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238.巧言退敌
    晁衡来到东门,登上城楼,会池上前惊慌道:“将军,孟樵竟敢带领邛人围城,看着阵势有万余人,不知如何是好?”晁衡怒喝道:“为将者,遇敌情应从容自若,切不可惊慌。为将者,慌慌张张,不知所措,令军士情何以堪?如今况且尚不知邛人来意,更不可自乱阵脚。”

    晁衡放眼看去,只见邛人虽众,但却毫无阵势可言,有骑马匹者,有骑牛者,有人更有骑驴者。兵器亦是五花八门,手持寻常农具者不可胜数。

    原本邛人阵中闹哄哄的一片,突然间安静下来,只见一人端坐在一匹高头青马之上,傲然从阵中走出,只见他横眉虬髯,牛眼虎鼻,生得五大三粗,手持一对铜鞭,冷眼向城上扫来,见得城上军士三三两两,更是嗤之以鼻,一副不可一世、盛气凌人的模样,此人正是邛人头领孟樵。

    会池轻声对晁衡道:”此人正是孟樵,想必为了孟豚而来。“晁衡道:”先不管他,问问他的来意再说。”会池会意,高声叫道:“孟头领,何故兴兵?”孟樵怫然作色道:“小儿何罪,竟拘禁不放?“

    晁衡道:”本官来会会他。“遂叫道:”孟头领,本官有礼了!“孟樵道:”你是何人?“会池道:”此位是朝廷刚委任的县令,王大人。“孟樵不屑道:”莫非汉家无人?一毛头小子,竟也能滥竽充数。“此言一出,引得邛人阵中,哄然大笑,邛人本就放荡不羁,有人乘机起哄,一时间沸沸扬扬,混乱不堪。

    晁衡笑道:”毛头小子亦有凌云之志,更当雄飞,安能雌伏。头领虽年高,但依本官看来,实乃凡庸之辈,更是胸无大志。“

    孟樵面红筋暴,骂道:”小辈大言不惭,竟敢轻视本头领。可笑你只是一小小的县令,亦妄敢称有凌云之志,真乃腼颜天壤。“

    晁衡哈哈大笑道:”头领为一己之私,劳动乡民,围城叫嚣,难道还有比头领更厚颜无耻之人。“孟樵指头晁衡,怒道:”小儿,你懂什么?你等无故囚禁我儿,本头领岂能坐视不理,乡民乃自愿而来,助本头领讨得公道。“邛人阵中一片附和之声。

    晁衡冷笑道:”头领还妄言公道。岂不知,你已犯下滔天之罪,若不幡然醒悟,待王师一到,你等俱难逃命。“转而又说道:“头领若即刻带领乡民离去,本官亦当未有此事。令郎之事,本官也可与头领商议,倘若不然,待本官请得援兵,莫说你头领,即便今日在场之人,亦难逃干系。”孟樵讥笑道:“本头领待乡民如手足,岂能被你一句恐吓之言而吓倒。”

    晁衡又高声道:”众乡民听了,你等若是在此无故断送性命,家中妻儿老小由谁扶养,难道你等就忍心让他们鳏寡孤惸,痛不欲生?”邛人乡民听闻,皆不吱声,都低垂着头,一时间万赖俱寂。

    孟樵听闻,面露踌躇之色,阵中一人悄声道:“头领,此人言亦不无道理。即使头领攻下县城,求得少爷,汉室岂肯甘休。明日在下陪头领一同前往城中,看他如何说。若是他依然怙恶不悛,再行刀兵也不迟。”

    孟樵视此人为心腹,向来言听计从,思忖片刻,高声道:“本头领暂且信你一回,明日巳时,本头领入城,到时看你还有何搪塞之言。”

    晁衡笑道:“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头领能认清形势,亦不失明智之举,本官明日在县衙恭候头领大驾。”

    孟樵不再犹豫,大手一挥,带领邛人悄然而去。会池长舒一口气道:“将军,不费一兵一卒,言语就能退敌,属下真是佩服的紧。”晁衡道:“为将者,有勇不如有智,有智不如有学,百战焉能一马平川也。何况,我等面对的是此处的乡民,若大肆屠戮,于心何忍。“

    会池感慨道:”属下闻听将军教诲,心悦诚服。将军堪比属下良师。“晁衡道:”你也毋须妄自菲薄。只需与本官齐心协力,尽心尽职地管理此城便是。“

    晁衡见得会池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又说道:“明日将军若是无事,一同来得县衙。”会池大喜,连声应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