目,难为大丈夫。”

    随即传来一阵娇笑声,听得璩师叔肉麻,全身直起鸡皮疙瘩,女子道:“奴家乃一女流之辈,如何能成为大丈夫?”璩师叔高声叫道:“竟然敢插手,何以不敢现身?”

    女子嗲声道:“红面怒猊璩骜,莫非眼瞎不成,岂不知奴家正在院中。”璩骜大惊,心道:来人怎会识得我的面目,难不成是师门之人不成。又一寻思,感觉不对,如果是师门之人,不可能如此放肆,直呼自己的名讳。又怕女子再施袖箭,遂躲在门后,探出半个脑袋,想一探究竟,但见一身着淡粉色长裙的女子,面露讥讽,注视着自己,此女子只有二十多岁,亦非自己旧相识。

    璩骜乃谨慎之人,虽然只见女子一人,但怕女子有同伙,依然不肯轻易现身,只是叫道:“你是何人,竟识得在下?”女子娇笑,以言语挤兑道:“奴家只是一弱女子,江湖上亦是无名之辈。只是璩大侠盛名已久,为何如此畏惧奴家,难道奴家面目可憎不成?”

    璩骜嘿嘿笑道:“在下安然行走江湖二十余载,只因凡事皆留心,岂能为你一时言语所激,而坏了一世英明。”女子呵呵笑道:”奴家本以为璩大侠,乃豪气云天之人,岂不想却却是个畏首畏尾的缩头乌龟。“

    璩骜厚颜无耻道:”你今日就是说得天花乱坠,亦无用,你若是有胆识,不若你进来。“女子叹道:”也罢,只要你不加害房中之人,奴家任由你离去。“

    璩骜奸笑道:”,在下亦非无知少年,如何轻易相信你这无稽之言。“女子道:”那你要如何才能罢手?“璩骜道:”将袖箭扔在在下面前,转身退出五丈开外,不许掉头,在下悄然而退,你看如何?“女子颔首道:”奴家就依你之言,不过你若是敢暗下杀手,即便你遁到天边,潜入海底,天下正门亦不会放过你。“

    璩骜阴笑道:”你怎敢如此大言炎炎,莫不怕遭人耻笑?”女子不置一词,将箭抛到璩骜面前,冷眼相视。璩骜低头见得,大惊道:“莫非你是?”

    女子怒喝道:“住口!胆敢再多言一句,教你血洒当场。”璩骜面色大变,唯唯诺诺道:“不敢!不敢!只是?“女子淡淡道:”你大可放心离去!“见璩骜还在迟疑,怒道:”还不快滚!“

    璩骜闻听,不敢再逗留,蓦然闪出门外,行得之字路,转眼间便到得墙头下,纵身翻过,眨眼间就毫无踪影。女子冷笑一声道:“务必活捉,带来见我。”她宛如对空气而言,未有人应声。女子上前捡起袖箭,在门外踌躇片刻,狠下心,迤然离去。

    二女躲在房中,早已是梨花带雨。嬬然担心晁衡的安危,数次想出门相助,皆被刘死死抱住。此时听得万籁俱寂,二人才敢直奔厢房,见晁衡倒在地上,面露痛楚之色,二人连忙上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晁衡扶起。

    晁衡面带苦笑道:“原本以为凭借我的身手,可以在江湖中立足。如今方知,我原来目光如豆,不知深浅。”刘劝道:”衡哥哥,你也无须妄自菲薄,听闻江湖中好身手之人,皆是练得数年乃至十数年之久,你尚年轻,多加练习,遨游江湖也未尝不可。“

    嬬然附和道:”就是!相公,等你伤愈,我二人就同你一起练习。“晁衡不置可否,心中在想,方才女子竟是城西酒肆掌柜,平日里看似搔首弄姿的轻佻之人,璩骜竟然畏惧如虎,想来她大有来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