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221.坦诚相待
    司马相如正有此意,用炙热而又殷切的眼神,看着公孙施。但见公孙施神情平淡,浅尝一口酒,淡淡一笑,微微摇头。司马相如的热情犹如当头浇了一盆凉水,顿时黯然神伤。晁衡问道:“施儿姑娘与相如兄,郎才女貌,难道不是珠联璧合,佳偶天成吗?”

    公孙施凝眸浅笑道:“奴家自幼立下誓言,今生今世非盖世英雄不嫁,即便独守,亦无妨。”听得此言,嬬然吓了一跳,慌忙劝解道:“施儿姑娘,依我看来,司马相公品貌俱佳,实属难得,你就不要多虑了。”

    公孙施付之一笑,说道:“嬬然公主,莫非你真的没有一点自信,害怕奴家与你相争不成?”嬬然听闻,腾地站起身,喝道:“你你休要胡言,我是晁嬬,方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她已乱了心境,言语中不免露出惊慌,更显得有些强词夺理之意。

    晁衡拍拍嬬然的手,示意她坐下,微笑地问道:“施儿姑娘如何得知?”公孙施淡淡地笑道:“道听途说而已。”晁衡有些不快道:”施儿姑娘何不如实相告,莫非有何难言之处?“公孙施道:”奴家爱打听闲事,江湖传闻上月匈奴嬬然公主,在返回匈奴的途中,葬身虎口。“晁衡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公孙施又道:“可是却有人在山脚下,发现身中两箭的虎尸,却不见嬬然公主的尸身。”晁衡闻听,大惊失色,起身,按住剑柄沉声道:“你究竟是何来头?”

    公孙施轻颦浅笑道:”江湖上传言义薄云天的白马侯,难道要对奴家一个弱女子动强吗?“晁衡道:“看你言谈举止,非平常之人,是敌是友,请言明,何须遮遮掩掩?”

    公孙施林下风气地反问道:“如若是敌,奴家还会与公子在此把酒言欢吗?”晁衡道:“既然是友,姑娘为何不坦诚相待?”

    公孙施笑道:“公子请安坐,待奴家道来。”待晁衡坐下,公孙施起身道:“公子可听闻,名门吗?”晁衡点头道:“曾有耳闻,此门亦正亦邪,有时做事,总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公孙施呵呵笑道:“公子所言不差,奴家正是名门门主公孙施。”三人皆惊,晁衡道:“想不到名扬海内的公孙门主竟是一位奇女子。”

    公孙施听闻,喜眉笑目道:“奴家岂敢妄言名扬海内,与公子相比有天渊之别。”话锋一转道:“奴家之所以,一直未言明,只是有事求于公子。”晁衡问道:“何事,请公孙门主讲明?”

    公孙施带有央求的口气道:“公子先答应奴家可好?”此话一出,依嬬然看来,公孙施是故意在对晁衡撒娇,不由地说道:“不可!”公孙施转眼问道:”有何不可?“

    嬬然说不出所以然来,白了她一眼,执拗地说道:”不可就不可,那有许多的道理。“晁衡宽其心道:”不妨先听公孙门主有何道理。“遂对公孙施正色道:”只要不是有悖五常之事,公孙门主尽管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